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刘庆昌:学术失范与研究无力  

2017-06-14 08:17:1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刘庆昌:学术失范与研究无力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刊于《编辑之友》2017年6期

刘庆昌

 

在全民学术的背景下,学术失范甚至失德已成恶疾,此恶疾的危害并不仅仅局限于失范、失德者个人的堕落,同时浪费着本就有限的学术媒体资源,并越来越严重地恶化着学术风气、破坏着学术生态。针对这种状况,学术媒体和学术教育机构均采取了应对措施,在规则和技术两个维度设置了“防火墙”。现实地看,学术论文的查重已经成为学术媒体审查论文和学术教育评价的必要过程。但值得注意的是,人们从一开始就把它定位于对学术不端行为的检测,这的确没有什么问题,对于论文作者为什么会制造出较高的“复制比”却少有细致的思考。我相信就结果判断的学术不端,无疑来自研究者学术道德的欠缺,但研究者的失德是主动的还是被动的,的确需要思考。

应该说,除了打心底就没有把学术当回事的人,基本不存在积极主动并自认为抄袭无错的作者。大多数抄袭或变相抄袭者,只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他们的不得已则是因为对研究和论文写作手足无措。或可说,他们基本不具备独立思考和自主表达的能力,而其根源则在于他们学习“研究”的过程中,未被要求做循序渐进的独立思考和自主表达。由于没有必要的思考和表达训练,他们既欠缺了本领,更无缘形成习惯,最终的结局就是面对问题时的无助与退缩。以此姿态承担独立思考和自主表达,不可能不手忙脚乱。这种情况下,他们又不能不完成论文写作,除了有策略的抄袭、编制,似乎也别无他法。如果他们还值得同情,那说明我们的学术教育,尤其是哲学、人文社会科学的学术教育,普遍地不得要领。

以研究生教育为例,教育者究竟教给了学生什么?以我的观察,无论他们教了什么,必定很少教给学生各种类型的研究原理。研究原理的缺位又使得许多客观存在的研究训练,要么沦为研究方法的表演,要么只是低级认知活动的重复。所谓各种类型的研究原理,是指各种类型的研究方法背后所隐藏的认识论原理。我很遗憾地注意到,许多学术论文的作者几乎没有“认识”的意识,而只是把做研究简单化为“写文章”,以致他们制造的所谓论文与知识的进步、问题的解决完全没有关系。殊不知“写文章”只是对已有思考结论及其实证或论证的表达。如果没有新进的结论,或是尚无完备的证明过程,所谓文章是不需写作的。每个领域的研究者都知悉一些研究方法,那些具体的研究方法如同实用的技术,其基础是如同支撑技术的科学一样的哲学认识论原理。实证哲学、现象学、解释学等等,就是这样的认识论原理。现在看来,我们的学术教育的确没有在这一方面着意用力,更重要的是,对于研究的基本追求——求真知,造新物——缺乏有力的申明,客观上使学术教育失去了灵魂。

有缺陷的学术教育造就了研究者的研究无力,他们的研究无力又使学术道德的实现失去了坚实的基础,如此,在外力的诱惑或胁迫下,他们便有意或无意模糊了学术道德意识。思考至此,一个新的问题,即种种外力的诱惑和胁迫,出现在了我们面前。对于这一问题,我无力问津,只能留给不断进步的历史过程。回过头来,我仍然把思维聚焦于我们的学术教育,至少要客观地指出其中的问题。或许有人说,现在的学术教育不也培养出了许多人才吗?我的回答是:即使不是全部,也可以说绝大多数卓越的研究者是自己的天赋和勤奋的产物。我这样说,并不是完全否定现有的学术教育,只是认为它需要脱胎换骨。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