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核心素养教育的历史学分析  

2017-03-01 09:35:15|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核心素养教育的历史学分析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刊于《课程教学研究》 2017年2期

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  刘庆昌

 

 

今天我们关注学生发展的核心素养,一定有很多人觉得这是一种新生事物,甚至会想当然地认为这是国外教育发展中的新创造。有这样的认识,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普遍缺乏教育的历史意识。因而,对于核心素养教育这样一种“新”事物,我们也有必要进行历史学的考察,其目的并不在于陈述曾经的历史事实,而是要在历史学的视野中体会和理解人类教育的内在连续。在理论的意义上,人的发展的核心素养,本质上是某种“理想人”概念的构成要素,因而,自从人们对理想人的形象有所意识,关于核心素养的思考也就自然开始。当然,“核心素养”这一语词是否出现则另当别论。有资料显示,核心素养的概念最早出现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在本世纪初提出的“核心素养”结构模型中。该模型呈示了学生融入社会、实现自我进而推动社会发展需要具备的基本知识、能力和情感态度。而在此之前,甚至上溯到2000多年以前,与此相似的思路已经出现了,后来的每一个时代,教育家和思想家们经常在理想人的形象构建中表达他们的核心素养认识。

我们可以简单梳理一下历来的人们在这一方面的思考,从中可以体味“核心素养”以及与之相关的教育思考是贯穿于较为成熟的人类教育历史之中的。

苏格拉底认为,教育的目的在于培养治国人才,这样的人才应兼具学识与美德,而就美德来说,他认为智慧、正义、勇敢、节制是最为重要的。他虽然没有使用核心素养一词,但四种美德显然是具有核心意义的。因为美德客观上绝不止上述四种,但任何人都不可能具有全部的美德,那么,有限的教育只能指向有限的美德,而哪些美德能够进入治国人才必须具有的有限美德的范围,就需要思虑哪些美德之于治国人才是基本的和不可或缺的。

亚里士多德从他的灵魂学说出发,提出了体、德、智、美和谐发展的理论,这可以说是人类全面发展教育的最早的学说,与我们今天所说的立足于学生全面发展的核心素养思想,形成了历史过程中的首尾照应。在亚里士多德那里,一个具有完整灵魂的人应是有健康、有善德、有智慧、有审美能力的。这四种品质的有机统一,表现在具体的个体身上,就是一种整体的和谐。

由于苏格拉底和亚里士多德均重视和强调教育与政治的关联,可以看出,他们思想中的理想人基本局限在治国理政者和服从政治公民范畴。尽管培育人的“爱智慧”品质也在教育的追求之中,但 最为核心还是善德或称美德。

古罗马的教育家西塞罗则别具一格,他专注于雄辩家的教育,在《论雄辩家》一书中对雄辩家的素质进行了论述,我以为就是构架了作为雄辩家的个人核心素养结构,具体包括自然的天赋、广博的学识、良好的语言修养和绅士的风度。这无疑是一个理想的雄辩家的形象,雄辩家的教育设计自然是可以以此为目标进行设计和实施的。

中世纪的教育是经院主义的神学教育,少设世俗,我们暂且不论,但要指出的是,即使在培养基督徒的教育中,类似核心素养的思考也是存在的。比如托马斯﹒阿奎那对于基督徒的的性要求,就不限于尘世的德性,他因此坚持了奥古斯丁提出的神学三德,即对上帝的信、望、爱。这难道不是基督徒发展的核心素养吗?

到了17世纪,欧洲社会发生了历史性的变化。英国资产阶级革命的爆发,一方面改变了英国的历史,也对欧洲其他国家产生了重要的影响。近代社会的特征从英国逐渐蔓延到了整个欧洲。人们的思想相对自由了,理性的力量逐步彰显。从17世纪开始直至20世纪上半叶。教育思想家们对人的发展的核心素养问题有了更为理性和全面的认识。

裴斯泰洛齐的要素教育值得重视的一种思想。应该说,要素教育裴斯泰洛齐实现人的和谐发展教育的方法,但正是这种独特的方法,把人的发展的核心素养教育,从纯粹的教育观念转化为可以操作的教育过程。要素教育的原理极其简明,即教育过程应从一些最简单的最容易被儿童理解和接受的“要素”开始。具体而言,体育的最简单要素是各种关节的运动;德育最简单的要素是儿童对母亲的爱;智育的简单要素是数目、形状和语言。联想到我们今天的许多教育理念难以落到实处,对照裴斯泰洛齐的思想,显而易见,我们缺乏的恰恰就是类似“最简单要素”这样的切入点。从这个意义上将,裴斯泰洛齐显然把核心素养教育的历史向前推进了一步。

有一位历史人物我们必须关注,那就是法国18世纪的法国法学家拉夏洛泰。他于1763年出版了《论国民教育》,提出公民教育,并系统论述了国家举办公民教育的思想。我们之所以必须关注他,是因为在他之前的关于人的发展教育的思考,整体上是立足于教育领域而言的。而他的《国民教育论》则是构建了国家办教育的培养教育的较为现实的思路,这与我们今天时代的教育实际是高度一致的。我们《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显然不是某个教育思想家或理论家观念的体现,而是由一个专家团队,在理解国家教育立场的基础上,借鉴古今中外的教育智慧,为了学生全面发展,为了培养受过教育的现代人,而进行的全面发展的现代公民形象的设计。我们是否可以说,拉夏洛泰的思想是一个重要的历史转折呢?回到拉夏洛泰,他在公民的的核心素养上也是有明确认识的。他认为教育的目的应该是为国家培养心智完善、品德高尚、身体健康的公民。我们今天的核心素养标准显然更为丰富和细微,但与拉夏洛泰开启的公民教育思路是具有历史性的联系的。

历史总是不断运动的。我们只是撷取了一部分与核心素养教育相关的思想者的认识,正如前文之处,其目的并不在于陈述具体的事实,而是要把我们今天的思考与历史上的相关思考连续起来,这对于广大教育工作者理性看待核心素养教育这一新生事物是有积极意义的。

基于以上简略的历史回眸,我们还是能够超越现象,体悟到核心素养教育从古至今历史变化的实质。

首先,核心素养教育经历了从纯粹的思想到实践性标准的过程。这种情况一般是由两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是表达理想的思想总是先于实践而在,因而由纯粹的思想走向实践会经历一个历史过程;二是由纯粹思想的思想走向实践,在社会领域,既需要决策系统的推动,也需要相关方法和技术的支持。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教育并不精致,学校教育会有一个理想人的形象,但通常在内容上很简单,在实践者的意识中又是模糊的。关于理想人的形象,只有在思想家的头脑中才是清晰的。相对粗糙的教育,也不需要对理想人的形象做细致的分析,决策系统的推动更无必要,结果就是思想家关于理想人核心素养认识,基本上以思想的方式存在。到了现代社会,人的发展对教育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种模糊目标下的朴素教育成为变革的对象,思想家关于理想人的核心素养认识就有了走向现实的必要,但真正的走向现实,还需要相关方法和技术的支持,这在过去是很难做到的。今天的时代不同于以往,哲学、社会学、心理学等领域的发展,为理想人的素养结构分析提供了坚实的基础,教育学的发展则为理想人的培养创造了越来越多的技术上的可能性。以《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为例,其内容既涉及“培养什么人”,又涉及“怎样培养人”,也就是说,目标和方法、技术问题都在其中;究其研制过程来和方法来看,属于多学科人员分工合作。既有理论分析,也有实证调查,这在过去是很难做到的。

其次,核心素养教育经历了从指向个体发展到指向公民培养的过程。尽管教育从有制度文明以来就与社会政治紧密联系,但对于人的发展的思考,在近代社会以前主要是局限于个人范畴的。近代社会,一则对于人自身的权利愈加重视,二则受教育的人不只是流向政治领域,而且成为公民抉择和职业角色旅行的必需,思想家对人的发展的素养思考就趋于复杂了。如果古代社会的教育重在引导受教育者修身、爱智,那么,近代社会以来的教育则在原来的基础上,从国家公民和社会建设者的角度思考人发展的核心素养。德国教育家斯普朗格主张教育重在陶冶人性,并人性陶冶的目标是另种价值趋向的和谐发展,表面来看是人性陶冶问题,但真、利、美、爱、权、圣六种价值,分别对应的个性类型是学者、企业家、艺术家、教育家、政治家和宗教家。这样的思路,显然是通过塑造人性的类型,服务于社会系统。有一种现象值得重视,即职业的教育家容易倾向于立足于个人人格发展来建构理想人的形象,与此同时往往对综合考虑社会需求的理想人形象持消极态度。应该说,这是一种局限。社会和国家意志渗透于教育,自然使人的工具性存在更显鲜明,从纯粹的人文主义立场考虑,当然是一种不足,但这难道不是现实存在的个人无法摆脱的现实吗?人是社会的人,社会是人的社会。所以,一定社会制度下的教育所追求的理想人,也必然是兼顾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需要的。进而言之,没有社会属性和没有社会担当意识和能力的个人发展,只能是象牙塔里的思想家的乌托邦。《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的研制,是在日趋激烈的国际竞争背景下进行的,是服务于党和政府人才强国战略的,可以说是在宏观背景下的工具性思考。尽管如此,它对于学生个人的发展未有些许的忽视,恰恰是把社会需要转化为学生个人素养的,反过来,是从学生个人发展出发实现教育的社会价值的大思路。

基于历史学的考察,我们从《中国学生发展核心素养》中,还能更加深切地体味到多年来被理论工作者意识到的两个大趋势。

首先,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在逐渐统一。教育的社会功能从来就是无须遮掩的话题。且不说《学记》有云“建国君民,教学为先”,当代中国也在讲“科教兴国”。教育在于育人,理想的人,简而言之是兼备德才,而德本身就是社会性的存在,至于才,更是利益他人和社会的能力。既然如此,把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统一起来应是必要且合理的。在现代社会,国家已经成为教育事业的主要投资者,教育已经是人力资本的形成过程。国家会欣然接受“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个人情怀,也在发挥教育社会功能的同时,重视学生个人的全面和谐发展。如此,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相统一就成为教育思维的基本方向。

其次,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也在逐渐融合。纯粹的人文主义教育思想的确是诱人的,因其立场是围绕着人的尊严、权利和自我实现展开的,所以,作为纯粹的思想家和一般社会成员通常会情有独钟。观察现实,也会发现人文主义的教育理念在优雅的表达形式下,获得了众多的欣赏者。在今天,执着的人文主义者还会对科学主义霸权做尖锐的批判,以致两者处于现实的非辩证关系之中。实际上,当人文和科学演变为“主义”现象的时候,两者的对立几乎就是必然的,好在人类具有反思的品格,当以教育的全局和人的全面和谐发展为背景的时候,辩证的理性又会重新回来,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终将相互依存而融合。

还值得指出的是,无论个人发展和社会发展的统一,还是科学主义和人文主义的融合,都隐含理论和实践的协调发展在内。从根源上讲,存在决定着意识,但从存在的主导性品质来看,意识又是先于存在的。辩证的思维总容易在意识中实现,现实中的对立统一则需要人的意志和创造性的作为。理想人的核心素养教育考,不也是从单纯的思想逐渐演变为思想支配下的实践操作思路吗?伴随着基础教育改革的深化,核心素养教育也必将完成理论与实践的历史性统一。

 

(本文有关教育历史方面的叙述主要参考了单中惠教授主编的《西方教育思想史》,山西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