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教育工学》后记  

2016-08-10 16:57: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工学》后记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每完成一项任务都会有轻松之感,而这一次的轻松感在我这里却是空前的,这主要是因为教育工学从有微弱的观念至今已有25年。虽非25年为一事,但对教育工学不离不弃、旷日持久,总是一件辛苦的事。不知情者会赞叹我的执着精神,而我自己最清楚,对一个问题思考的时间跨度如此之长,不能否认个人内在的坚持,更主要的是所思考问题的复杂程度。我的确具有由个人研究习惯带来的坚持。我头脑中通常会有一个较大的课题,来自过去的灵感,通往未来的理想,与此同时还会有现时的灵感或偶然的任务带来的较小的课题。有趣的是这些较小的课题中也会有继续生长为大课题的情况,这便可能使原先较大的课题暂时中断,客观上也就延长了原先较大课题持续的时间。现在想来,如果原先的大课题可以被轻易攻克,也不会被其它的课题屡屡打断。教育工学不仅仅是艰难的,而且是我特别重视的,这是因为它关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这一经典难题的彻底解决。从个人的兴趣出发,我更愿意在理论和思想的世界里遨游,但很早就产生的改善教育现实的意志始终没有消失,尤其是与教育实践者共同生活和工作之后,那种意志更加坚定。我很愿意通过教育工学的研究推动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为教育实践的文明化和专业化做出有意义的努力。教育工学实际上赐予了我实现自己意志的机会。

极少有教育学者厌弃教育实践,但也极少有教育学者能够把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视为与己有关的事情,这与W.W.Charters描述的美国19401950年代的情形基本一致。这种情形今天仍在持续,以致热心教育理论应用的主要是教育学者之外两种人,一是有理想的教育实践者,二是自信的教学设计研究者。客观而言,前者不专业,后者太机械。所以,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并不尽如人意。也有教育学者在实践领域躬身力推自己教育理论的,这无论在过去还是现在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由此想到了法国社会学家阿兰·图海纳的《行动者的归来》,正是一个个有改善教育现状意图的行动者,通过他们自觉的行动创造着新的教育形态。尤其是教育学者。如果无法指望他人应用自己的理论,做一个自己理论的实践者也不失为明智。很有趣的是,包括教育学者在内的热心教育理论应用的人们,几乎清一色地关注他们自己的行动对教育的影响,却对自己的行动如何有效地影响教育缺乏理论思考。这就限制了他们的行动向更广阔的人群扩散,新的教育形态的出现也就难以预期。

知识社会学家弗×兹纳涅茨基在其《知识人的社会角色》中说到:“在社会科学家中间,也有某些人发出谴责之声并宣称:社会科学应该创造出一种有计划、有效地影响他们正在研究的现象的方式,以证明自己的有用性。的确,似乎有理由认为社会科学家应对他们领域中缺乏技术负有责任,他们领域中的这种情形正与相距较远工程、医学领域构成对照。”对此,我深表赞同,同时也认为今天的教育实践对理论的需求和教育理论的丰厚积累,已经为我们在教育学中“创造一种有计划、有效地影响教育的方式,对教育(学)领域中缺乏技术负有责任”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我们的时代,教育理论相当丰富,教育实践充满了活力,两者的相向而行已成趋势。如果不想让历史重演,即不想让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在较低的水平上代代重复,就应该在它们两者之间架起坚实的桥梁。教育工学的研究很像是为此而有意识展开的。实际的情形当然不是这样。正如我在书中所说,教育工学的最初念头完全缘起于对自己教育专家身份的反思,并几乎同时直觉到教育学中应有教育工学的存在。从此,教育工学的念头并未因个人境况的变化而消失,但直至2007年才首次在《教育工学初论》中系统地表达了教育工学,距离产生最初念头的时间已有十五六年之久了。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一个有意义的念头得以发展实属不易。自《教育工学初论》发表开始,我有了建构教育工学的追求。为了督促自己,2009年起,我为本科生开设了“教育工学”课程,一晃又是六年,这期间,艰难、困惑和喜悦交织,最终的结果是本书的形成。本书名为《教育工学——教育理论向实践转化的理论探索》,要有意识地突出两个信息,一是教育工学之于教育学科体系的意义,二是教育工学的核心内涵,即教育理论向实践的转化。我相信。教育工学是教育学与教育互动的必然产物,它的出现对教育学学科体系来说是一种补缺,对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关系的和谐则是一种福音。它要向与教育有关的人们传递一种信息,那就是困扰人们的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问题至少在理论上将不再是问题。

此刻,北方的冬天来临,新的春天也不远了。依循习惯,我很快会投入到新问题的思考中,本书的出版就算是向教育工学的告别仪式吧。已经进行的思考难免幼稚,但我深知由此开始的教育工学探索意义重大,所以希望有更多的人能够理解并走进这一领域。

感谢一路支持我的妻子;感谢始终鼓励我的朋友和同事;感谢不断给我灵感的课堂和学生;感谢福建教育出版社慧眼识珠的成知辛先生;感谢这个充满活力的时代。

  评论这张
 
阅读(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