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思想性研究成果的表达  

2015-10-25 19:50:13|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性研究成果的表达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当代学术已经相当成熟,其表征之一是学术研究的过程和学术成果的表达都形成了一定的程式,这与历史上过程的随机、表达的散漫相比,当然是一种进步。尤其是学术研究的过程,程式的背后实际上是历来研究者经验的积淀,甚至还存在着某种认识论的信念,总的说可以较好地保证研究过程的规范和研究结果的可靠。那学术成果的表达呢?我想必要的规范是不能缺少的,但过于程式化应该不是一种积极的现象。所谓过于程式化,通俗地讲就是学术成果的表达有了约定俗成的八股,文章的结构固定,写法也有了成规,其效果是学术文章很学术,无论是否有意义,学术的样子是存在的。

若说研究成果表达的规范,莫过于自然科学、工程和技术类的研究,其规范既表现在文章的结构上,也表现在文章的写法上,准确、简洁、客观是此类文章的基本特征。阅读这样的文章,人们可以较高效率地获取具体研究的核心信息,由此也会形成研究成果的表达应当如此的观念。其实,任何一种研究成果表达方式的形成都是与具体研究的性质密切联系的。自然科学、工程、技术的研究,在过程中不能没有主观能动性的发挥,但成果的表达是一定要使用通用规范的。在这一点上,社会科学因借鉴了自然科学的认识论和方法论,其研究成果的表达在形式上也是规范的。相比之下,由来已久的人文学科研究就要散漫一些,无论是研究的过程还是成果的表达,都与研究者本人的个性联系在一起。除了较为基础性的人文文献研究或基于文献的人文研究还有基本的章法,对人文自身的深度思考几乎就是思考者个人的事情,此类作品目前仍跻身于学术研究之中,但其思想性是远远大于学术性的。

说到思想性和学术性,王元化先生曾主张有学术的思想和有思想的学术,他本人则被誉为学者型思想家和思想型学者。必定有人坚持学术和思想平行存在,如此,学者就是不在作品中表达自我思想的学问家,思想家就是不在作品中咬文嚼字的畅想者。但不可否认,没有思想的学问家注定是没有创造的学究;而没有学术的思想者则注定会走向文学。这两种情形客观上都存在,而且是大比例的存在,而能兼具学术功力和思想品格的研究者和研究就少之又少了。少在有的条件下能够引起珍视,在有的条件下却可能被视为怪异。观察目前人文学科的学术研究,偏于思想性的成果往往少有市场。当然,这样的作品在自媒体上可以顺利发表,也有一定的受众,但在传统纸质学术媒体上很难出现,在主流的学术界必然不是主流。说实话,我不相信我们这个时代的人们厌弃和拒绝思想,但我意识到对思想有畏难情绪和陌生感觉的学术研究者绝不在少数。

思想是高难度的。从工具书中查不出自己的思想,对文献的客观解释造不出自己的思想。如果我们恰恰就是客观解读文献的人,一则不追求思想的创造,二则还可能对思想只知其有,不知其形。说来说去,思想究竟是什么呢?它是过程和结果的统一,简言之,是合理的推论和合情的联想。推论和联想是一个过程,这个过程的有效结论也就是结果。思想者在思想意味着他们在推论、在联想,思想者有思想意味着他们获得了有效的推论和联想结果。如果我们恰巧是纯正的学术期刊编辑,面对纯粹思想性的作品会产生怎样的反应呢?我观察到的是学术编辑一方面关心参考文献,另一方面关心文章的写法。这样的反应无疑是职业的,是符合规范的,其内在的追求是规避无根据的主观臆断,再者是要规避作品对他人成果的重复和窃取。应该说这是十分必要的,然而有一种情形却被忽视,即存在着一种思想者,他们博览群书、融会贯通,对文本的阅读,不计较一词一句,更重视精神的把握,待到自己思考、写作之时,以往的所得如百川汇于笔端,思维高速运转,文章一气呵成。通常,这样的作品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但问其观点的文献基础,感觉上的确薄弱,可没有相当的文献阅读,作者又如何能够思如泉涌呢?关于文章的写法,受科学主义或注解传统的影响,学术编辑更习惯于中立、客观、平实的文字风格,对有文学倾向的文字则持谨慎的态度。道理上,这是对学术文章严肃、严谨的追求,而问题在于具有文学色彩的文字并不必然走向严肃和严谨的反面。我的经验是,当一个严肃、严谨的学者在其文章中展现文学式的表达时,并不意味着他忘却了学术的性格,而是他们思索的问题具有较强的人文性,且他们思索的过程和结果如果用通常的学术语言表达,必然会损失非常本质的思想信息。果真如此,我们的学术编辑会不会有一些宽容呢?我想会的,但同时也是难的。

由此想到先秦学术与文学的融合,我们可以说这是中国学术的幼稚时期,但这样的融合贯穿于整个的古代社会,便不能轻言幼稚,难道不能说是中国风格吗?纯粹的中国风格在当代学术领域很难立足,但中国元素在当代中国学术领域的体现则是合情合理的。来自西方的学术规范是很有意义的,我们自己的文化思维传统同样有其独特的价值。人类的是全人类的,世界的是全世界的。把西方的规范和中国的灵动结合起来,当代中国的人文学科学术研究一定会实现某种跨越。

实际上,人文学科研究往往被社会科学研究遮蔽,最主要的表现是学术界对人文学科的独特性追求、研究的逻辑及表达的逻辑缺乏关注,几乎本能地以社会科学的标准衡量人文学科研究。这就导致思想性的学术作品极容易被判定为不严谨的和具有文学倾向的。我以为文学有两个层面:一是修饰的层面,其效果是使文字更为优美;二是表现的层面,其效果是实现非文学表达无法或难以企及的目的。人文事物涉及人的精神世界,科学的语言很难到位地表达出人内在的精神体验,从而以隐喻为核心、以意识流为特征的表达成为必要。如果说科学类的研究因基于主客两分,其成果的表达基本上没有个人主观的痕迹,人文学科的研究尤其是思想性的人文学科研究,因其基于主客融合的思维,其研究成果的表达与表达者个人是无法分开的。事实上,思想性的人文学术研究,绝不是先有研究过程,后有成果表达,除了必要的文献准备和基本思路的预先孕育,表达过程和研究过程是完全一体化的,感觉上就是边想边写、边写边想。在这里,研究者的思想力远远大于文献的作用。也正由于表达与研究的浑然一体,“文如其人”在思想性的人文学科研究中是最为常见的。我们知道,思想性人文学科的研究作品是没有统一格式的。学术界在默认这一事实的同时,实际上也就默许了此类学术作品的“非标准化”,只是有形的西方化规范使得这种默许只能屈居于民间,正式的学术媒体仍然恪守所谓通用的规则。

学术研究有三种基本的价值取向,即致知、致思和致用。致知的和致用的学术研究总体上是科学的、工程的或技术的,经过长期的选择和淘汰已经形成较为标准的程式,而致思的学术研究迄今未有外在的程式,我相信在未来也不会形成某种外在的标准,否则,自由和灵动将被限制,思想性人文学术的思想性将无法切实呈现。格律诗人所遵循的格律也是程式,但当格律与意义冲突时,优秀的诗人绝不会因格律而坏意义。这对我们如何对待思想性人文学科研究成果应有启示。在科学类的研究中,研究者的自由只能存在于思维之中,成果的表达必须规范;在思想性人文学科研究中,自由则不可避免地通过思考和表达的一体化过程在成果的表达中表现出来。现在看来,我们需要充分认识思想性人文学术研究的特性,并把这种认识转化为衡量这类研究成果的特殊规则。撇开创造,就成果的表达而言,思想性的人文学科研究是最难的。越是接近科学的研究,其成果的表达越接近结构性的填充;越接近思想的研究,其成果的表达越接近表达者的思维。所以,科学研究者的主要精力用在外在于表达的研究过程,思想性人文学科研究者的主要精力则必须用在与思考一体化的表达中。我们为思想性的学术研究表达争取自由,并不是要逃避该有的规范,更在唤醒人们对此类研究的合理认知。自由是思想性的人文学术研究该有的,但能够享用这种自由的人则需要拥有各种规范的修养。

  评论这张
 
阅读(13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