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刍议教育思想研究的对象与方法——兼评《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  

2015-05-30 08:47:06|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刍议教育思想研究的对象与方法——兼评《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刊于《教育理论与实践》2015年13期 

刘庆昌

 

以思想的方式研究思想,可以说是思想自身得以承继和发展的必要过程,因此,在人文社会科学的各个学科,对经典人物思想的研究都是长盛不衰的领域。此类研究表面看来是在对他人的思想文本进行解读和阐释,似与创造无缘,但真正做一做这样的工作就会知道那种解读与阐释的难度有时候并不亚于自己去创造思想。我从来不认为对人物思想的研究本身 在价值上有所逊色,作为思想史构建的必要前提以及人文延续的必要手段,此类研究的意义基本上取决于研究对象的选择和研究方式的确定。读完徐冰鸥教授的《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阿普尔教育哲学思想研究》(高等教育出版社,2014年出版),我首先有了以上的联想。

迈克尔×阿普尔是20世纪70年代美国新马克思主义教育理论的创立者之一,最早在美国倡导批判教育研究,其广博深刻的思想和遍及全球的教育实践,树立了他学者和活动家的双重形象。这种类型的人物在强调行动的美国并不鲜见,但在仅仅四十年来产生革命性的、世界范围影响的却是凤毛麟角。选择这样的人物并对其思想进行研究不用说是很有意义的,其意义并不在于研究者因研究了这样的人物能够紧跟时代的步伐,而在于把一种值得品味的思想从我们过于习惯的语境中独立出来,以免接踵而来的信息浪潮把一种我们当代人创造的思想的价值打到未来。作者虽未直白地说明这一点,但她在“研究的缘起”中立足于当下中国教育实际问题的解决和教育哲学新的突破展开自己的阅读与搜寻,则说明她的研究是要让阿普尔的思想在今天发挥效用的。阿普尔及其教育哲学思想显然是在作者基于现实问题的求索中进入研究视野的,以这种方式实现的对研究对象的选择,应该更能彰显作为研究对象的阿普尔思想的当代价值,同时也反映出作者值得肯定的学术眼光。

《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是对阿普尔教育哲学思想的研究,这就使得研究的性质不会是古典解释主义的。阿普尔学术文本的数量巨大加上美国式的欠于微观严谨的论述方式,决定了寻章摘句式的文献整理极可能劳而无功;阿普尔虽然深刻却很繁杂的教育哲学思想,使得微言大义、主题思想式的挖掘很容易事倍功半。于是,研究方式的确定就成为这一研究的关键。好在国内的教育家教育思想研究日益成熟,在客观解读和阐释思想文本的基础上,研究者的主观能动性得到越来越多的发挥,作者有机会汲取他人的经验,加之她具有哲学的知识背景,对研究方式的选择是符合研究目的的。该书抽象出了“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这的确是阿普尔教育哲学思想的灵魂。仅以“谁的知识最有价值”为例,这一世纪之问是对知识的伦理政治学拷问,直指知识的权利特征与意识形态属性,以及知识的社会勾连与社会建构,即能窥见阿普尔思想的解蔽与批判性格。

围绕“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这一主题,该书从意识形态解蔽的逻辑起点、具体路径、实践指向、最终目的四个方面向读者呈现了阿普尔的教育哲学思想。可以看出作者分析思维的特征,思路清晰,陈述的维度与阿普尔个人的整体特征是吻合的。在我看来,其解读和阐释的重心更在逻辑起点和具体路径上,因为这两方面研究涉及“教育中的知识及其合法性”和“教育中意识形态的运作机制”。就其思想的内涵而言,教育中知识的合法化依赖于意识形态的作用,而意识形态的运作又反过来借助了合法化的知识及其教育运行。对于阿普尔的教育哲学思想,《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一书有更精到的认识。作者说到,对意识形态概念、范围及功能的分析是阿普尔批判教育哲学研究的突破口,解蔽是其主要的手段与方式,教育批判是其指向与旨归(P27)。阿普尔依托对“合法性”的意识形态剖析,揭示出了教育与政治、知识与权力的现实勾连,以及文化霸权的生产与运作机制,也就揭示出了社会矛盾与冲突背后潜藏的深刻原因。

杜威曾言及“哲学是教育的一般理论。教育是哲学的实验室”。以阿普尔为代表的美国当代批判教育理论家,如鲍尔斯、金蒂斯、吉鲁等,正是把他们的社会批判哲学意识和立场投入到了教育领域,同时也是立足于教育批判,表达了他们的社会批判哲学。

说到社会批判哲学,我们通常只是把它作为一种理论流派对待,实际上它的出现不仅仅具有哲学范围内的意义,还影响到了哲学与人的存在及发展的关系。在马克思主义哲学的谱系中,社会批判理论继承了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实践倾向,强调对现实的选择与超越。拥有这种情怀的理论家很多时候同时就是活动家,他们的兴趣并不在西方传统中纯粹哲学问题的研究上,而是把自己的思考与人的命运和社会现实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不同于20世纪以来哲学自然科学化的倾向,他们实践了哲学的社会化和马克思主义哲学人本主义化。继承马克思解蔽与批判的方法,他们对人与社会的关系及人的发展所受到的扭曲进行政治学、经济学和伦理学的批判。对于社会批判理论家的具体观点,我们可以进行商榷,但对他们的实践情怀和批判精神,我们有必要加以重视。我国社会正处在转型发展时期,教育也处在变革之中,活动在这一时期的教育理论工作者,不能仅作教育方法、技术层面的探索,哲学哲学层面的思考也必须跟得上。对教育哲学工作者来说,是否也适当悬置一些纯哲学的思考?伴随着走向实践的呼声,教育哲学工作者自然不具备实践操作的优势,但运用理性审视现实,像阿普尔这样的批判教育学者一样,对现实的问题做深刻的揭示,应是分内的责任。如果能够身体力行自己的思想,那教育哲学与教育现实发展的关系就会更加和谐。

对于《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我还想表达一个认识,即作者实际上在抽象的意义上实践了解蔽与批判的方法,只是说作为对人物思想的研究,其解蔽和批判的对象是人物的思想本身。书中说:“本书的‘解蔽’,既指原则,也指方法,既是手段,表示‘寻求真相’,这是一个实践行动与过程,也是目的,表示‘揭开现实’后的存在状态与结果”。(P65)这段话当然是在说阿普尔的解蔽,但在抽象的意义上,作者对阿普尔及其教育哲学思想的研究,不同样是要“寻求真相”和揭开思想真相背后的存在状态与结果吗?阿普尔著述颇丰,仅中国翻译出版的就有12本之多,其内容涉及意识形态与课程;官方知识;教科书政治学;教育与权力;全球危机、社会危机与教育等等。如果研究者不能用理性的方式移除遮蔽,阿普尔思想的真相至少难以得到简洁的把握。而作为对思想的研究,假如研究者不想陷入锱铢必较的文献诠释,就必须以思想的方式研究思想。这是一种依托于理论理性的对具体思想的分析与判断。通过这样的方式,具体思想文本所承载的思想的基本结构才能够显影。

近年来,随着国外教育理论和思想的不断引进,对这些思想的研究也越来越成熟和深入,早期的简单推介和述评已经被更为系统和理性的研究所代替。这是很值得提倡的研究方式,最充分的理由是更多的学习者因其主要工作的限制无暇阅读相关人物的所有著作,即便有了阅读的兴趣,也会因知识的结构和认识的视野限制,难以系统地掌握原作者的思想体系和脉络。这种情况下,对那些重要人物的思想进行系统、深入的解读和阐释就变得非常必要。研究具体教育家的教育思想,最为彻底的方式应是走进具体教育家的世界,这包括教育家的生活世界和精神、思想世界,其门径恐怕不能仅仅限于相关文献资料的阅读,而是要以精神的方式走进精神、以思想的方式走进思想。这是一种怎样的方式呢?简而言之,就是在具备理论思维的前提下,基于对具体教育家生活世界的了解,模拟他们的立场和逻辑。由于教育家思想研究者对研究对象的选择并非随机行为,通常伴随着对研究对象的认识和情感认同,以致研究的过程,既可以说是用自己的语言表达对象的思想,又可以说是借对象的思想表达自己的认知与价值倾向。果能如此,以阿普尔研究为例,研究者就不仅仅是阿普尔思想的解读和阐释者,还可能成为忠实的阿普尔主义者。

这样分析,研究一个人的思想是具有某种认知风险的,即研究者很有可能因认知上的趋同而与研究对象同质化。我并不认为这是一种坏现象,相对说来,因研究某人的思想而成为这种思想的追随者,要比未经理性分析而追随一种思想要显得理性。再者,客观的立场固然有其价值,但我们面对的已然被创造出来的思想,其价值的实现并不能仅仅局限于学习者的理解,被认同才是思想创造者内在的追求。从研究角度看,研究者当然可以采取驳论的态度,但否定意识支配下的人物思想研究又容易用思想家的逻辑或价值偏差遮蔽他们思想的闪光之处。否定性的研究可以揭露出思想家思想的不足,欣赏性的研究才能从思想家的思想中切实获益。

《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一书,总的讲是肯定性思维下的思想研究,即使书中也指出阿普尔的教育批判主要“提供了一种‘批判的’、‘否定的’的向度,还缺少更具操作性的实践进路与行动方案”(P185,并不表示作者具有明显的否定倾向。何况要求一位教育哲学家完成自己教育思想的实践设计,虽合情合理,却也有几分苛刻,所以,这又从另外一方面说明作者对阿普尔的研究更多的是一种力求客观又基本肯定的解读和阐释立场。当然,对阿普尔教育哲学思想要进行自信的否定性分析,研究者必须深入到他思想形成和建构的过程中,在研究方法上仅靠文本的理性阐释是不够的,至少得引入心理学解释和分析哲学的方法。那样的研究可以被视为在现有研究基础上的继续深入,其价值主要会是认识论意义上的,这恐怕是国内同类研究尚无暇顾及的领域。如果用简洁的语言概括《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的意义,我以为可以作如下概括:研究对象的选择是基于教育实际问题的解决和教育哲学的突破,体现了作者的实践情怀和理论追求;研究方式的确定符合当前研究的实际,尤其是抽象出“意识形态解蔽与教育批判”这一主题,能提纲挈领,继而运用分析的方法,揭示阿普尔意识形态解蔽的逻辑起点和具体路径,较好地服务了研究目的的达成。至于该书文字的节奏感和思维的清晰度,读者是可以轻易感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0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