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学术研究中的先行意识  

2015-12-20 16:16:0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研究中的先行意识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有一种现象是文科研究者和一部分公众有目共睹的,那就是新的学术成果汗牛充栋,但在知识、思想进步的意义上乏善可陈,而对这一现象的分析和评论也可谓铺天盖地。客观而言,恐怕没有研究者拒绝知识和思想的创新,而分析、评论者的作为也无非是指向缺乏创新的批评和对充满创新的学术的呼唤。可为什么年复一年,研究者的研究难有起色,以致分析评论者的言论也渐成陈词滥调呢?其实,研究者的不足因来自学术教育的不足,一时难有改观应在情理之中,不可理解的倒是分析、评论者才思枯竭。仔细品味众多对学术研究的分析和评论,我发现其中存在着明显的非辩证思维倾向,具体表现为分析评论者在进行归因分析时,习惯甚至本能地认为学术研究的问题主要源自外部评价制度和学术研究生态环境的不良。这样的认识,虽非毫无道理,但显然是有失偏颇和流于表面的。依我粗浅的思考,觉得外部的评价制度虽有机械、形式化的弊病却也不是一无是处;学术研究的生态环境的确不尽如人意,可也从未有个人和机构拒绝和反对创新。简而言之,在学术研究不堪的归因上,我们不能忽视外部的因素,但更应在学术研究自身寻找原因。直觉告诉我,面对知识和思想的创新,已经走进研究领域的许多人,非不愿,实不能也。他们的不能大而言之是所经历的学术教育问题,小而言之还是个人对学术研究缺乏必要的元思考,进而在进行研究的时候缺乏必要的意识准备。不用说,学术研究是需要先行具备一些重要意识的,比如学科意识、问题意识和研究意识,这些意识的具备几乎是一个研究者自觉和成熟的标志。

现代学术研究无疑是在学科体制下进行的,顺理成章,偏离学科体制的研究无论多么的精到,是算不上学术的。较为典型的非学术研究主要有具体理论的用研究和具体问题的实践研究,尽管目前的主流意见对此类研究持肯定和鼓励的立场,但这样的研究在学科的层面是少有意义的。必定有很多的研究者不愿接受的我的判断,但他们不接受的理由也无非是学术研究应该多元或应用和实践的研究更具有实际的价值。而在我看来,应用和实践研究永远需要进行,但研究者实际上没有必要为自己的研究争取学术的虚名。若说学术的经典意义,无疑指向对事物及其运动规律的学科化论证,再深入一步,其实是要追求知识和思想的增益。如是,应用和实践研究则属于另外一个研究品种,它们与知识及思想的关系是:应用知识和思想亦即学术研究的成果解决现实的问题。显然,与学科学术研究追求知识和思想的创造不同,应用和实践研究是追求现实问题解决的。

虽然现实问题的解决于社会生活现实的改变更有效用,我们还是要强调文科研究者的学科意识。如果一个研究者恰巧从事应用学科研究另当别论,如果从事的是基础学科,则必须具有自觉的学科意识。自觉地意识到学科,并不简单的是一种归属心理,更反映出一个研究者对自身研究与人类知识发展的有机联系。所谓学科,其基础性的价值与学术教育直接相连,为了便于进行学术教育,人们以学科的名义对具体领域的知识个体加以逻辑的整理,客观上促成了具体领域知识谱系和结构的建构。这样说来,学科意识作为学术研究的先行意识,实际上是在说研究者在进行研究之前应该预先具有对具体学科知识谱系和结构的清晰认知。有了这样的认知,研究者便很容易知道自己将要进行的研究在知识和思想的进步上会有怎样的价值。相反的,没有了这样的认知,研究者极可能在一个没有研究价值的问题上乐此不疲,即使他们客观上创造了新的知识和思想,站在全局来看,也不过是歪打正着。不幸的是,这样的歪打正着在学术研究领域几乎是可以忽略不计的。在今天,做一个成熟的研究者,必须拥有对自己所在学科的内涵认知和价值认同,否则,主观的努力总显得不着要领,研究的结果则会在不同的程度上不伦不类。

拥有了学科意识,我们大概才有资格自认为学人,幸运的话,经过努力渴望成为“学家”。一旦有人被称为“学家”,那他一定不是仅仅拥有丰富而系统知识的人,而是能基于学科学养在知识和思想上有所创造的人。作为学人,无不希望在具体的学科领域有所创造,但确有创造性贡献的永远寥寥无几。究其原由,最根本的是无数的学人恐怕在结束自己学术生涯的时候都没有意识到自己从来就没有走上创造的道路。具体说来,应是他们还存在着学科意识之外的其他两种先行意识的模糊。

那两种先行意识,一为问题意识,二为研究意识。

我们之所以要进行研究,当然是要寻找事物深层的真相,那我们又如何能走向事物的深层呢?要我说,就是要带着寻觅的和批判的冲动去审视事物。寻觅伴随着发问,批判连带着质疑,概括起来,就是问题意识。问题本身并不神秘,浅表性的问题通常与研究没什么关系,所以,作为学术研究的先行意识,问题意识中的问题只能是深层的、复杂的难题。做研究不是写文章。写文章可以把问题作为一种策略和艺术,做研究绝对不能把一个表达已知的陈述句变为疑问句,然后变换一种方式再进行表演式的回答。应该是这样的“研究成果”过多,我们的学术才停滞不前甚至还引起局外人的误解。懒惰的研究者是很少的,如果他们真的遇到了有意义的问题并且有明确的自觉,一定会全身心投入和认真对待的。目前的问题在于许多研究者不仅自己难以发现和提出真问题,甚至缺乏判断问题真假的基本素养和能力。实际上,发现、提出真问题和判断问题的真假虽然是两件事情,却需要大致相同的素养和能力,这就是知识史的素养和和对具体“问题”进行分析和还原的哲学能力。知识史的素养可以帮助研究者判断具体“问题”有没有答案;分析和还原的哲学能力可以帮助研究者判断具体“问题”是否真的新颖。显然,对于学术研究来说,问题的真首先变现为新,在新的前提下,如果具体的问题还能与人的经验和已有的知识、思想系统具有真实的联系,那就是实实在在的真问题。问题意识中的问题就是指这样的真问题。进而,没有真问题,不开始研究,只要开始研究,一定带着真问题,对于研究者来说就是具有了问题意识。

有了真问题,真实的研究属于必然,因而,提醒研究者具有研究意识实无必要。道理很简单,如果不展开真是的研究,问题是无法消失的。仔细想来,我们评论一些研究者没有研究意识,通常并不是批评他们不能操作某些研究的方法,感觉上,他们的研究不着要领,实质上完全是没有真问题的自然结局。当然,也实际存在着没有研究意识的人,他们还真的是对研究自身缺乏彻底的认知,从而在研究的名义下做着伪研究。倒是不必怀疑研究者的动机,只能说他们没有从学术教育中获取研究的真谛。我自然不能断言学术研究的真谛如何,但觉得研究者应对学术研究的追求、路径和结果检验有清晰的认识。我的认识是:学术研究重在致知和致思,就是要明确追求知识和思想的创新,抱有这样的信念,是进行有意义研究的基础;为了创新知识和思想,研究者既可以借助观察、调查、实验等经验的路径,即以科学实证的方式直接面对经验世界的的事物,也可以借助语言、逻辑分析等,即以哲学思辨的方式面对超验的本体世界。前者生产知识,后者生产思想,表达出来就是知识的和思想的文本。不用说,知识的和思想的文本作为一种新的存在又可以成为研究者新的研究对象,由此也催生了对文本进行阐释的研究方式。具体的研究者无论采取哪一种研究的方式,我们都可视之为真做研究的人。如果一个研究者所做的事情无涉以上三种方式,我们就很难说他所做的属于研究,如果他坚定地认为自己在做研究,那我们就可以负责任地认为他基本不具有研究意识。至于研究结果的检验问题,实证类的研究具有内在的结果检验程序,思辨类的研究自然遵循逻辑的规则,阐释类的研究往往借助相关的已知,关键在于研究者自己需要具有结果检验的自觉。

学科意识、问题意识和研究意识无疑是研究者必须具备的,但归根到底是学术教育的题中应有之义。研究者存有的不足,实际上是学术教育系统的不足。反观我们的学术教育,学科知识的传授仍然是其核心,涉及研究的也主要是规范上的内容,唯独对研究本身缺少深透的教诲与示范,经历如此学术教育的人们难有到位的研究意识自然不足为奇。要发展我们的学术,提升学术研究的品质,学术教育者在传授具体学科知识的同时,很有必要言明知识的内在本性和外在样态,最好能把知识生产的有效过程揭示出来;对于学术研究自身,学术教育者则需要在人类广义生产的高度阐明研究的理想和到达理想的基本路径。客观而言,学术领域对于研究方法论和具体方法的重视前所未有,只是目前的重视整体上看失于清浅,以致形式上的与时俱进令人眼花缭乱,实质性学术进步微乎其微。足见没有必要的意识先行,任何表象上的繁荣最终仍会是一种虚假。

  评论这张
 
阅读(1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