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唤回信仰  

2014-10-05 01:46: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唤回信仰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我们的社会在时间的波流中始终是向前走的,就像我们个人的年岁在逐日增长,至于这向前走和逐日增长是否意味着进步和发展就另当别论了。较为普遍的看法是,三十年的变迁带来了经济的腾飞,但为经济腾飞所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很多年前,一部分人说另一部分人“端起碗来吃肉,放下筷子骂娘”,潜台词是既然吃上了肉,就不该再骂娘。如今的人们大概都不用放下筷子就开始骂娘了。骂娘自然有些粗鲁,却也不是人们刻意为之,面对现实中的种种怪乱现象,若再不激愤地痛骂几声,人们完全可能活活地憋死。因而,人们端起碗来吃什么,都不能成为不骂娘的先决条件。骂,是一种鸣叫,折射出环境的不堪,流露出人们无助与无奈的情感。

看看人们骂的对象,真是琳琅满目。有缺斤短两的小贩,有推广转基因的专家,有可恶的贪官污吏,有蹩脚的规章制度,有居高不下的房价,有经年不长的工资,…… 说实话,难以尽述,归结起来,在感觉上是一种混乱,在人们的内心则是各种各样的不平与不爽。如果能够意识到痛骂者也不知不觉地参与到了混乱现实的建构中,那么,对环境的不满意已经成为既普遍又难以摆脱的心境。我们能够注意到,人们对环境的批评并不仅仅限于具体的事实,万川归海,最终多归结为所谓体制,骂到这里,基本上就告一段落了。这样的思维,在撇清个人责任的同时,实际上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了最高决策者。对此我并不认同,原因是社会中的每一个成员都参与了社会的建构,决策者(包括最高决策者)尽管拥有权力上的优势,也是社会现实的建构者之一。当然,因为决策者的拥有更大的权力,他们应该为现实的混乱承担更多的责任,这倒是说得通的。

拨开云雾,现实的乱象虽然在我们的周围,却源自我们的内心,心是现实的镜像,现实何尝不是心的投射呢?就是说,根源上是我们的心乱了,没有秩序了,没有标准了,没有规矩了。这样说并不是纯粹的臆断,我们可以在比较的视野中加以说明。在我们自己历史上的任意一个政通人和的时期,无论当时的社会是奴隶制的还是封建制的,人们的心整体上是有序的,比如,好坏的标准、处理各种关系的规则,是相对明晰与稳定的。再看看异域,就说不可一世的美国,我们可以批评它的强势的逻辑,但不能否认一点,他们的哪怕是在我们看来是错误的规则,也是相对清晰和稳定的。这无疑是值得我们思考的一种现象。我的思考是,清晰、稳定的深处必然隐藏着某种近于信仰的事实,是一种信仰保证了无论我们是否喜欢和接受的秩序、标准和规矩。在中国封建社会,逐渐形成了义利观和基本的纲常,这些观念出自儒学为核心的中国思想,虽无一般宗教的仪式和相关建制,却具有了一般宗教教义的功能。站在现代的立场上,我们可以批判封建思想的弊端,但那时的人应是有信仰的。对美国人的行为,我们一样可以批判,但也得承认他们行为的背后是存在着支持性信仰的。

信仰是什么?简言之,信仰就是人对某种观念、规则的信奉和尊崇。先决的是信,相信、信服、信奉,紧接着的是对所信的仰视、尊崇。若有了信仰,就有了原则,有了标准,有了规矩,有了可敬畏的对象,最终是人可以在真诚的心态下走向自律。我们知道,文化意义上的西方国家是有宗教信仰的,这种宗教信仰在社会发展过程中,已经与愚昧、麻醉等现象失去了关联,基本上成为人们调节现代生存与内心宁静的的一种修行方式,同时也成为人类基本价值观念的内化方式。在此情况下,一切社会成员,无论现实的角色是什么,都可以是上帝的信徒,而且,任何人没有理由再把上帝拉到理性的法庭接受审查。必须说,信仰给了人们真诚,给了人们敬畏之心,间接地为现实社会的有序和文明做出了贡献。

我们的生活恰恰缺少了信仰,缺少了那种宗教的和文化意义上的信仰,结果是神圣和崇高被简单地解构了,整个社会失去了对神圣和崇高的敬畏,除了现实的危及人身的各种力量,人们几乎无所顾忌了。由于没有一种可信仰的精神,利益就代替神圣成了人们追逐的目标。为了利益,各种角色的社会成员均可放弃对神圣意义的真诚,官员可以腐败,学者可以造假,建筑商可以偷工减料,医生可以收取红包,…… 伤天害理,败坏规矩的事情每天都在发生,人与人之间越来越少了信任。天经地义的事情愣是做不成,投机取巧、巧取豪夺倒成了天经地义。面对这种现实,或有人会想到使用强力的制度加以遏制,但效果绝对不会理想。过去曾有过严打运动,现在正进行着反复风暴,如果人们的心中没有某种神圣信仰,运动和风暴稍有松懈,各种不耻之人还会蠢蠢欲动。现在的反腐,讲不敢、不能、不想三阶段,主要做制度和教育的文章,也是一条合理的路线,若能以信仰辅之,不仅有效果,而且更文明。将此理推及各个领域,整个社会会因信仰而走想更高级的阶段。

那就培植信仰?难。那怎么办呢?我真的说不好。我们过去是曾经有过信仰的,如君子之道、民主科学、共产主义,这些观念至今仍然有益,但要全社会对它们信奉尊崇,好像不合时宜。那就让全社会对各种宗教信奉尊崇?好像不合国情。那就让全社会对普世价值观信奉尊崇?好像也要不得。那我们只能继续寻找信仰的对象了。能找到什么,什么时候能找到,实在说不好,但努力唤回信仰一定是利人利世的必要之举。

  评论这张
 
阅读(40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