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独立思考不容易  

2014-10-30 17:20:4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独立思考不容易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对于研究者来说,独立思考是十分必要的,这并不是说研究者的思考可以不依赖他人,而是说在研究的过程中,研究者应以主人的姿态面对他的对象。所谓主人的姿态,内含着探索的勇气和自信,表达着独立健康的研究理性。想到这些,源于多年来对学术界一些现象的感触,并杞人忧天般地悲观于学术研究的未来。到底是哪些现象让我忧心忡忡呢?种类自然很多,这里只说两种,一是过去的学者曾经批评过的“言必称希腊”现象,二是愈演愈烈的学术江湖现象,只说这两种现象,是因为它们对于研究者独立思考品质的形成是一种消极的影响因素。

“言必称希腊”的问题在于一个“必”字,若是行言必称希腊,或是必有“子曰诗云”,不免给人掉书袋的印象,更会给人以某种摆谱的感觉,更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样的习惯中,一个人的独立思考多少会受到抑制。兴许人们会以为任何当下的思考均不可能逾越历史,追根溯源属于必要,这一点我也无法否认,毕竟没有置入学术历史的言说既可能重复已有,也可能使人无法辨识言说者的新意,但如此的观念对言说者独立的精神必定会产生不同程度的负面作用。我想到近几年参加过的两次学术会议,一次会议的主题是实践,一次会议的主题是正义。有趣的是,在关于实践的会议上,几乎所有的人必谈亚里士多德,在关于正义的会议上,几乎所有的人必谈罗尔斯。听起来再正常不过,而我还要说明的是,尽管几乎每个人都具有强烈的“我”的意识,但整个的会议基本上没有什么思想的新进。

我注意到几乎所有的人对既定问题的思考总是依托于某种主义或是某个人的某种理论和思想。如此,研究者便无法回避阐释的过程,而有阐释,就有到位不到位的问题,可即便到位了,研究者与被阐释的文本也不过达到了一致,超越文本的认识是少有的。当然不能否认必要的阐释过程,可有一点应该意识到,即阐释可能会导致研究者个体的某种习惯,最可怕的一种习惯是研究者会逐渐地习惯于把自己的思考依托于既有的文本,独立的探索性思考难以进行。我们已经熟知了人们写论文必先查阅文献的路子,这是必要的学术环节。那查阅文献之后如何使用文献呢?最简单的使用莫过于很有策略地引用之。这样的引用能够让读者感受到写作者的严谨与可靠,但并非对文献的高级使用;较为高级的文献使用,在我看来应是化文献信息为自己的能量,以便我们以更有力的状态面对和处理我们思考和研究的对象。虽然现代学术研究越来越强调规范,但感觉意义上的无资料写作无疑是一种高级的学术写作方式。无资料的学术写作的确只是感觉意义上的无资料,之所以无资料,完全因为资料已经转换为写作者的内在力量。

再说学术江湖现象,具体而言就是学术界存在着基于各种原则而形成的圈子越来越盛。我们可以看到一些强势的圈子顺利成章地分割着学术界的话语权,分配着学术界的名和利。如果一个人有幸因学缘或私交进入某个强势的圈子,那就可以事半功倍,甚至能无所事事地在学界混个眼熟。然而,对于那些没有进入强势圈子幸运的人们来说,在较长的时间里几乎只能成为那些圈子人物的背景。经常看到许多初入学界的年轻人或来自弱势机构的研究者,力图接近那些圈子人物,而毕恭毕敬之后,那些人物早把他们抛到了脑后。目睹这样的情景,我常常为那些恭敬者叫屈,也会对那些人物心生厌恶,而想的更多的是那些力图接近人物的人们,在以后的日子里会对人物们的言行趋之若鹜。一旦他们跌进了学术江湖的泥沼,要想具有独立思维的品质难乎其难。

如果说“言必称希腊”的习惯,会让研究者乐不思蜀,陶醉于对文献的摘记与加工,进而忘却研究的核心追求,那么,“学术江湖”现象,则会让缺乏自主研究者因膜拜人物或丧失信心而放弃独立思维的立场。相比较而言,“言必称希腊”的习惯是容易纠正的,而学术的江湖恐怕会有相当强的生命力。那是一个娱乐场,人物们在舞台上扭捏作秀,其余的人们当然是买了黄牛票的观众和努力获得人物签名的粉丝。

参加学术会议是感受学术界的捷径。对此。我与朋友们经常会相互提醒,参会只能是会会老朋友,结识新朋友,若抱着交流思想,学习先进的想法,要么是一种幼稚,要么会义愤填膺。很幸运地结识了一些有独立品格的好朋友,他们的共同特点是,谈起学问口若悬河,走下讲坛沉默寡言,同时,他们都具有独立思考的好品质。独立思考的珍贵主要在于独立的人格和思维能够让研究者目不斜视地关注对象,在此过程中,人物被忘记,文献被转化,研究者只需要发挥自己的能量,征服认识上的困难,创造新的思想和知识。现在,我们很难看到这样的景象,根源上是我们的学术界缺乏独立思考的品格,唯西方,唯人物,惟独没有自己的主意。这基本上已是常态,足见独立思考的不容易。

  评论这张
 
阅读(39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