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想不了那么远  

2014-10-03 12:01:4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想不了那么远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经常说自己是一个没有理想的人,人家总觉得我是虚伪的,天知道我是诚实的。可能我属于那种对外界不太敏感的人,尤其在小的时候,感官和思维总与眼前的事物捆绑在一起,空间上和时间上的远处,对我来说几乎可以忽略。坐在院子里听见一声鸟叫,会寻声过去,在茂密的枝叶之间辨别羽毛的颜色,直至那鸟不知何故地飞走。低下头,也许看见了一群蚂蚁在几个蚁穴间忙碌着,不知不觉地能熬过去半个时辰。大人们目睹我的形状,会笑着说,这娃也太内秀了,咋就不说个话呢。让我旁观这样的小孩,也不会看出他有什么理想。重要的是,今时的我与小的时候没有什么区别。

不断地听到有人说理想是在高中的时候,此前的初中、小学都在村里读,而村里的孩子是很难有所谓理想的,即便他们真有理想,也不知道自己有的竟然会是理想。高中在县城,同学里出现了懂理想的人,他们中有许多想成为作家的,还有许多想成为数学家的,其他的想法就很少了。想成为作家的会写小说,让亲密的同学看看,那时觉得他们已经有作家的水准了。想做数学家的,通常会做我们的小先生,偶尔通过难为数学老师以证明自己的数学优势。我则是理想者的看客,既不惭愧,也无嫉妒,也想不出除了成为作家和数学家还有什么样的选择,就自由自在地活动在每一个现在之中。因而,在群体中没有什么色彩,只有少数与我过从频繁的人才知道我特有的品质。总的说,我是谁也看不出未来但又觉得不会没有出息的那种人。

到了大学,我曾不经意地思考过理想,这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那时,全社会学习风气盛极一时,理想、信念几乎成了关键词,就是在这样的氛围下,我开始领悟理想是从现实出发又超越现实的未来。懂得了这个道理,也就懂得了自己为什么始终没有理想,甚至知道此生也不会成为有理想的人。之所以如此,并非由于我悲观,而是因为我现实。我的现实是心理学意义上的,而非社会学意义上的,对于庸俗我不会附会,对于未来我没有感觉。潜意识中存在着一种主观的想法,即我不知道明天的世界是不是与我有关。在这样的心态下,我的表现是木讷的,但从来没有颓废,没有理想不假,但因有信念,一路的脚印还是扎实的。说没有理想,绝不意味着像马大哈一样地活着,只是不给外在力量牵制我的机会,个人一切的行为均接受了内心节律的引导。

内心的节律是个人生命和生活历史的连续,其中蕴含着一种逻辑,就是前因后果。我虽然缺乏远大的构想,还是有短近目标的。生存和生活着的人总要面对现实的事务,这些事务回避不了,省略不得,否则生命和生活就会中止,所以,每一个人都会被一种情势所迫,自然且被动地前行,进而,一个人会长大、衰老和成熟。当多种事务光临时,我的习惯是,或理智或情绪地把事务排序,之后是遵照主观的次序各个击破。自然的结果是,我依次结束了种种事务,然后又步入充满着新事务的新阶段。在新的阶段,又开始重复习惯了的行为格式,生命和生活就这样看似平常地缓缓向前流动。一朝回顾过去,往事历历在目,虽然模糊了未来,却拥有了清晰的历史,我由此有条件认知自我的充盈和实在,脚下有力量,可以支持我面对无论种类和难度的挑战。说来自己就像风中大雁,心中存有不必言说或者不可言说的目的地,却把可以感觉的自己融合在高空的气流之中。我过于相信人生只有一个确定性的终点,那是死亡,可死亡怎样也不可能成为人的目的和理想。至于其他的人生选项,能有什么是确定的?如果没有了确定,个人的真诚构想之于人生整体的不确定又有什么意义?

不知多少次表达过对人生规划恐惧,现在,对于人生规划已经不只是恐惧,还有了深深的不解。对于每一个个人而言,人生都是一次性的,也是唯一的。一次性,让我毫无勇气对人生进行规划,万一我的规划有了闪失,人生无法重来,先前的规划岂非鲁莽?基于此,便更无勇气去规划别人,若有了那种念头,恐怕从发端处就是狂妄无礼的。想起一个电视节目中,主持人要陈佩斯给年轻人一些建议,内向而饱经沧桑的陈佩斯拒绝给年轻人以建议,理由是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适于自己的不必然适于他人。他是明智的,也是智慧的。这世上哪有什么成功者的道路,你成功了,你走过的路就是成功之路,你失败了,你走过的路就是失败之路。而一个人的成功或失败往往是由许多因素共同促成的。这里已经牵涉到每个人的独特性,换言之,就是人生的唯一性。人生的唯一性表明任何个人的人生都无法由他人替代。那么,面对他人哪敢轻言规划呢?

当然,对于规划的恐惧和不解,还源于我的另一个人认识,即凡可规划的,大多是简单的、机械的事务,复杂、深刻的事务是难以规划的。还有就是,凡自信的规划者很少虑及自身的局限与有限。然而,简单、机械的事务何需规划?复杂、深刻的事务,规划又有何用?或因此,我们可以发现,很少张罗规划的,不必然碌碌无为,大张旗鼓规划的人,他们的规划历经时日,无异于张张废纸。人是有限的,人在其中的世界是无限的。有限让人焦虑,无限让人恐惧。以有限对无限,类似庄子所言“以有涯随无涯”,正常的结局是不可名状的悲切,此即人生的悲剧性之源。若偶尔见到大谈规划者,尤其是见到煞有介事地规划他人者,可以肯定地说,你遇到了稀有的病人。对于这样的病人,他的风言诳语只可听听,当了真你也就中了邪。

远处的事不是不能想,生活是需要灯塔引领的。但须牢记,灯塔只是方向和界限,在海上航行,驶近灯塔就等于驶近礁石。所以,有了大方向即可,至于道路,我还是那句话,若是复杂、深刻的,规划是没有大用的,只需个人谨慎而思、见机而行,创造、奇迹、惊喜、崇高均在其中。说实话,一方面,我们不必想那么远,另一方面,我们也想不了那么远。不必想那么远,是要现实一些、务实一些。只要留心观察,准能发现那些大谈未来规划的人,通常是心性浮躁、外强中干的,他们没有什么真货色,就琢磨着做了规划专家,其规划,近于鬼话。务实的人总在耕耘,无暇呻吟,总在走好脚下的每一步,永远乱不了方寸。我们可以给规划下定义,但终了无法规划自己与他人。曾听过一段相声,逗哏者说他活了半辈子如何如何,捧哏问他多大,他说四十,捧哏者说若明天死去,四十便是一辈子,我是深受启发。既然是规划,目标当在远方,对于无力走向远方的人,规划自是多余。

我们能够控制的首先是当下、此刻,从现在做起,通向远方方为必然。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是不是应该走好能够控制的每一步?生命的有限,经不起轻狂的切割,把种种生活的向往分配在未来的时间和空间中,人生注定是悲切的。我们有意义地、有活力地前行,实际上依托于人生实际有限但主观体验中无限的可能性之上,假如聪明者如账房先生一般地设计好了走向未来的每一步,人生即使不是滑稽的也是刻板的,何况复杂、深刻的事务难以规划,那精于算计者恐怕难逃浮浅与机械,他们可能获得的成功在深刻者基本上是不值一提的。道法自然。自然就是协调,就是恢弘气象。本已局限和有限的人生,多一些神秘和可能性,才会显现出内在的庄严。这种庄严是宝贵的,它存在于每时每刻的智慧体验中,不可能在虚无飘渺的远方。

  评论这张
 
阅读(3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