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大学的绩效管理及其它  

2014-05-24 00:00:1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学的绩效管理及其它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几年来,一股绩效管理的狂风席卷了中国大学,在貌似科学的旗号下,大学的文化气候逐日恶化,不正常的文化天气逐日增多,本就步履维艰的中国大学,正在经历着一场不知终了的劫难。我强烈地感觉到,在这样的文化气候中,任何对大学积极的期望都注定是要落空的。或有人说我这样的认识是极端的、不辨证的,绩效管理又不是中国人的发明,难道就一无是处?我倒觉得如此使用辩证法是对辩证法的玷污。在庸俗的辩证逻辑中,我们总能挖掘出一些绩效管理的益处,但与它对大学发展的危害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如今大学的绩效管理,核心是要以绩效为依据,拉开人与人的收入档次,刺激人们最大限度地发挥自己的潜力,为个人同时也为大学创造最大的效益。为此,大学一方面以较小的经费比例回报教师的教学劳动,另一方面以较大的经费比例奖励教师的科学研究。更具体地说,对于科研的奖励又是有所选择的,通常会用数量惊人的金钱奖励所谓的标志性成果。这里的标志性成果,并不是指在具体学科领域具有标志性的创造性成果,而是指承载或修饰“成果”的各种符号,比如###基金课题、###重大项目、###一等奖,###期刊。换言之,所谓标志性成果,其成果的内涵是次要的,重要的是那些“标志”。在这样的管理作用下,中国大学涌现出了一大批善于获得各种“标志”而非成果的优秀人才。这些“人才”因给大学做出了重大贡献而一个个脑满肠肥。

我所在的大学最近为如上的优秀分子发放了一次性奖励,最高者可获得100多万,几十万者便不稀奇,只是范围小了点,而且这个小范围的人们,基本上从来、永远都是我们大学的优秀人才。在我的感觉中,他们的优秀表征就是拿到了在他们和学校看来应该得到的不义之财。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的所得是对大多数教师利益的直接掠夺,并在掠夺的同时把大多数教师打入无能者的行列;我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他们虽然用各种手段取得了各种“标志”,但他们的“成果”即使不是所有的都一文不值,至少八成是可以直接扔进垃圾堆的。我们的大学在病态的办学思维支配下,用简单粗暴的办法,使一小部分名利的追逐者周期性地狂欢,却让极大多数坚守教育和学术神圣立场的教师心如死灰。

近来与同事聊天,同感老师们的工作没有状态和方向感,除了那些名利之徒和少数钟爱教育和学问的人,其余的人们总体上处于忙忙碌碌的无奈适应之中。他们无力改变任何约束和羞辱他们的管理举措,为了生活地稍微体面一些而忍气吞声、默默承受。自由是没有的,连同心灵的安宁都成为妄想。虽然生活在和平年代,但心里却安放不下小小的书桌。天亮了,一个教师不一定有课程,时间大把大把地来,却又在他们木然的情绪中成为过去;天黑了,一个教师回放一整天的行为影像,只能在欲哭无泪的情绪中把梦带进梦中。他们日复一日地被无形的压力困扰,在安分守己中挣扎,在身心疲惫里呻吟。他们无助,他们恐慌,他们失意,他们自惭形秽。

面对这样的群体,那些优秀的“人才”会认为他们无能或者懒惰,要说这样的说法合理,必须做如下的解读,即那些本分的大学教师无能于上串下跳、偷鸡摸狗之术,懒惰于迎合时俗、寻觅铜臭之事。走近那些平凡的老师,就会发现他们心里装着学生和学问。他们的性格各异,但内在的品质普遍的是朴素;他们的生活质量的不同,但对于教育和学术普遍的是认真。他们的认真对于真正的教育和学术是珍贵的,而对于呼喊着绩效的大学管理者来说简直就是愚蠢。崇高在大学很少有市场,心灵扭曲的时代怪胎们却招摇过市。这样的大学还有什么尊严和公义,我们还能对它抱有什么希望。

有人问,这种状况要延续到什么时候,我真的没有答案,因为我看到的那些毁坏大学的管理者似乎在近期内不会有所醒悟,外部的环境还在不断强化他们的“科学”做法。他们几乎无法意识到自己的思路和作为低级和野蛮的程度。这种低级和野蛮的根源是他们对教育、学术、教师的不尊重,也是他们对教育规律和学术研究规律的无视。他们心中装着的是类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的庸俗立场,是“有压力才有动力”的片面假设,是“人是经济动物”的可怕观念。他们不信任教师,他们奴役教师,他们甚至鱼肉教师,他们不愿意意识到教师才是大学发展的真正有效力量,而他们本应是为教师的创造性劳动提供服务和保障的大学公务人员。

平凡的教师们总希望平地里站起一位英雄,为他们伸张正义,到头来只能是失望、绝望。实际上,大学教师只能依靠自己解放自己。要么,团结起来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能只是在私下发些牢骚。唯恐自己受伤而没有团结意识的人们,注定是要一起承受谁都不愿承受的各种奴役自己的力量;要么,彻底看开一些,不要为不公平而烦恼,不要为完不成奴隶主的任务而忧郁,只做自己愿做的和能做的事情。说实话,我更希望大学教师们团结起来,不要再做沉默的大多数。大学是大学教师的大学,至少不只是那些管理者的大学,我们的大学每天上演着闹剧,难道只是那些管理者的责任吗?我们的沉默,看起来是一种涵养,实际上是一种懦弱,恰是这种不负责任的懦弱成就那些无知而自负的管理者,最终把我们的大学连同我们自己推向万丈悬崖。

  评论这张
 
阅读(12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