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学术黎明前的静思  

2014-05-11 12:12:31|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黎明前的静思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我从一开始就感觉到了具有公共知识分子立场的人们注定是悲壮的,在他们看来神圣、庄严的、天经地义的东西,于那些如鱼得水的“才俊”们来说什么也不是。你骂他们的声音远远比不上他们嘲笑你的声音洪亮。你觉得他们无耻,他们觉得你愚蠢;你觉得他们庸俗,他们觉得你迂腐;你觉得因果总有报应,而他们得到的是满盆满钵的元宝,还有可以招摇的各种勋章。现在你应该醒悟了吧,别不服气,很多原本纯粹的人已经与他们为伍了。你问我是哪一伙的,你说呢,跟上你们,倒是一身正气,但满目疮痍,心情不会好。跟上他们?这不符合我的本性,宁愿殉我的道,也不能因苟且而烂了我的心肺。这样吧,我跟你们做朋友,但与他们的口舌之争我就不参加了。如果我没有说错,话语权始终是在你们一方的,因为即便是他们中间最无耻的人,在公共空间也会把自己装潢成人的样子,而我看到你们仍然重复着你们先辈们的声音,却有点悲观了。

实在点说,我不适宜做牧师和斗士,天然的常态是通过原汁原味的个人行为来表达立场。就说前天,一位我尊重不起来的人,说什么上级领导的关系稿件需要我处理一下,我就很规范地说,“请把论文发到我的邮箱”,而且迅速结束了通话,因为我不愿意在电话里简单拒绝别人的请求,尽管这人的请求注定是无效的。到了昨天,他让一位我同样不可能尊重的人约请我吃饭,我便实在地告诉人家有许多事要做,饭就不吃了,何况还有我不认识的人呢,尽管我并没有什么可以不吃饭的事情。你说奇怪不奇怪,我心里竟没有丝毫的涟漪,个把小时后,就把这事情抛到脑后了。今天提起这事不过是因为要说个道理。我以为我做了这样畅快的事情就是对正义的声援。别看书生手无缚鸡之力,浩然正气足以让那些苍蝇和老虎自讨没趣。

混迹于人世,也不算落魄,我不应算是怪异之人,要说有点耿气,我是认的,晋南河东人骨子里大多如此,而且我的故乡很古的时候就以“耿”为名。史料记载,前1525年商祖乙曾迁都耿(今河津);前1524年,商祖乙封弟弟祖丙于耿,建立嬴姓耿国;……这样一说,我的耿就有了深刻的文化和历史基础,怪不得小小的我,谁能逃脱传统的影响呢?不过怎样听来也是一种辩护,就是没有了历史的根据,我们想怎么耿也是可以的,历来的耿介之士总不能都是我的同乡吧。耿介之人,正直为本,不同于流俗,本质上是先进文化的承载者和捍卫者,无论人们喜欢与否,他们的存在远非必要与否,而是致命的必要,加之耿介之人稀有,且不好存活,若存活下来,岂非人间幸运?我是这样的人吗?是,由不得我的是。即便还没傻到视正义为生命,但远离流俗几乎不费半点的努力。我的哲学让我没有选择披坚执锐地主动出击,但站在自己的位置上,以守为攻地坚持正义的立场,还是做到了。

若问我哪来的勇气和意志,我实话说,承载和捍卫大大小小的道义,对我来说根本不需要积聚勇气和意志。一则环境从没有许多人夸大的那般可恶,流俗者固然有瑕疵,但本质上是中性,二则我本性耿介,天生的从善如流,真的用不上做心理的斗争,从来的感觉就是实现了自己的本质,若在工作中如此,便只是尽了本分。退一步讲,若有后天的成分,主要是我一路走来风调雨顺,贵人像接力赛一样出现在我的生命中,他们给了我正能量,让我一次次地发现自己只需要认真地对待工作就能够一步步地向前迈进,同时也让我看到了一个个有血性、有思想、有正义感的楷模。

当我把视线从他们身上移开,投向更广阔的天地时,心中自然生出一种积极的力量。我正视多元存在的现实,但能够居高临下地蔑视那些鸡鸣狗盗的鼠辈,只要属于这个范围,无论他的地位、身份怎样的显赫,在我这里统统的一文不值。人在道义上是平等的,这样的平等拒绝任何的强盗逻辑,否定任何的等级意识。现实生活中的不平等客观存在,但符号学上处于下位的人们,且不可表现出人格上的卑微。毛润之说过,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当我们自己强大的时候,就会发现大多数老虎都是纸做的,外强中干。

基于这样的生活立场,我很欣赏表达公义的兄弟,又时不时觉得你们对牛弹琴多少有点浪费时间。我也知道世界上不能没有为真理奔走呼号的人,但是不是讲清楚了道理就可以让其他人继续奔走呼号呢?至少现阶段可以歇一歇,因为党和政府正在拨乱反正。我在大学一方面还受着不哲学、不科学、也不艺术的政策制约,另一方面已经明确地感受到学术中的野蛮、庸俗、丑陋现象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扼制。虽然要人们普遍具有对学术的敬畏之心还很不现实,虽然让人们懂得学术的道理尚需时日,但人们已经逐渐地意识到,没有真学问的事情越来越难做,没有真学问的人越来越难活,利用不正当手段巧取豪夺学术名利的时代怪胎,越来越受到人们的鄙夷。在这样的背景下,我们是不是脚踏实地做一些事情,让我们的后辈能够知道真正的学术、真正的学者的真相?以往人们说不破不立,要我说,真的、善的、美的立起来了。假的、恶的、丑的必定会不攻自破,当然,这也是一个历史的过程。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