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阳光下的思考  

2014-01-31 18:18:1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阳光下的思考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人就是这样的一种怪物,总能够把许多主观强加给他所在的世界。这倒不是说人的主观完全是荒谬的,只在表明客观世界在人主观面前的软弱。比如有人突然觉得无趣,他眼中的世界就变得苍白;如果他突然觉得兴奋,世界好像也是笑容满面的。所以,每个人的世界就是他自己变动不居的心灵及其在环境中的效果。反过来也成立,即每个人的世界就是他所在的环境在他心灵中的效果。简而言之,个人的世界就是以主观为灵魂的客观存在。就说今冬的我,忙碌平常,多为琐事,其实并没有外来的约束,不过是无法忍受空寂的精神,权且用琐事填充而已。故而,时有困顿,但劳而无功。若说有功,就是无功之劳让我的精神没有因为空寂而死亡,当万物即将复苏的时候,我的精神也能缓缓抬头。不知道有多少天了,总把不可名状的急切转化为对今冬无雪的感叹,冬日的阳光本不算坏,在我急切的心情里也没有了任何色彩。我知道,思考始终存在,只是像一片一片的云一样飘来飘去,没有外在的条件可以把他们凝结成雪花或者雨丝,也就没有成型的思想。

当下,窗外的阳光把我欲思考的一部分头影照在写字桌上那台笨重的打印机壁上,另一部分头影与深色的桌面混在了一起。眼前,有水杯、卫生纸卷、手机、耳机,还有一副平常的老花镜。我意识流般地在键盘上敲打,思考如水,在阳光下流淌。

我无法不想到尚有余温的2013年,这一年按照中国人的讲究是我的本命年。本命年,犯太岁,运势低迷,无喜有祸,每到这一年,许多讲究的人会心有恐惧,进而战战兢兢。对于这些,我历来是没有意识的,因为没有意识,本命年也是糊里糊涂度过的。1977年是本命年,细节的记忆没有了,但大环境是“拨乱反正,百废待兴”,高考制度恢复,我上了初中;1989年是本命年,大环境是特殊的,我研究生毕业,走上工作岗位;2001年是本命年,我从漂泊中回到了大学;2013年是本命年,我的工作有了一次戏剧性的变化。临近知天命之年,回顾4个过往的本命年,还真觉得了一种不同寻常。然而让我深感欣慰的是,除了已经遥远的1977年,随后的每一个本命年都有一个完满的结局。若以结果论成败,本命年于我来说基本上是一种朝着积极方向的转机。所以我就揣度上天是不是为了让那些本命年的人们不可懈怠,就像如来为唐僧设障考验一样,为人们设置一些具有挑战性的问题。

属相就是一种民俗产品,太岁只是聪明人创作的一个神界神物。作为文化,不就是要约束和警醒平常懵懂的凡人吗?像我这般虽算不上懵懂却不大讲究民俗的凡人,应着民俗做一些阶段性的思考,也不失为一种策略。人的不断成熟一定需要阶段性的反思。我们不妨把本命年作为一个周期性的反思时间。

回顾刚刚过去的一年,具体的故事,好像已经模糊,但总体的感觉是清晰的,可以用平静来加以总结。具体表现为:在他人看来的大事,在我这里不痛不痒;在他人看来应该力争的事情,在我这里什么也不是;在他人看来危害了我的人,在我这里,莫说恨,连想也想不起来。心死了?好像不是。应该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阿Q精神?好像不是。应是悟通了自然、人事。在我的心底,物与己同归于自然的流变,人事则是种种在历史中生成的文化游戏。自己的或他人的好坏、得失,在无尽的自然力面前又算得了什么?各种文化游戏,若站在它的外面观瞧,会有一种事不关己的超脱,若是陷于其中做了别人观瞧的对象,岂不悲切?且不论在游戏中往往付出多于回报、失意大于得意,即便成为游戏中的赢家,一个人灵魂的损失哪是可以度量的?有时候,我庆幸自己早早就意识到了这一切,从而能够轻松地活着、想着、做着,有时候又后悔自己早早知道了这一切,从而失去了自得其乐地陶醉于各种游戏的动力。我的后悔自然不是价值观意义上的,而是在技术层面目睹那些糊涂人以人格的残缺为代价进行游戏却自得其乐,继而想到自己如果是糊涂的,不也可以自我陶醉、毫无羞愧地参与各种游戏吗?更让我不安的是,当糊涂人加上装糊涂的人遍地都是的时候,清醒的人还算清醒吗?

按照功利的认识,人们会说那些装糊涂的人,比糊涂人清楚,又比清醒的人识得时务,属于有智慧的人。对于这种认识,我是不能苟同的。相反的,我倒觉得装糊涂的人比起那些糊涂人在人格意义上更见得可恶。糊涂人为恶,属于不知而为,装糊涂的人为恶,则是为了利益,刻意为之。因是装糊涂,他们心中偶尔会有矛盾,最终是利欲熏心心渐黑,当然比不辨黑白的糊涂人更加可恶。

我自信不糊涂,也不装糊涂,装孙子的事情我不屑于做。因而,我只能做一个坚定的清醒人。对于我这样的表现,有惋惜的,有怀疑的,当然也有不喜欢甚至讨厌的。那么现在,趁着有兴趣思考的时候,我一一进行应答。那些惋惜我的人,我知道你们是关心我的,不忍我饱读诗书却不若那些腹中空空、人品败坏的人飞黄腾达。我感谢你们,同时要与你们分享一些道理:闪光的不一定是金子,也许是驴粪;飞腾的不一定是雄鹰和云龙,也许是苍蝇和小丑。饱读诗书是为养华贵、浩然之气,何必羡慕那些浮云草芥?莫不知“伦常乖舛,立见消亡;德不配位,必有灾殃”之说吗?那些怀疑我的人,一定是不相信在这个市场的、功利的社会里还有我这样的人。我要告诉你们,怀疑是你们的权力,但不要以为美好的东西只存在于理论的构想中,清醒而不装糊涂的人虽然少些,但从来就没有绝迹。对于那些不喜欢甚至讨厌我的人,我要告诉你们,我并不是天生的清醒,就是为了让更多的人认清你们的丑恶才如此坚定的。因为我知道,你们对我的不喜欢和讨厌中充满着恐惧,那就在清醒面前发抖吧!

我算不上一个斗士,清醒也使我几乎不会做不理智的事情。对于美好,我自然赞扬和追求;对于邪恶,我虽然嗤之以鼻,却也不会有消灭的行动。我知道,如果环境不良,苍蝇是打不完的。清醒的人不必把时光浪费在与邪恶者的博弈上,而应该把自己的创造力投入到自认为有意义的事情中去。人生有限,为了心中的美好理想,与狼共舞,又有何妨?清醒的人并不必然是羊,也可以是虎。这就是我的人生哲学。我是与环境保持一定距离的,但不与环境对抗。怎样就能够与环境保持一定的距离呢?必须有自己的世界。这样,一个人就不会因拒绝一猛子扎进俗世的游戏中而惶恐和孤独。为什么不与环境对抗呢?因为谁也离不开环境,还因为与环境对抗的结果只有失败一途。人生一世短暂,即便我们不能成功,也不是为失败而来的。

说实话,我有时候窃喜自己的狡黠,与环境保持距离让我拥有了更多的时间和空间,生命的资源格外的丰富。不过,也是由于与环境的距离,有朋友说我少了些人脉。我的想法是,人脉无疑是一种资源,如果要让我用时间和空间甚至还要搭配一些尊严来换取人脉,我是不会选择的。我们要人脉做什么?答案是当遇到难题的时候会有援助之手。道理上是对的。但揭开人脉的面纱,其实就是一个个情感和利益的圈子。当我们孱弱的时候,当社会公义不彰的时候,当目的不纯的时候,人脉尤其重要;反之,你强大了,社会公正了,你做的又是符合公义而非不正当的一己之私事,人脉又有什么用呢?

现在的人们心有点累,不能逃避的生活责任和本不该有的外在压力,让人们在平常的空气中都喘不过气来。与生俱来的赤子心态随着成熟不翼而飞,现实与功利像病毒一样侵袭着人们的精神,真诚成了简单,高尚成了幼稚,越是良善的人,越显得无力,更糟糕的是,下贱变成了才能,欺骗变成了成熟。我也承认这些都是事实,但并不是无法解开的死结。每个自感无力的人都检查一下自己的心态,是不是不同程度地艳羡了那些下贱的骗子所获得的利益?尽管骗来的、偷来的、抢来的糖也是甜的,但有廉耻的人会因此而去做骗子、小偷和强盗吗?人世间的事情就是一种游戏。农民打下粮食,一部分卖给国家,一部分自己享用,还有一部分被麻雀和老鼠吃了,这就是一副自然的图景。农民会因为有麻雀和老鼠就不种庄稼了吗?

社会逐日文明、进步,有阳光的日子会越来越多,阳光下的罪恶会伪装和遁逃。龌龊者虽有所获,却付出了龌龊的代价,实际上是值得同情的。高尚者虽有所失,却获得了高尚的荣誉。如果我们选择了有尊严的人生,选择了坦荡的心态,我们就坚定地在阳光下思考、在阳光下行动。不齿于人的行为本身就是一种巨大的代价,而且对于个人的发展来说是一种愚蠢行为。高尚的人实际上是强大的,他们不需要蝇营狗苟,不需要投机钻营,就可以实现自己的理想,还能够在做事的过程中形成好的口碑,可谓一本万利。难道我们不应该走这样的阳光之路吗?

  评论这张
 
阅读(24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