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教育者不应背负培养圣人的包袱  

2013-02-06 22:11:05|  分类: 文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访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刘庆昌院长

《德育报》2007年5月7日第一版  

本报记者   周炀     

编者按:刘庆昌,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院长、教授、教育学博士,在教育哲学研究方面颇有造诣。他的《教育者的哲学》一书针对我国基础教育领域的诸多难题,从教育本源上提出了自己独到的思考和对策,受到广大中小学教师的欢迎。日前,本报记者专访了刘庆昌教授,请他从教育哲学的角度对当前学校德育工作的诸多难题“把诊号脉”,提供良策。 

教育者不应背负培养圣人的包袱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简单化劳动”产生大量教育问题

 

了解刘庆昌教授的人,有人称他是“智者”,有人称他是“狂人”。上大学时,他读教育学本科,却凭兴趣学习了中文系和哲学系的主要课程。1989年硕士毕业后,他在一所师范类院校进行了一项以“培养学科教育家而非教书匠”的改革实验,成效显著,获1993年国家级教学优秀成果二等奖。1998年,他辞去公职,先后在山西两所较大规模的私立中小学任校长。2000年到山西大学教育科学院任教至今。其间,2004年获西北师大教育博士学位。这些经历让他对中国教育有了深切的感受和认识,因此他总是提出一些尖锐的、与众不同的观点,形成了他犀利而务实的学术研究风格。    

面对当前包括德育在内的诸多教育难题,刘庆昌教授认为,这是因为有相当数量的基层教育工作者的教育劳动太过“简单化”。他说,在中小学担任校长期间,他每日目睹众多的普通教育者“仍使用着属于近代甚至古代的教育方法和技术”,他“惋惜许多资质优良的教育者因缺乏教育者应有的职业底蕴而成为等闲之辈”。他认为,作为一名教师,教学的方法和技能、技巧固然重要,但教育思想和思维显然更为根本,而这些思想和思维要从对教育的“哲学式思考”中获得,这就是他选择教育哲学作为自己研究方向的原因和动力。    

就德育而言,德育工作者应该如何从哲学的高度认识自己的工作呢?刘庆昌教授提出了这样的观点-- 

   

正视学生的本能需要

     

对“屡教不改”的学生,很多教育工作者都深感头痛和不理解,有的教师对这样的学生还施以各种惩罚,但效果一般都不太好。刘庆昌教授认为,如果从教育哲学出发,对这样的学生就会有不同的认识。     弗洛伊德人格理论认为,人格是由本我、自我和超我三部分组成的。“本我”遵从快乐原则,是一种本能需要的体现;“自我”遵从现实原则,是个体融入社会需要的体现;“超我”遵从理想原则,是有利于社会和大众的高尚目标的体现。一个人在受教育甚至在一生的过程中,都是以“自我”的形象出现,但这个“自我”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而是一直在“本我”和“超我”之间摆动。人与人的区别在于这种摆动有的人是明显的,有的人因为“文饰”的较好,这种摆动不明显。这样看来,“屡教不改”属于一种十分正常的现象。刘庆昌教授认为,这一理论可以启示教育者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