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心胸  

2013-01-11 22:59:0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心胸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心是心脏,胸是胸膛、胸腔,它们是我们身体的一部分。可是“心胸”在我们的语言中,就不是心和胸的简单相加了,而是往往表达一种揉合着人格和思维的心态。说一个人心胸开阔,就像说一个人有智慧,在听者那里是愉快的;说一个人心胸狭小,就像说一个人愚蠢,在听这那里是不愉快的。至少在公众的标准里,有心胸是一个褒义词,没有心胸则是贬义的。
      有心胸的人,脸上没有写着字,只有与他相处,才能感受到他那宽广的胸怀。这样的人并不必然是老者,但一般会有老者的宁静;并不必然满面的笑容,但我们能感受到与他相处的自在;并不必然豪气冲天,但我们能感受到他骨子里的侠义;并不必然体贴入微,但我们能感受到他人性仁善的光泽。他们大多是一介平民,但宽阔的心胸总让人想到平凡而伟大的真实性。他们是慈善的,但不是世俗意义上的慈善家,因为他们只是把宽容、理解、善意捐献给了生活,奉献给了在他之外的人。
      没有心胸的人,脸上也没有写着字,只有与他相处才能感受到他那狭隘的思维和自我中心主义的人格。不可以为没有心胸的人都是瘦骨嶙峋的,他们中间有许多胖子;不可以为没有心胸的人一定地位卑微,他们中间有许多权贵;也不可以为没有心胸的人都是语不饶人的人,他们中间有许多是木讷的;更不可以为没有心胸的人总与人争吵,他们中间有许多是沉默寡言的。无论一个人的性别、年龄、地位如何,一旦没有了心胸,总能让我们领略到高大背后的渺小、笑容背后的丑恶、蜜语背后的尖刀。
      心胸究竟是一种什么东西,自古以来总有人在思考,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这不是一个传统科学可以回答的问题。既不是生理学问题,也不是科学的心理学问题。所以,我们没有必要就心胸问题求教于任何的科学家。我们所关心的问题的答案实际上就在每一个思考生活者的头脑里。搜索我们的文化,关于心胸的议论俯拾皆是。“心胸豁达,足能含万物;心胸狭隘,无能容一沙”,“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等等。
      人们通常是把有心胸和宽容联系在一起的,这说明有心胸的人必然是有宽容心的人。但需要知道宽容绝不是有心胸的全部,甚至也不是有心胸的核心意含。在庸常的逻辑中,宽容他人,意味着他人是有错的,而我们不斤斤计较,放人一马。这样的现象表面上是有心胸的表现,实质上包含着一种居高临下的优势心理,有时候恰恰可以出自一个狭隘的人。彻底的有心胸,可能基于善良的天性,可能基于耳顺的智慧,也可能基于某一种合理的信仰。这样说来,有心胸与学习和经历颇有关系,但不只是学习和经历就可以得到的。
      我们都喜欢有心胸的人,孔子说过“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谁愿意做小人呢?若要远离小人的境界,就需要修炼自己的心胸。尽管心胸有天然的成分,总体上还是一种修养。这种修养既有思维上的,也有人格上的。思维开阔的人,心胸就容易开阔些,思维狭隘的人,心胸就不容易开阔。利他的人格容易支持宽广的胸怀,极端的自我中心没有办法摆脱猥琐与耿耿。没有心胸的人一般活得很累,因为他们提不起、放不下,若是男子一定不是男子汉,若是女子,一定不是大女子。
      世界是多元的世界、运动的世界,是属于大家的世界。如果能认识到这些最为基本的道理,我们就不会执著于一元,就不会静止地看待世界,就不会过度地自我中心。接受多元,我们就能够欣然接受不同于我们的人和事;接受了运动,我们就不会把任何的人和事看成静死不变的东西;接受了大家,我们就很容易忘掉可怜的一己之私。
      在无边无垠的空间里,我们是微小的;在无始无终的时间里,我们是暂时的。宇宙即心,心即宇宙。心有多大,世界就有多大。假如我们想拥有世界,那就让我们先拥有心胸。

  评论这张
 
阅读(26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