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学术之道  

2012-10-11 23:03:3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之道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我不准备就学术是什么进行说明,原因是即便辨明了学术的本意,对于众多的学术研究者来说也会是陌生的。与其这样,倒不如去揣测一下这许多人心中的学术是什么样子。在他们的思维里,学术大概仍然是学问,但他们所进行“学术研究”就很难配得上“做学问”一词了。所以这样讲,是因为做学问若不是通过创造性的经历寻求真知,最起码也应是对旧有的、有意义的文化物进行整理和说明。否则,所谓“学术研究”的产品,就会是今天琳琅满目的学术垃圾。

学术是认识专门化以至专业化的结果,也是研究者共同认识的基本背景,因而,学术,进而学术研究,当然是人类认识文明的重要标志。而且,人类的文明进步,也越来越与学术研究界有了不解之缘。然而,如此认识的前提是学术研究人员都是受过专业训练,并对学术拥有忠诚的人。反之,如果学术研究者没有经历专业的训练,且无至关重要的对于学术的忠诚,那我们就很难说学术研究是一种与文明相关的事件了。

没有经历专门学术训练的人,并不只是不从事学术研究的其他行业的人员,这样的人在今天中国的大学也是屡见不鲜的。尤其是从事人文、社会科学工作的一些人员,对于学术和学术研究,虽非一无所知,但至少是一知半解的。我说一种现象,在大学的文科,人们习惯于“写论文”这一说法。张三见了李四,会问到“今年写了几篇”;学校考核教师,也是看“今年在规定的刊物上发表了几篇”。几乎没有人问询或考核一个研究者“今年解决了什么理论或实践问题”。在这样的背景下,以求真知为使命的学术人只能隐匿在旷野哀叹。

由于不谙熟学术之道,一些人很难对学术有敬畏之心,自然就无法奢谈他们对于学术的忠诚。那么,视学术为儿戏者、视学术为获取庸俗利益的手段者招摇过市就不足为奇了。学术的生命在于创造。没有创造不能算是学术,若不能创造,还花费了许多公共的资源,必然属于失德。实际上,我们对这种失德者的批评是毫无力量的。因为,失德者存活的土壤现如今还是比较肥沃的。以往我对好多事情大惑不解,现在我就能彻底理解。

理解了那些事情,并没有使我灰心,反倒坚定了我对于学术的忠诚。如果过去偶尔还对某些浮名俗利有所动心,现在就变得极为平静。在追求真理和个人成长的过程中能始终保持完整的人格,一个人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记得一段相声中说,金奖银奖不如老百姓夸奖,鸭掌鹅掌不如老百姓鼓掌。作为学者,创造了,而且创造的东西为他人的思想和行动注入了力量,应是最大的成功,他们会心安理得地为了自己的创造而会心地微笑。而那些惯于借鸡鸣狗盗之技猎取名利者,恐怕就只能带着卑琐戚惶的心理窃喜了。

我曾对学生说:“如果你们想真做学问,一定要记住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也许听过这话的学生并没有上心,而在我这里是极为认真的。我讲这句话,自然含有前辈们“要做学问先做人”的意义,但也有自己独特的思索。大概有两方面的意思,一是带着一股正气去做学问,才配得上追求真知的事业;二是在求真知的道路上,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会降低成本。像一想那些把学术作为获取名利手段的人,他们最终除了得到转瞬即逝的名利,还得到了什么?而为了那点可怜的名利,使自己在人格意义上体无完肤,何苦来着?

学术之道是人间正道之一,这条道路上理当行走着有纯粹心灵和浩然之气的男士、女士,世间会因此而多一道靓丽的风景。现在,这条道路还有些高低不平,修路的和养路的都漫不经心,使得许多龌龊之辈堂皇招摇。而且,我们还不可天真地以为过上几日学术的正义就能回归,成熟的做法应是不要理会那些败类。我相信,当无人喝彩之时,那些最在意掌声的人,就会因所获无聊而去寻找新的饲料。

(写于2008年)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