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愿意·可以·能够  

2012-09-03 06:59:1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愿意·可以·能够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生命就是时间。生命的意义就是一个人在属于自己的时间里做了什么。如果所做的只是为了生命,人就是苦累的、悲切的;如果生命是为了所做的,人就是幸运的、幸福的。那么,幸福的前提就是人不为生命所累,并能够把生命作为资源做自己想做的、可做的和能做的。反过来,如果一个人做的是自己不想做的,心里必然会感到别扭,即使时间长了能够适应,也是以心里的麻木为代价的;如果一个人做的是环境不允许做的,心里难免会有防范,也许习惯了也就有些坦然,但那是背离公义的,路会越走越窄;如果一个人做的是自己不能做的,一方面会费力,另一方面还会心生自卑。而一个心里别扭的人,一个背离公义的人,一个自卑的人,绝不会是一个幸福的人。
      想做什么,是人的意愿,这里面有人的兴趣、人的选择、人的权利、人的自由,总之,它的实现是生命解放的象征。做了自己不想做的,自己想做的却做不了,不就是一种被奴役的状态吗?可以做什么,是环境的约束,这里面的成分就复杂了,可以来自强权,也可以来自公义,不过在文明的、平静的社会里,主要是来自公义。公义,可能是正义,也可能是众义,无论是哪一种,一个个体都必须服从它,才能够得体地、安全地行动。听起来,好像是公义使得人成为不自由的和未被解放的,但这就是社会的人的宿命。能够做什么,是人的能力问题。人不是万能的,任何个人都不可能是"万能胶"、"万金油"。相反的,每个人的能力都是有限的,广度上有限,高度上也有限。所以有俗语说"天外有天,人上有人"。如果有人不能对此有深刻的认识,必然是一个可悲和可笑的人。  
      一个人在世上总是要做事情的。从个体出发,第一个问题自然是想做什么,我们的生命意识、生活追求,都在这里集中了起来。不过,在做之前,必须思考一个问题,即我们想做的,是不是环境允许做的,也就是问一问自己想做的是不是可以做的。如果可以做,还要分析一下是否有能力做。自然,如果我们想做的,既是可以做的,也是能够做的,那就义无反顾地去做就行了。这样的做,于个人、于社会,皆大欢喜。然而,人生更多的时候是别扭的。想做的,不可以做,别扭;想做的,也可以做,却无能去做,别扭;想做的,有能力做的,却不可以做,别扭;依我看,最好的情形当然是想做的,可以做,也能够做;虽然不想做,但可以做,也能够做,次之;有时候,想做的,也能够做,但不可以做,若是不违背人类基本的道义,且符合人类根本的利益,也不妨去做,只是要壮起胆子,准备牺牲。历来的壮士、英雄,以及思想上的先行者就是这样的。


      (写于2009)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