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今岁雨多  

2012-08-12 13:16:3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今岁雨多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很久没有写一段文字了,这对于一个与文字结缘的人来说差不多就是堕落了。也不是没有尝试过书写一点心情或思想,但好几次坐在书桌前,都觉得腹中空空,欲思欲想,无思无想,只好未开端就放弃,自觉无趣甚而无助。随手拿起一本可爱的书看,剔除一切的知识和思想,只读故事,权当是找了一位路人自个儿掏腰包邀人家到茶馆聊一聊。这样的日子久了,会让人乐不思蜀,并怀疑自己过去所忙碌的事情是否真的有意义。

其实这还算不上什么。隔些日子,有非同道者邀去吃酒,满桌子都是功名利禄,才让人觉得像是白活了许多年。加上今岁雨多,人容易生闲,酒肆的生意特别好,我就有了较多感受白活的机会,也算是上天惠我。今日醒来,觉出窗外有风婆娑,推开窗户,如诗的细雨,打得树叶新绿,地皮潮湿,心中也有了今岁雨多的观念。今年的雨还真是多,都成灾祸了,街道成了河道,村庄成了汪洋,还有许多同胞的生命被雨夺了去,岂非上天之罪过?自问这暴戾妄为的也是自己喜欢的雨吗?是。内心的声音告诉我,是,就是说我还可以继续喜欢。

八月初,应是预报有雨的时候,我回了老家。老家夏日酷热,我自然希望有雨同行,实际上并没有如愿,天气预报从来就没像今年这样不准过。自己倒也没有情绪,但高温却难免会蒸发一部分冷静,让人很容易对平常的事端有不平常的对待。烈日下快走的人总容易发火。忍不住烈烘烤的人总容易哭泣。因而,在老家也就是匆匆地看看亲人,更多的时候还是躲在有空调的房子里。不自觉地要打开电视,又不自觉地要换到评论节目,恰好遇到报道一殷实人家因金钱财产鸡犬不宁,兄弟反目,亲子背离,联想起以往的类似记忆,顿觉得金钱真是个魔鬼,它能让原本正常的人心灵扭曲、人格变形。

据观察,没有钱想有钱,一些人容易利欲熏心,不择手段;有了足够的钱,一些人就容易烧起来,会不问时空地炫耀,通常还伴有病态人格。我是目睹过此种病态的。有的表现为非理性的趾高气扬,其实别人不曾花他一个钢镚儿;有的表现为莫名其妙的指点江山,其实他头脑里的江山也不过就是他那一堆有数的金钱。金钱就像黑洞,能够抽空人的理性,让一个人时时想到它所拥有的那点可怜的东西;金钱又像吸尘器,能够吸附一切消极的人格品质,让贪婪、吝啬、野蛮与人同在。

说远了,这与今年的雨有什么关系呢?说点眼前的事。这雨后的大小树木那个悠闲,还有一些优雅,阴沉的天让树的绿没多么鲜艳,却使它的绿多了几分柔和。此刻,与窗外视野内的若干挺拔的老槐树对视,它们的姿态已经勾起了我的倾慕与向往。细雨带来的清新有时候能让我感动都流泪。泪是心雨吧。泪可能会暂时模糊心灵,但尘埃落定,心灵会更加澄明。古诗说感时花溅泪,而现在的世界很难让人触景生情。一部分人如欲喷的火山,一部分人则麻木了。我大概仍处于愤怒和麻木的撕扯之中。

有时候,本真的性情驱使我拿着鞭子走向丑恶,有时候,蚍蜉难撼大树的心态又驱使我独善其身。若真糊涂还则罢了,清醒的沉默才是折磨人的妖婆。沉默之时,偶有懦夫的立场,就寄托于自然界的雨、雪或者冰,想象着狂雨的荡涤、暴雪的覆盖和坚冰的封冻,也不去想此处的丑恶会被雨冲到何处、阳光雪融之后丑恶的现行或者坚冰融化之后丑恶的得志猖狂。眼下是雨,分明更大了些,路上的人奔跑,顶着伞的也不似漫步,远远地看,迷雾茫茫,美丽的也模糊了。

近处有一辆黑色的越野车,疾驰而过,溅起的水花惹恼了行走的人,那人骂骂咧咧的。车里的人可曾想到自己的冷漠和蛮野破坏了整个世界的和谐。说来也有趣,开着车时,总埋怨路人的迟钝,做行人时总打恨开车人的无良。要说这人真是个相对的存在,不知道何时何地的自己才是真正的自己。突然想起很多年前一位美国老师讲述他小的时候坐着父亲的车,他的父亲是巴哈伊教徒,每见行人滑到便下车扶助。如果世上的开车人都是那样的,人间岂不也是天堂?只是世上的人不尽是有信仰的,因而好多人想问题、做事情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的。自我成了中心,世界就成了背景,别人都到了边缘,于己全然无关了。我们古人也说,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结果我们的世界就变成了冷冰冰的沙漠。外在的仪礼也不过是对冷漠的修饰。

每个人都不免修饰,但我内心是不喜欢修饰的,修饰让行为华丽,也让生活化为欲望的躯壳。生命不能没有能量,对于能量的需求也能够让偶然来到这世间的人充满活性,所以欲望是不能缺席的。但是过分的欲望最好还是用理智规制以下,否则修饰就会转成劳务。合理的修饰连同合理的欲望才是生命的闪光之处。人只一生,我只一人。热烈也是一生,宁静也是一人。热烈同海燕者要风雨猛烈些才过瘾,宁静如平湖者则要湖边只有森林,就是梭罗也应走开。而人是渺小的,上天要你热烈,你惧怕风雨也枉然,上天要你平静,你心仪梭罗也是虚空。

有一日,梦到湖边,连天潮润,雨打浮萍,我与水珠相看无语,心何所依存?



  评论这张
 
阅读(1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