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临冬  

2012-07-27 23:17:44|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临冬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世界是那样的静,也恰好是早晨的天,混沌朦胧,看不出青天白云。在这个大背景下的无数高大的老槐树,最灵敏的叶子,也纹丝不动,让人觉着这世界好像已经死了,最多也就是弥留之际。窗里的我,出神中和这个死的世界竟无法分开,在那世界的眼里,我与那沉睡在地上的片片落叶也无区别。早晨出来,在路上,我就注意到满地零落的枯萎,好像一念间还有了怜惜的情绪,随之觉得有限的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就意沉沉地往前奔,虽然不知道终点究竟在哪里。

我眼前,在窗外的老槐树上,有一团很大的西瓜一样的东西,是喜鹊的窝。不用攀上树,我也知道是喜鹊用一根根细小的树枝搭建起来的。小时候,在乡下,喜鹊衔枝搭窝的情景我是见过的,那时会偶尔想到父母的辛苦。而在此刻,望着那混沌的天幕下树枝交错中略显孤独的雀窝,我想到的是那分明是空巢的以往,有过多少欢声笑语。这时我拉开窗户,冬的发丝已见飘动,秋天正如被解雇的老员工,打点行李,去寻找记忆中的老车站。天气预报讲,未来几天,大风降温,那就让该刮的刮,该降的降吧,哪一年不是如此呢?谁还会指望这世界再有什么新花样?

时间真过得快,不知不觉中,竟然走过了一半的生命旅程,真不知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过往的岁月,固然没有沸腾与惊惧,但同样的不堪回首。对于历史的意识越是模糊,人就越能感受到心灵的苍老。就像现在,对于立刻要造访的凛冽寒冬,几乎没了感觉,其实这就是苍老的表征。小时候就不会是这样,记得每一年冬来之际,我都有一种惧怕,会想象手脚冰冷的样子,会想像晚上睡觉刚入被窝时的冰凉感觉。可现在不怕了,一是因为身体的耐受力增强了,再就是因为各种感觉因老化而麻木了。

天并不因为人的麻木就不冷了,冷不冷只是人自己的感觉而已。既如此,当人的感觉麻木的时候,天的冷还有什么意义呢?任未来的风尽情地刮,任温度降到可以冻裂磐石,于麻木的人都是无关的。我又在想,窗外鹊窝里原先的喜鹊都哪里去了。是什么原因让他们离开了自己亲手搭建的小家园。即便明年的春天还会来,但离家的喜鹊还会回来吗。我的疑问并不含有多少担忧的成分,倒是有几分清晰的感叹,感叹着一切的生灵的生命无常。

阳光开始了它例行的照射,槐树的枝及其上稀疏的黄叶上,有了积极的颜色,偶尔飞过的什么鸟儿,和窗外大路上行人的脚步,逐渐拉开了天复一天的序幕。啊,简直是奇迹,就在那棵有巢的树上,竟有两只喜鹊叽叽喳喳地叫着,原来他们就在巢中,现在应是他们晨练的时候。我迷信喜鹊可以报喜的说法,向他们,向他们的巢,投去善意的光芒。这时刻,他们还是喳喳地叫着。莫非在笑我临冬的零落?


      (写于2010年秋冬之际)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