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故乡·母校  

2012-07-24 12:06:26|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故乡·母校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故乡是旧时的乡,它在游子的梦中;梦是心灵深处的渴望,它美而遗憾。游子们知道,故乡越来越不属于自己,也知道从离开故乡的那时候起,他就有了无数的故乡。


       我故乡的人们因子夏而自豪,可子夏会以我的故乡为故乡吗?史书记载,子夏是春秋末年的晋国温人,他的故乡实际在今天河南温县的西南。我故乡的人还始终认为司马迁是本地的,而不是河对面韩城(夏阳)的人,司马迁若有灵,该认何地是故乡呢?

有幸在大雨中,站在龙门,望着儿时就熟悉的索桥和钢桥,追想鱼跃龙门的传说。黄河的水厚厚地向禹门口涌去,吕梁山在轻雾里像我儿时熟悉的老汉们一样,静静地任着日月随水流逝。


       经营游船的河边人,炸给我们一盘黄河小鱼,就着啤酒,别有滋味。同行者边吃边说那些鱼儿很可怜,小小年级就被生擒活炸,而我却在那美味中有些麻木,并没有怜惜过口中我那些原在水里的小老乡。

 

雨不住地下着,头顶的伞,并不能阻挡粗雨打湿我的裤腿。拾级而上,还是那熟悉的一百三十七阶。在真武庙前,又看到两个侧门上的“钟灵”“毓秀”的字样。二十七年前,我的高一语文老师兼班主任,就是在这里问我们同学,你们知道“钟灵”“毓秀”是什么意思吗?他诗人般地自答道:“这是说我们河津这块地方,聚合了天地之灵气,可蕴育优秀之人才。”如今雨中的我暗忖自己是否沾了故乡天地的灵气。

 

回到当年我读书的县中学,却寻找不到当年一丝一毫的影子,时光几乎带走了我记忆中的一切。教过我的老师,有的已经作古,有的在颐养天年,随着我们的长大,那一代人已悄然退出了三尺讲台。

 

眼前的母校,对我来说是陌生的,所以,我并没有产生任何的激动。客套的话虽然讲了些,似乎该有的情丝却没有被牵动。交杯换盏之间,分明是新相识的人们在演练着毫无个性的礼仪。


       我的母校在过去,在我少年的岁月中;我的母校在有瓦房、有菜地、有土墙的地方,在我的老师们年轻的时候。如果母校只是一个名称,那人生也不过是一场梦幻。今天,瓦房、菜地、土墙,还有我的老师们已经被大楼、草坪以及新生一代教师所代替,母校只能在我的并不很多的梦中。


  评论这张
 
阅读(1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