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我属于教育——1999年教师节大会上的演讲  

2012-06-21 17:32:45|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属于教育——1999年教师节大会上的演讲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我原本不想用大家的时间讲个人的事情,后来我想通了。作为普通教师的我,和大家或许有相近的体验,所以,我可以作为大家的代表。当然,我还是我。人们在回忆自己过去的时候,心理是纷繁复杂的。有的人因有过多的遗憾而喟叹;有的人因岁月风流而自豪;有的人则可能因碌碌无为而过分地自责。而我在回忆自己并不算长的工作生涯时,除了自嘲,还是自潮。
      曾以一度,我能言善辩,用不乏狡黠的聪明和夹杂着诡计的语言,战胜了一个一个的别人。记得有一次在辩论游戏中,我坚持天地间定有神灵,我的一位同样善辩的同学问我:“你说有神灵,那在什么地方呢?”我几乎不假思索地反问道:“你说没有神灵,那神灵不在什么地方呢?”对方理屈词穷,我轻易地取得了胜利。许多人说我应该学习法律,做个大律师。
      曾有一度,我醉心韵律。律师、绝句、长短句,无不尝试,心想着做个诗人一定是人生绝妙的选择。于是,林间、河边、山中、树下和人流里,留下了好多对自然、社会和人生的吟唱、咏叹。在蒙受打击的一个秋末,我留下了“秋来风依暖,叶落树犹欢”的诗句;在春风得意的一个初夏,我写下了“急掠燕赵地,惊回三晋国”的自豪;在滚滚东逝的黄河边,我唱出了“史与诗在奔流”的乐章。许多人说我应该去学习文学,做个大诗人。
      曾有一度,我走火入魔。每日游离在孔孟老庄、西方思潮之间,既羡慕君子的伟岸,又追求真人的超然,还能从对智慧的恐惧中获得崇高的体验。在八十年代初,就臆造出所谓的“人学”体系。以至许多人劝我应该学习哲学,做一个大哲学家。
      然而,我终于没有做了律师,也没有做了诗人,更没有成为哲学家。在没有任何遗憾和喜悦的情况下。做了个普通的再也无法普通的老师。可有一次,在返回故乡的列车上,一位老先生却说我不像老师。当时的情景时这样的——“小伙子,做什么工作?”“教师。”我微笑着回答。老先生说:“不像,不像,真不像个做教师的。”尽管能体味出老先生的恭维,我还是半开玩笑地说:“谢谢您的批评。”
      其实,天知道,我的确是个教师。我虽然没有慈眉善目,但我又不灭的爱心;我虽然没有八斗五车之才学,但我有完整的灵魂。能言善辩给了我语言的魅力;梦幻般的韵律给了我青春的活力;孔孟老庄、西方圣哲给了我育人的智力。外表的冷峻掩不住我生命的火焰,衣着的随意挡不住我对真善美的追求。
      八年的教师生涯,已使我与教育合而为一了。谁重视教育就是尊重了我,谁轻视教育就是侮辱了我。八年的教师生涯已使我悟出教育是一项爱者和智者的事业。只有兼具爱和智慧的人,才有为师的资格。我深知有智无爱的人无心搞教育,有爱无智的人无力搞教育。我不知自己是否算是智者,但可以真诚地讲,我使一个爱者!我爱人类,我爱有灵魂的人类,我爱塑造人类灵魂的教育事业!
      我不是个宗教徒,但对宗教出奇地有了一种宗教心态。我时常分不清我和教育究竟谁是谁。这时,我只能说:我属于教育。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