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学术风气的转变  

2012-06-18 15:04:3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术风气的转变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现在的学术风气实在是不好,这种不好首先是一种笼统的感觉,真正追求真知的人少了,至少在比例上少了。如果说具体一点,学术风气的不好主要表现为伪学者的招摇过市和学术研究的功利化和庸俗化。什么是伪学者呢?就是那些并不以学问为业,却拥有只有学者才可以拥有的教授、博士、硕导、博导等头衔的人。我曾说过,这种状况的形成,既有那些伪学者个人不自知的责任,更大的责任是我们的学术机构,比如大学等,出卖了自己的学术尊严。其根源在则在于资源分配的权力集中于权力机构和权力人物。学术研究的功利化和庸俗化,主要是一部分以学问为业的人,失去了对学问的忠诚,直接为了金钱和荣誉而工作和运作。工作还好,尽管那样的工作很少有什么意义,可毕竟是一种劳动的结果,而运作就显得可恶和庸俗了。

说到运作,我想有良知的学人都是深恶痛绝和十分无奈的。运作,主要是一个“跑”字。跑课题、跑经费、跑获奖、跑发表,跑学位点等等,人所共知,已经是一种不用遮羞的公开恶习了。之所以长“跑”不断,是因为“跑”总是有结果的,以至于大学也会把“跑”列入工作议程和计划,当然也是出于不得已。许多同仁都会幼稚地发问,难道我们的政府部不知详情吗?政府当然是知道的。至于知道又不有所作为,我想也许是问题艰难或者很有苦衷吧,但客观上就是没有作为。由此导致那些腿长善“跑”的人们,从这种不合理的制度中大得其利。真正的学人并不羡慕那些“跑”有所成的人,当然对其中的许多也无反感。只要一个人在“跑”的过程中还想过学问,就可以被理解,毕竟是“鸡蛋”先有的缝。而对那些寡廉鲜耻的人,我们就会嗤之以鼻了。

人事的运动是充满戏剧性的。当一种风气已经成为公害时,它的末日也就要来临了。这里面实际上是有规律作用的。学术风气的不良,一方面助长了许多毫无疑义的学术蒿草,另一方面也更令人惊心,即不良的学术风气使许多纯正的学者丧失了信心,当假币横行市场的时候,谁还会重视真币呢?于是,我们的学术貌似繁华,实际上是虚空的一堆泡沫,而其背后隐藏的则是巨大的学术资源浪费。这样的情形不可能存在许久,否则,许多并发症会让我们的大学、研究机构甚至我们的社会都将难以承受。事实上,除了纯正的学者感受到压抑,我们的大学在得益的同时也是受害者。表层看来,大学的学位点多了,课题多了,经费多了,然而,尊贵少了。过去,大学以及它的教授是很受人们尊敬的,而现在,高明而不高贵的种种运作,已使得学生对于自己的学校和自己的老师都逐渐减少了应有的尊敬。难道这不是大学发展中最大的隐患吗?

问题是存在的,也是严重的,但对于学术发展的前景,我们应该有些信心。按照认识的规律,学术风气也该回头了。我们政府的相关机构已经开始思考新的策略,对于学术不端行为民的间讨伐始终就没有停止。学术正义的喉咙,正在发出自己浑厚的声音。两种力量的较量自然还将持续一段,但歪风横行的势头已经有减弱的迹象了。在这种大的背景下,大学里治学的人们,应该清理一下自己的思路了。善运作的人,赶紧收好自己可怜的所得,同时夹住自己的尾巴;对学问忠诚的人,应该开始舒展眉头了。前几日看电视新闻,胡锦涛主席看望了钱学森和吴文俊两位科学家,说了很多让真正的学者感到欣慰的话,我是把这作为一种信号对待的。它预示着学术的风气就要回头了。

 

(载于《社会科学报》2008年2月2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