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岁月如流  

2012-06-18 14:59:44|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如流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初三午睡起来,习惯性地看看手机,竟有两个未接电话。看到显示的名字,便想起在远方的故乡,我的几位特殊的兄弟一定还在一起推杯换盏。立刻给他们发去短信,表达一种未能相聚的遗憾,并祝他们新年万事如意。人到中年,不管心里有多少波澜,外表总是平静的。没过一分钟,其中的一位就来了电话,从听筒里都能听出酒的味道,坑坑巴巴地说着什么“每逢佳节倍思亲”,“遍插茱萸少一人”,让我更加感到了未能与他们相聚的遗憾。接着,其他几个兄弟也轮番着向我表达一种思念和遗憾,竟让我感到对他们有几分歉意。

我们几位兄弟的确是特殊的。说特殊,不是说我们有什么三头六臂,而是相识的特殊,相处的特殊。从相识到今天整整二十年了,可以推知,我们是在1989年相识的。那一年,国家形势特殊些,而我们正值毕业工作,大都要等待派遣。自己班上的同学,各怀心思,失意的、得意的,形形色色,相互间突然间没有了平日的情意,倒是分散在不同学系的同乡,来往明显增多。我们兄弟就是在这种情况下走到一起的,具体时间,应该是那一年的4月中旬。二十出头的人,意气风发,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能耐。若是外人不经意听到我们的交谈,一定会以为这些人将来要做什么大事。

那一年,从四月到七月,小一百天,我们几个人几乎每天在一起,同吃同喝同睡,活像是梁山的兄弟。忽有一日,有一位说到,我们何不效法古人桃园结义,永续友情呢?一句话说得大家心情澎湃,异口同声地允了下来。隔了几日,我们便对酒当歌,铺字为誓,从此便结下了金兰之好。到八月的时候,我们各自都领到了派遣书,依次话别分手,唏嘘不已,但也都晓得来日方长,相聚总有时日,新的生活从这里开始了。

我那一年是硕士毕业,回到了运城师专,其他几位兄弟,S留在了省城民政厅,T回到了家乡的中学,Y 回到了家乡的物资局,C考上了硕士研究生,Z本科与我同届,已经在太原理工大学工作了。分手后的第一个春节,也就是1990年的春节,我们又在我在县城的家里相聚了。仅隔半年,变化不大,大家把酒相谈,格外高兴。从那年以后,一起聚会的机会就没有过了。一两位兄弟还时不时见到,其他几位见面都难了。时光如梭,一年年的流逝,至今已经二十年了,当年的青年,如今都已过不惑之年,各自都是上有老下有小,且各忙着自己的一滩事。偶尔通个电话,也是寥寥数语,以往的故事在脑子里越来越遥远了。

今年农历新年前,S打电话说,他有意今年把当年的几个兄弟召集起来聚一聚,希望我能回去。我心里当然很激动,无奈因别的事情不能回老家,这就错过了难得的一次聚会。不过,想着他们在一起快乐的时光,我也足感欣慰了。我想,既然今年聚了,就是一个新的开端,来年还会到一起的。此刻,遥想当年,直觉得岁月如流。我的兄弟们历经生活的磨练,如今也各有所成了。S把公司办到了北京,C早在1995年就从北京大学法学博士毕业,先在京城做法官,现在又做了律师,Y在一家公司做公关,L办了自己的辅导学校,T做了副乡长。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为社会做着自己的贡献。

 

(写于2010年)

  评论这张
 
阅读(16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