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标志性研究成果及其它  

2012-05-09 09:29:4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标志性研究成果及其它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近年来,“标志性成果”这个词频繁出现,已经能让人充耳不闻了,这就像“大师”这个词,过去还能够勾起人们的敬意,现在,人们的耳朵已经适应了。一个学校、一个基地、一个个人,听说都有许多标志性的成果,一般来说,又无外乎一定级别的奖项,一定级别的论文,或者一定级别的课题等等。不知就里时,曾着实羡慕过,慢慢地,明白了一些事情,就少了些羡慕,困惑却长了起来。

我开始注意到“标志性”,是从“标志性建筑”开始的,朴素的印象是,标志性建筑,是一个地方的地标建筑,相当于一个地方的名片。如埃及的金字塔、悉尼的歌剧院、北京的天安门、纽约的自由女神像等等。这样推来,标志性的研究成果,无论对于一个大学、一个基地或一个个人,应该是能发挥名片作用的研究成果。

就说个人,相对论之于爱因斯坦、汉字激光照排之于王选、微格教学之于艾伦,大概就发挥了名片的作用。事实上,爱因斯坦的研究成果绝不止相对论,王选的成果也不只有汉字激光照排,艾伦的研究成果也不只是微格教学。从这里,我受到的启示是,标志性的研究成果,必须是融入了个人创造性的,并对人类的进步发挥了重大作用的研究成果。

个人创造性的融入,是标志性研究成果产生的第一条件。研究的类型丰富,不同的研究对人的创造性要求是不一样的,客观上,只有那种需求高度创造力的研究,才可能产生高端的成果。每一个研究领域,都会多多少少存在着一些难题,只有敢于碰触那些难题的人,才可能走向一个领域的制高点。明白了这一点,就很容易理解大师和大作难以问世的根由了。

几乎所有的研究者都知道,研究是从问题开始的,但总能发现,许多人,尤其是人文社会学科领域的许多人,却总是绕着问题走,或者始终就没有接触过真正的问题。令人惊异的是,他们竟然也有许多的文章发表,甚至有著作“等身”的,其中的奥秘原来是两个字,即编和写。编,是有序的辑录,假以笔头上的功夫,洋洋洒洒,字流成河,也不在话下。这样的成果,自然也会有其该有的意义,但因其中研究和创造的分量不足,一般来说很难成为标标志性的成果。

毕竟还有许多的研究者是面向问题的,那是不是他们的研究成果就一定能够成为标志性成果呢?这是一个有趣的问题,其趣味在于标志性如果只限于个人,那只要认真研究的人总会有能起到名片作用的成果,起码自己周围的人们会知道。然而,即便是这样低的标准,也不是轻易能够达到的。仔细想想我们的同事和同行,我们能说出哪些他们的标志性研究成果呢?假如我们不能够顺利地说出来,那说明一个人的标志性研究成果,虽然从属于个人,但它的成立,又绝不仅仅依赖于个人。

在个人之外,一定还有客观的、行业的标准。我相信,每一个有成果的研究者,都会有自己看来相对有分量的成果,这些成果是可以成为的人代表作的,至于能否起到名片的作用,还得研究同行们或者所谓的学界来认可。研究同行和学界的认可,是一个复杂的问题。真正有意义的认可,一定是对一个成果所包含的知识或技术的先进性的认可,这应该是一个神圣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无法预期的过程。而真正的研究者,虽然也会渴望这种神圣的认可,但绝不会在这种渴望里逗留很长的时间,他们会像患了强迫症似地投入到新问题的解决中去。

现实中存在着一些机制性的认可方式,比如,评奖、授予什么人才、带头人、名师的头衔。对于这种认可,我们应如何看待呢?我的观点是,要尊重,但不要看重。之所以要尊重,是因为获得这种认可的人中间,的确有许多埋头苦干并有所成就的人。吴文俊、袁隆平、王选等科学家获奖了,我们就很高兴;之所以不要看重,是因为不成熟的认可机制,也会让为数不少大小混混,获得大大小小的头衔。我们能够当真吗?我们真的能够不经意地发现许多不是才的人才,甚至不是人的人才,也能够毫不费力地发现许多带不了头的带头人。

出现这样的情况,技术上的原因是我们的认可机制不利于认可的专家们深入到一个人、一个成果的本质中去。简单地看论文发表的刊物,课题的级别,著作的出版社,简单地以为相关的刊物和出版社的编辑、主编,相关的课题评委已经把了关,这是一种错觉,更包含着一种世故、练达。鬼都知道现实中的评奖、评课题、出版、发表是多么地富有戏剧性。小偷都知道,最红的研究者除了真有实力的,就是真有公关力的。只会做研究而不能洞明世事的书生们,自卑去吧!

好在时间会披沙拣金,那些在科学研究领域投机取巧、偷鸡摸狗的人们,除了能够获得一盆子或好几盆子食物,也就是能够获得一些不好的名声。为了暂时的利益而牺牲人格和精神,看似精明,实则得不偿失。作为研究者,我们应该知道知识或技术上的创造是最高的追求。我们的成果如果真的解决了一个认识或技术领域的难题,对于我们个人就会是标志性的,更重要的是对于学科和专业领域,也会是标志性的,这后一个标志性更为重要。

今日看到学者黄玉源写到国内外学者的心态,指出(1)国外学者基本上在学术研究过程中,不急躁,很耐心,能长时期或长时间地苦琢磨(也是乐琢磨)一件事(研究内容),而国内学者大多是急忙地赶任务,为在一个约定的时间内完成一个项目而匆匆忙忙、一些甚至是心急火燎;(2)国外的学者将完成该项科研主要作为兴趣和荣耀(注意不仅仅是兴趣,含获得他人的赞许和认可),而国内的学者基本上是为发表能在所谓的高档次期刊上发表几篇论文;然后能够在评职称、评奖励等方面有资本。(3)国内学者大多有了较大的名气和影响之后,容易有大一些的架子,比如与本科生和一般民众的接触等等的过程中容易体现出来。很像个大名人的样子。而国外学者则过多地容易让人觉得平易近人些,即便是与一般群众的接触和交往。即谦和之风格更明显些;(4)国内的学者喜欢官员说他好,有本事;而国外的学者主要是喜欢学者们、同行、甚至民众的赞许;(5)国外的学者大多数喜欢低调、靠论文构成国内和国际的影响;国内的学者大多喜欢或想靠政府的那些名堂来出名,如过去曾有博文评述过的,那些诸多的“先进”、“人才”、“名师”、“标兵”等等,注意这些是政府设的。因此,一部分人就容易让人们觉得是浮在面上似的;(6)国外的学者大多数是比较纯地致力于学术工作的,而国内的学者相当多地想着当个什么官之类的。(7)国外的学者大多数有儒雅的风格、或自爽而朴实(根据其性格不同而异);而国内的学者似乎待人上虚情假意的比较多,或者透出傲气的更多(当然本事很大的那些学者,则又是谦和者更多)。(见于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229742

读完黄先生的文章,我就想,学者的心态正了,心底纯了,就容易创造出标志性的研究成果,学者自己也会因他的标志性成果,而成为他所在领域的标志性人物。好的成果会是研究者的名片,好的研究者也会是研究领域的名片。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