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教育学的前景  

2012-04-04 22:48:3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学的前景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教育学的前景如何?面对这一问题,我不由得琢磨,提问的人是关心教育学,还是关心身处于教育学专业的自己呢?应该说,对于不同的关心,我的回答是自然不同的。

如果提问者是关心教育学,那么他对于教育学的现实表现是不大满意的,因而只好放眼未来,疑惑教育学的未来会好起来吗;如果提问者关心的是身处于教育学专业的自己,那么他对于教育学前景的关注,则无外乎学了教育学的他在未来有没有出路。当然,这两种关心的背后,隐藏着一个共同的判断,即教育学的现实是让人苦恼的。

教育学的令人苦恼,有各种各样的表现,而最为显著的有两种情况:其一,作为一个知识门类的教育学,在众学科中因缺乏深刻的内涵而少有应有的尊严;其二,作为大学的一个专业,教育学专业的毕业生,面临着挥之不去的就业困难。这两种情况的存在,已经让许多人对教育学的前景产生了怀疑。

经常有同学问我,学教育学有什么用呢?我虽然不喜欢这样的问题,但作为教育学的专业人员,又不能不理性地面对,毕竟,教育学在人们的眼中、心中,已经萎靡了。我很想说,这是一种错觉,但理性告诉我,对于许多人来说,这不是一种错觉。

    教育学真的萎靡了吗?当然不是。至少在我的眼里、心里不是。试想,如果我感受到的教育学是萎靡的,又如何能够委身于它并自得其乐呢?这就有了趣味。因为,我能感受到的教育学和许多人感受到的教育学显然不是同一种事物。再往深层想,我与教育学的关系与许多人与教育学的关系是不可等同的。

    教育学专业的学生,是学教育学的,教育学在他们的眼中、心中,一般是名目繁多的课程体系,有时候还会把教育学与某些人名联系起来;他们一方面要从专业课程实施中获取一些知识,另一方面,也许更重要,就是要通过专业的学习,在未来谋一份好的工作。

然而,在我这里,教育学就是家。家里的各个角落我是熟悉的,对那些盆盆罐罐,我都会有敝帚自珍的心理。我常常会走出教育学的家门,到外面的世界去游逛,但天黑的时候,我总会回来。在没有走进教育学的时候,我也曾怀疑它的意义,而走进教育学并安居之后,我就逐渐地成为教育学家园的一个守护者和建设者。

我很理解我的学生们面对教育学时的种种心情,教育学通常是在他们之外的;我也想让我的学生们理解我的心情,在我的眼里和心理,教育学是那样的美丽,我在其中时沉静、安逸,我在其外时,忠诚、牵挂。在探索的旅程中,教育学有时是在我身后的。

我也知道,我与教育学的关系,只是人与教育学关系众多类型中的一种。守护者和建设者,也只是人之于教育学的两种角色。对于更多的人们,教育学必须成为他们的有效的资源才算真的有价值。或因此,“教育学有什么用”才成为最为耳熟能详的问题。

    我始终觉得,问教育学有什么用,和问红色或蓝色有什么用,一样的可爱。赤橙黄绿青蓝紫,世间就这么多颜色,我们或许喜欢一部分而不喜欢另一部分,但这毫不影响他们的存在。世间因有万物,而有万学,因有教育,而有教育学,你说教育学有什么用呢?

学生们所说的用多以未来的工作和物质性的回报为背景,若是这样,有用的学科恐怕是没有的。文学有什么用,史学有什么用,哲学有什么用,数学有什么用?如果你不想用或不会用,物理学、化学又会有什么用?从来就不存在什么无用的知识。知识虽然不是为用而在的,但也决不是为无用而在的。

    进一步说,有用或无用也是相对的事件。就像一双筷子,对于夹菜就是有用的,对于切菜就是无用的。年轻人总想着能利用所学,有效地谋得稻粮,这也无错。就此而论,教育学绝不比其他的学科知识更加无用。我想学生也会承认这一点。问题是学了教育学的人们怎么就派不上用场呢?我们需要换个角度来看。请问肉能吃吗?一般来说,生的不能吃,熟了就能吃。教育学有用吗?生了,没用,熟了就有用。

    我在思考,教育学尽管并非无用,但的确难以应用。看来,教育学的有用并不是无条件的。大学在传授给学生教育学知识的同时,是否应该郑重地思考,也传授给他们应用教育学的条件呢?这一点在过去是很少被考虑的。

    大学的教育学专业,及其它所有的专业,其旨趣主要是学术的,因而,让学生领略知识自身的美妙,进而去创造新的知识,才是大学教育所追求的。功利主义的心理与学术的追求永远是背道而驰的。今天的大学,同样应该坚持学术的追求,只是在急功近利的时代氛围里,这样的追求越来越尴尬了。

教育学的用主要在两个方面:一是揭示人类教育的奥秘,二是通过教育者的专业化使教育活动越来越专业化。这两个用场不可谓不大,更关键的是这两个用场,前景光明。作为个人,一个人会因教育学的工作而获得一些名利,但那些都不是教育学真正的用场,我历来是视之如草芥的。教育学真正的用场就是认识教育、改变教育。

从学术的意义上讲,教育学不是一个混沌的整体,而是一个有机的系统。关于教育的历史研究、理论研究、应用研究,都属于教育学的范围;教育哲学、教育科学、教育工学、教育技艺学,也都属于教育学的范围。显然是不能笼统地谈论教育学的有用或无用的,何况用也是有类型层次之分的。譬如哲学就是无用之大用之学。

那么,教育学的前景究竟如何呢?

哲学家李泽厚1979年就讲到,“如果说在20世纪,西方哲学为语言学所统治,以维特根斯坦为标志,人们力求从语言来探求人或人的本质,与此相应的是逻辑-控制论科技工艺的发展的话;那么,下个世纪与生理学、遗传工程等的充分发展相适应,教育学、心理学将继历史学和语言学走上哲学的祭坛。” 在此基础上,他认为“教育学——研究人的全面生长和发展、形成和塑造的科学,可能成为未来社会的最主要的中心学科。”

我们自然不必过分的依附于一个哲学家的猜想。作为教育学学者,我只能说,教育学会越来越成熟,而随着成熟,它也将越来越能展现出自己的力量。教育学是人学。世界上只有这一门学问是要真正地触及人的心灵的。由于教育是精神性的事件,教育只能直接给与人精神性的事物,因而,当人类逐渐重视精神建设的时候,就是教育逐渐显赫的时候。教育学会因之而门庭若市。

已经学习了教育学的人们,我愿和大家一起面对一个问题:教育学守护者、建设者、传播者、应用者,我们愿意做哪一个?如果你拒绝选择,那么,教育学的前景与你就没有关系;如果你不拒绝选择,那么,无论你承担了哪一种角色,教育学的前景都取决于我们的作为。如果想有所作为,就必须走进教育学。神奇的是,一旦走进教育学,教育学的前景将不再成为问题。

  评论这张
 
阅读(3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