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努力为人类的知识增长做贡献  

2012-03-09 23:42:2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言

 

努力为人类的知识增长做贡献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命运安排我做了一个研究者,这是我的幸运,但让我在这一时期的中国做一个研究者,基本上是不幸的,这一切的感受怨不得外界因素,皆因我个人过于认真了。做什么就要像什么,这样迂腐的观念,估计得始终伴随着我,不会有什么波流值得我去追逐。继而我又深切地意识到了我的思想总在中心的边缘的幸与不幸。一定是一种偶然的因素使我豁然开朗,让自己在思考中总能事半功倍、触及要领,因而也有了许多独特的感受。我意识到,一个人要成为研究者,并能为人类的知识增长做出贡献,问题意识、历史眼光和职业精神是不能缺少的。

其一,问题意识

问题是研究者的对手,研究者就是为问题而在的,也是因问题而在的。如果没有了问题,研究者就只是一种身份标识而无实质的意义,就像没有敌人的军人和没有学生的老师一个样子。但是,如此平常的常识,其实并没有为所有的跃跃欲试想做研究者的人们所悟得,然后他们就做了许多不是研究的“研究”。问题是什么呢?问题是阻碍了我们思维或行动畅行的东西,它的存在会让我们感到郁闷、紧张、失意且无法前行。除非做个懦夫退下阵来,否则,问题是激发研究者内部情绪的直接动力。这样看来,能碰到真问题的人是少数的,能碰到大问题的人微乎其微。前者会成为充实的研究者大军成员,后者会成为独领风骚的名宿。而在这两者之外的也在研究者队伍中的人们,准确地说,只是不触及问题却又不乏热情的自言自语者。他们往往会捕捉到一些话题,然后进行符合学术规范的议论;他们的议论被另外的人们听到了,一些有涉所论话题的知识和信息得以传播,社会文明程度会因此不断改善。但就知识的增长而言,他们的议论是没有意义的。不过,人们写字作文并不只是要表达新知识,知识分子的一项重要任务就是用各种方式重复真理,以使知识得以普及。但这是两码事,当你做着普及知识的事情时,你要知道自己正在普及知识,不能误以为自己正在做研究。可这种情况在目前好像并不是一个少数。

其二,历史眼光

这里特别强调知识史的眼光。这是我很早就注意到的一个问题。目睹同行著作等身,名扬天下,我总在想他们究竟做了什么?如果我们要做一个研究者,就绝不是时常关心写了多少文字,有了多大的名声。知识的历史不考虑你的勤奋,不考虑你是否曾合纵连横。我们中国人每年发表的论文数量居世界前列,但对人类知识的贡献乏善可陈,其中缘由何在?我们中国至今没有获得诺贝尔奖的科学家,其中缘由又何在?影响因素自然是多种多样,但有一点恐怕人们难以想到,即我们的研究者缺少一种知识史的眼光。有一次,一位同事报告孤独感和社会认知偏差的研究,我问到“你的研究对于人类对于孤独的认识有什么推动作用”,当时有另外的同事认为没有必要让每一个具体的研究都在知识史上留下痕迹,我则继续申明到,一项具体的研究很难成为知识进步的标志,但研究者的知识史意识是不能没有的,这是一个研究者走向知识创造者的必要条件。要知道,整个历史可以是盲动的,但具体的个人需要是清醒的,只有这样,历史的大势才会是滚滚向前。知识是有谱系的,研究者不是应该而是必须把自己的研究纳入到知识谱系之中,当你感觉到无法纳入时,你兴许是要做开山鼻祖了。我们的学术教育中缺乏知识史的成分,加之问题意识不足,少有创造者一点也不奇怪。

其三,职业精神

一个研究者只有懂得了问题意识和知识史的眼光,他才算懂得了研究;一个研究者只有具有了问题意识和知识史的眼光,他作为研究者才名副其实。如果没有了问题意识和知识史的眼光,一个人无论怎样的努力,与知识创造也没有关系。除此之外,职业精神也是十分重要的。这里所说的职业精神,是指研究者作为知识分子的独立的人格、自由的心灵和对真理执着追求的情怀。在今天的中国强调这一点简直是无比的重要。在经济增长的过程中,变态的价值观引导,已经使我们的社会越来越没有文化了,已经让我们的知识分子越来越没有坚持操守的耐力和勇气了。一些骨子里就是俗不可耐的人已经被造就成了为利欲熏心的典范。写字作文,跑要课题,争取奖项,也名正言顺地成为获取利益的工具,美其名曰“科研致富”,实为欺世盗名、为害社会的行径。这些人虽然没有杀人也没有防火,但他们已经成为破坏我们社会精神文明的骨干和带头人,对许多人起到了消极示范、引领作用。近日读报,读到熊十力的狂放、梁漱溟的刚硬、马一浮的超脱以及牟宗三的浩然之气,这种种精神气,说到底就是我讲的知识分子的职业精神。知识分子不见得非要铁肩担道义,但一心为文章的心性是不可少的。其实这些具有鲜明个性的哲人们,不论以什么风格的行为表达了自己,内在相通之处就是对真理的感情,在真理面前,在学问面前,其他任何东西都不足挂齿。没有这种气魄,哪有他们的旷世之学。

做了研究者,且人到中年,不能改弦更张,只好学会有问题意识、历史眼光和职业精神,努力为人类的知识增长做出贡献。


  评论这张
 
阅读(2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