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无所谓  

2012-03-08 22:34:06|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言

 

无所谓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早些时候,从“无所谓”中听出的多是说话者一种带着情绪的宽厚,相当于冷冷的一句的“没关系”。比如一个人和另一个人的条件相仿,人家提了工资,他没提,一声“无所谓”,实际上表达了一种无奈的“没关系”。而近多年从“无所谓”中听出的却多是说话的人对于外界事物的淡漠。比如政府换领导了,问一人知不知道谁做了什么长或什么书记,他的一声“无所谓”,表达的实际上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心态。这两种无所谓,在今天是普遍存在的。

宽厚的无所谓,本质上是一种自我保护。对于个人无力操纵的事情来说,如果不说一声无所谓,那就只有努力争取一途,可结果几乎注定的是无功而返,或者头破血流。这样的事情多了,人们也就适应了,并有了鲜活的经验,一旦类似的事情再发生在自己身上,就会很自然地发出“无所谓”的哀叹。这一类说“无所谓”的人,对于外界逐渐就失去了信任,继而以弱者的姿态与环境冷眼相对。

心无旁骛的“无所谓”,本质上是一种自我封闭。对于极端的利己主义者和世故的理想主义者来说,说一声无所谓,便把自己和环境彻底地割裂了起来。当然,这里说的封闭并不是一个人简单地把自己关在屋里,而是把自己局限在某一个小小的圈子里。在我的经验里,中小的老板和知识分子是容易如此的。中小老板通常对与自己行业的专家和官僚较为关心,但对不关行业的其他人物就没了兴趣;知识分子,对于科学、人文是了如指掌的,但对社会的政治、经济等等事端,则少有关心。他们一致的地方是对自己圈子外的东西都是无所谓的态度。

在无所谓的哀叹和心态中,我们的社会虽然充满着躁动,却弥漫着一种灰色的气氛。积极向上,乐观纯粹,不被认定为愚蠢,也会被视为冒险。唯我的乖张和颓废,反倒有些时尚。这是一种反常,说重一点,也许昭示着一个群体的堕落。可事情似乎有没有这么简单,因为许多积极向上、乐观纯粹的人们,也没有逃脱那“无所谓”的魔咒。尽管他们努力保持了高昂的情绪,与外界相处,到头来也还是“没关系”加“无所谓”。也许问题并不只在我们个人的一边,我们所处的环境必然有了问题。

有朋友问我,为什么现在的知识分子普遍缺乏一种社会责任感,我说,不只是现在,过去的知识分子有社会责任感的也不多。原因是知识分子一方面从书堆里找到了前人们的经验,另一方面也有切身的教训。众所周知,1990年以来的中国知识分子总体上世故多了。他们要么专心自己的学问,要么为名利而殚精竭虑,对于社会,莫说负责任,连同议论也懒得一发。对于这一代知识分子,我们可以充分理解,遗憾的是,跟着“无所谓”的新一代人,也许会以为这就是知识分子的本色。

改革开放三十年,一个不幸的结局是一个观念的深入人心,即自己是真的,利益是真的,其余都是假的。合乎逻辑的结论就是,自己和利益是有所谓的,其余的就是无所谓的。这样的观念彰显着世故的精明,却没有了希望的色彩。在历史发展的一定阶段,恶智和恶行的确是实用的,但恶智和恶行的使用,也无不付出了文明倒退的代价。比起过去,我们的经济已经相当发达,算得上富有了,但因社会制度和个人人生哲学的困顿,总觉着有些富而不贵。换句话说,生活的资源丰富了,生活的品位却没有大的提高。

要我说,如果我们的生活自由和浪漫了,其它的还真就无所谓了。 

 

  评论这张
 
阅读(14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