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优秀的业余教育工作者  

2012-03-07 18:37:4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言

 

优秀的业余教育工作者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优秀的业余,是我近年来面对中小学教师时经常讲的话。我猜想他们中的许多人会有些不舒服,但作为专业人员,我不能够不告诉他们一种真实。什么真实呢?那就是我们经验中的优秀教师,除了少数人,基本上都是“优秀的业余教育工作者”。他们是优秀的,但这个优秀,仅仅是矮子里面的旗杆。更为关键的是,他们的优秀多是基于某种天赋,并非受益于某种专业的教育和训练。就像村里的普通人家,都可以自己动手盖个鸡窝、垒个猪圈,而且不乏心灵手巧者,做出的活儿格外漂亮,可城里要盖大楼,还得靠专业的工程师、建筑师。又像熟人的媳妇中总有饭菜做得可口的,可如果我们要吃满汉全席,还得依靠专业的厨师。

这并不算抽象的道理,在教育领域却几乎成了新闻。当我们倡导教师专业化的时候,不知有多少一线的教师不以为然。他们会说,“我教了几十年了,难道还不会教书”、“我的老师就是这样教的,你说还能怎么教”。在这样的认识中,好像研究教育的人纯属多余。面对这种情况,我心里是有遗憾的,虽然理解他们的说法,但分明感觉到中国教育的改变绝非一件轻易的事情。“传道授业解惑”的基本信念还是深入人心的。“学高身正”,仍是一个理想教师的标准,而教育自身的专业性,仍然在人们的视野之外。既然如此,理论上讲,大多数老师不就是业余教育工作者吗?把他们中间的优秀分子称为“优秀的业余教育工作者”,也就没什么错误。

优秀的业余,本是专业的根源,然而,对于教育来说,这已经成为历史了。中国春秋战国时期的教师,用他们的“优秀的业余”,造就了具有专业水准的《学记》。古希腊罗马以及中世纪的教师们,用他们的“优秀的业余”。造就了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从1632年《大教学论》出版开始,教师这个职业走向专业化,在理论上已经成立了,但由于大众对教育很难提出专业化的要求,以致教育者即使不做专业化的努力,也不会适应不了时代。促进教育专业化的教育研究,也就没有发展的原动力,进而,教育也就几千年的不专业了。

由于教育没有专业化的压力,中国古代人自《学记》之后,再也没有创造出更好的教育思想和方法。在西方,夸美纽斯的《大教学论》,虽然具有划时代的意义,但一百年以后才真正受到了人们的重视。教育学这门学科,直至十九世纪末,才以德国人赫尔巴特的《普通教育学》出版为标志,站立在人们面前。我原先难以理解,古老的教育,没能使教育学较早地产生,不可或缺的教育,也没能使教育学成为显学。现在我能够理解了。教育学之所以难产,实在是因为大众对教育没有专业化的要求,他们甚至都无法意识到教育还能够专业。及至今日,人们不仍然觉得学高身正足可以为人师范了吗?学高身正,的确已属不易,但对于教育者来说,这仅仅是基本条件。学不高,何以教人?身不正,何以导人?所以,学高身正者,可以为师,但要做良师,还需要有教育上的专业功夫。

《学记》曰:“禁于未发之谓豫;当其可之谓时;不凌节而施之谓孙;相观而善之谓摩。此四者教之所由兴也。”“发然后禁,则扞格而不胜。时过然后学,则勤苦而难成。杂施而不孙,则坏乱而不修。独学而无友,则孤陋而寡闻。燕朋逆其师,燕辟废其学。此六者教之所由废也。”“君子既知教之所由兴,又知教之所由废,然后可以为师也。”两千多年前的中国人竟有如此认识,不能不令人钦佩,可惜的是,教师职业的专业化,并没有从这里开始走进历史。若《学记》所言在中国成了事实,也不至于中国学人写文章时,不断地念叨什么“教师专业化运动”是20世纪60年代从西方开始的。

我仍然尊重今天的“优秀的业余教育工作者”,因为正是他们撑起了中国教育的一片蓝天。但是,作为一个教育研究者,我仍会情不自禁地推动教育过程的专业化。因为我知道,专业和业余是不同的。这种不同,绝不止体现在教育劳动的效率上,还体现在教育劳动的效果上。不是有知识、有道德的人,就可以做好教师的,在专业的意义上,这样的教师仍是业余的。业余工作者,就只能做出业余的活,这是不用争论的。也许在相当长的时间内,比如一百年甚至更长,教育的专业化仍然无法成为现实,但人们应该知道,教育是可以专业化的。

忽然想起十四年前,那时我辞去公职在一所私立学校做校长。为了让老师们在教学专业上下功夫,我替一位语文老师上了一次课,用了规定时间的二分之一,让班上最差的学生都达到了教学目标。课完后,学生们找那位老师,要求让校长给他们讲语文。那位老师很尴尬,对学生说,校长那么忙,怎么能给你们讲课呢,再说,校长讲语文,老师干什么去呢。那些可爱的学生说,老师,你当校长去吧!我听到这件事时,并没有骄傲,只是更加清楚专业和业余的区别。


刊于《教育时报》2008年12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