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田园在哪里  

2012-03-31 11:11:18|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田园在哪里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无数的人念叨过想过一种田园式的生活,对于这些念叨,我十有八九是不信的,这倒不是因为人家撒了谎,而是因为对田园的念叨多半是有感而发,也就是说说而已,若真的让他们去了农夫的田园,他们八成是要重新向往田园之外的。站在田园的外面,我们只是欣赏那一幅幅图画,如夕阳下的耕牛,或树荫下摇着蒲扇的老农,却不会去想那牛整整累了一整天,或那老农已活活累了一辈子。显而易见,人们心中的田园式的生活,并不是田园里农夫的生活。人们要的是田园的风景,要的是大树下的阴凉,而不要农夫的苦累和日头的烧烤。

前几日,因事在北京通州一个村边的大酒店食宿,吃罢晚饭,和一位朋友散步,没几步就到了一个村庄,越是深入,就越觉得神清气爽。村民们的生活和他们生活的背景,正是人们经常念叨的田园。那份悠闲,那份宁静,还有那份干净。操着一口京腔的老人、年轻人,像真的洒脱、豁达,对于百里以外的北京城,他们是不关心的,自己的巷子似乎已经属于天堂。

穿过村子,走进了一条林荫大道,同行的朋友说,这简直就是电影《青松岭》里的画面,他说自己已经有三十年没见过这样的景象了。我又何尝不是呢?

抬头望见一片葡萄园,门口竖着一块“第二生产队实验基地”的牌子,顿然引起了我们的兴趣。恰好路边坐着两位老人,便去询问、攀谈,方知他们这里还保留了以往集体化时期的一些做法,“生产队”、“大队”的的概念一直在使用。再一细谈,又知道这些老词儿不仅仅是一个概念,而是实际发生效用的。老人说,路边的大树是属于乡上管的,要想砍伐得层层批准,这才把许多五六十年的树保存了下来。前人栽树,后人乘凉,道理简明,但在不知多少地方,前人栽的树,已经被后人,甚至被栽树的前人伐掉了。今年春节,我在老家就发现,道路硬化了,巷子整洁了,可就是没有树了。在城镇化的过程中,村里的绿色反而没有城里的绿色多,我们曾经的田园,正在一点点地消逝。

这就让人不由得总是回忆小时候的家乡,贫穷给大人们带来的焦虑,我们是没有体验的,能够记起的,就是那种永远不会回归的田园风色。我家住在一个胡同里,出门三两步,就是一眼井,供给几十户人家吃水。我每天都能在自家院子里听见井上担水的人叽叽喳喳,还有盛水的桶叮叮当当。常常是说笑的,偶尔也有争吵,现在说来就是一种浓浓的生活气息。出了我们的胡同,到了大巷子,那真是古木参天,槐树和榆树居多,也夹杂着一些杨柳甚至核桃树和柿子树。在夏天,大树下都是人,吹牛的、闲谈的,很是热闹。到了吃饭的点,大人、小孩端着碗蹲在树下,几乎是每日的常景。如今到了村里,是很难见到人的,青壮年做工、务农抓钱去了,老人们和一部分不老的人们,则聚在某家里打麻将耍钱。

若让我回到老家的村子里,我是不大愿意的,并非忘本,而是今天的村子,已经不是我心中的田园了,回到了那里,我并不能获得心里想要的宁静。村子正在朝着城市的样子努力,也正在摆脱“落后”的朴实,岁月已把我塑造成一个村里的外人。作为过渡的一代,我们既没有成为市民,又失去了农民的本领和思想,内心时有冲突,深层的痛苦也自然而然。到了我们的孙子辈,田园恐怕只是一个抽象的词,对于我们这些从土地上走出来的第一代人来说,田园是我们童年的记忆。每日在田园里耕作的人,极少有“悠然见南山”的心情,只有远离了田园的游子,才会创作田园的梦想。

那天散步时,我给同行的朋友说,田园在人的心中,他说,他想要一个物质性的田园,我傻傻地一笑,并意识到自己是不可能拥有物质性的田园了。但也正因为这样,倒让我觉得精神的田园,才是最可靠和最温馨的。理想,让我们始终如田野的耕牛。淡泊,让我们始终拥有着生命的绿色。对于生活的热爱,让我们的周遭始终是莺歌燕舞、鸟语花香。古语说,大隐在朝,小隐在市。利欲熏心的人,住在花房里,也是污浊的,宁静淡泊的人,即便在喧嚣的闹市,他也能够闹中取静。物质的田园,越来越少了,但物质的田园,并不稀奇。对于人来说,真正的田园是精神性的,它就在我们的心里!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