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学校的教育自信力  

2012-03-15 20:11:55|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校的教育自信力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寒假期间,家乡新成立的一所中学邀我给老师讲讲教学,和领导谈谈办学,我以“教育专业化”为核心,完成了任务,听者,无论教师还是领导,无不真诚赞扬,他们自称很受启发。应该说,这样的情景对于我来说,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有个现象引起了我的注意,即学校的管理者为一件事情而愁眉苦脸。什么事情呢?他们说,要按照专业化的要求、科学的要求进行教学,社会的压力和家长的压力太大。正因此,这所学校虽然是新的,政府投资1.5亿建设了,但他们办学的思路、教师教学的方法并不新。而政府又期望学校能在几年之内成为三晋名校,你说他们的压力能小吗?对于他们的顾虑,我是很理解的,在今天的中国做一个中学校长,实在是一件艰难的事情。难在何处呢?一是追求升学率就像病毒,弄得学校必须竭尽全力地来对付。二是学校人员并没有掌握先进的教育生产力,只好沿用一种蛮力。即便对专业的教育有亲近的意愿,多数情况下也不过是叶公好龙,结果是学校只能处于七上八下、忐忑不安的认真加无奈境地。

他们忐忑不安的现实原因,当然是所谓的社会和家长的压力,究其根底,则是一种教育自信力的缺乏。缺乏了教育自信力,任何一种来自学校外部的风吹草动,都会导致学校的惊慌失措。我和他们说,社会的和家长的压力,有时候是具体的,有时候是很抽象的。具体的压力,可能是上级领导的约谈,无论人家说的是内行话还是外行话,我们都不便辩驳,只能承受,自然是一种压力;可能是关于学校的街谈巷议,虽然是非正式的,但人言可畏,说不准会鬼使神差地影响领导对学校和校长的的态度,也是一种压力;也可能是三五膀大腰圆或神通广大的学生家长来校“指导”校长和教师,当然也是一种压力。但坦率地说,大多数情况下,压力只是一种抽象的东西,只是我们创造性想象的结果。面对种种、重重压力,校长一般是无奈的屈服,若要顶抗住这些压力,除非学校具有了教育的自信力。

教育的自信力,就是教育者对于教育所具有的一种优势心理,就像医生对于医疗所具有的优势心理一样。这样简单的道理,在我们的社会中还真的行不大通,使得校长和教师在非教育人员面前,常常少了坚持自己的底气。十年前我做中学校长的时候,也曾面临过这样的挑战。那时,有的家长到我的办公室,很文明地要与我探讨教育问题,内容却几乎是对学校诸多事宜的指责和批评;有的家长找到我们的老师,有时候不很文明地对他们的教学指指点点。因是私立学校,老板一再强调学生的家长就是上帝,我和老师们一般是能够容忍的。但到了最后,我还是在一次家长会上表达了我的观点。我说:“做生意、做官,你们是内行,要说搞教育,我们是内行。既然诸位把孩子送到我们的学校,就应该相信并尊重我们的教育能力。”此刻想想十年前的这段话,不就是表达了一种教育自信力吗?

要说教育自信力,社会上的名校,还是具有的。家长们轻易不会去学校“教育和培训”校长、教师。反过来,因有了足够的底气,名校的校长倒像各种意义上的“老大”,家长轻易见不到。而名校的老师,除了教育学生,还会定期(比如家长会)或不定期(比如约谈家长)地教育家长。这好像才是一副令学校自在和有尊严的图画。只是名校的教育自信力,多是依傍了高的升学率带来的“名”,要说他们掌握着先进的教育生产力,恐怕连同他们自己也不相信。优质的生源和政府的优先投资,掩盖了名校在教育上真实的平庸。我所在的城市教育局经常要举行各种校长和教师业务培训活动,据说一般学校都能认真地对待,而有一所名校历来持有的,是一种傲慢和敷衍的态度。我真不知道,如果不更换他们学校的任何人和物,只把薄弱中学的学生换给他们,他们的教育又能好到哪里去。

真正的教育自信力,必须建立在教育专业化的基础上,才能合理和可靠。这一点同样适用于社会上的所有行业。凡是专业化程度高的行业,行业外的人们是很难有发言权的。就说医生,人们可以指责他们行业的不正之风,但谁会对医生的治疗过程大发议论呢?原因就是医疗是专业化程度很高的过程。教育与生活的连续性,注定了教育过程很难超越人们的想象力,导致非教育者也能够毫无根据地具有议论教育的自信。而职业的教育者似乎也发觉自己并没有超越普通大众的教育理解和教育操作,教育自信力的缺乏也就在所难免了。包括教育工作者在内的人们,都忽视了一个事实,即教育经过几千年的人类实践,尤其是经过几百年的人类思考,已经完全具备了走向专业化的条件。之所以现实的教育远远没有表现出它的专业内涵,是因为社会公众一方面主观上无法想象出专业化的教育是什么样子,另一方面客观上因子女的短近教育利益,无意识地成为拒绝教育专业化的力量。

当然,教育专业化步伐的缓慢,最核心的原因还是在教育系统的内部。社会虽然对教育的专业化没有明确的要求,但也从没有主动地阻止。即使是学校方面常说的社会和家长的压力,并不指向教育专业化自身。说白了,他们要的是孩子的好成绩,并不在意你运行一个什么样的教育过程。要说教育专业化的阻力,莫过于教育工作者自己对教育专业化的拒绝。

教育工作者为什么会拒绝教育的专业化呢?

首先,专业化会对教育工作者提出新的要求,这就与人固有的惰性相冲突。有教师说,“专业化是好,问题是我们的工作负担已经够重了,所以不太现实。”隐藏在这种认识背后的真实心理,则是他们对轻车熟路的依恋。所谓的轻车熟路,就像是人的步行,不用学习,但速度较慢;专业化的教育,就像是人驾驶轿车,是快速和舒适的,但需要学习。有趣的是,许多教育工作者就是不想花费时力去学习驾驶小轿车的技术。

其次,专业化的教育整体上还是个别的存在,教育工作者无法肯定专业化的教育操作能够带来学生明显的进步。这的确是一个问题。目前,专业化的教育过程,要么在极少数教育家的工作中,要么在极少数教育学家的作品中,谁来为普通教育工作者系统地呈现专业化的教育过程呢?原则上,只有教育学家自己能够担此重任,可是这样的人在现实中又有几个呢?

教育的专业化无疑是难的,但这是一种必然的趋势,也是学校形成真实教育自信力必须的选择。学校教育自信力的形成,事关教育教育工作者的职业心态,事关教育能否受到社会的真正重视。说实话,政府一再主张全社会应该尊师重教,恰恰说明尊师重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教育系统的人们应当清醒,真实的尊重,不可能来自外部的恩赐,只能来自自身的强大,强大的捷径,就是努力实现教育工作的专业化。如果真到了那一天,任何外在的压力都会如烟消云散。校长有了教育自信力,就会对上级领导的指示认真对待、科学执行;教师有了教育自信力,就能对家长的随意指摘有礼有节地抵制。做到了这些,学校就独立了,就自由了,校长和教师的教育创造力就能够空前地爆发出来,学校教育的辉煌,就能完全落入学校的控制范围。这样该有多好呀!

  评论这张
 
阅读(14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