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雨缘  

2012-03-13 23:36:08|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缘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以往熟我的人,都知道我是喜欢雨的。为什么喜欢,我也说不出来,就是一种缘分。听有雨就上公园和大街,以至爱人、孩子总盼雨,好像雨与快乐是同一个意思。下雨田对我和家人来说的确近乎节日了。现在熟我的人,不见得知道我对雨的感情,原因是雨和我们渐渐地陌生了
      清明节后的第三天,我起了个大早,也就六点三十吧,但对我可不就是大早吗?中年人特有的倦怠已使我养成了醒的早起的晚的习惯。原本是要送走去春游的学生,却鬼使神差地上了车,似要赴一个莫名的约会。
      汽车行驶不到一刻钟,奇迹发生了。久违了我们的第一场雨她来了。我感到脸上渐渐地现出了善良的神情,正合了我“静含人者慈善容”的自题。想着过去的日月里有雨就出门,而今出门就犹雨,真有些自信与雨有缘了。
      车速忽然加快,生长在树枝上的春绿在视野中化成了生命的长河。
      雨就是水,是无根之水,从云中而来,是天堂赐来的圣水。我开始搜寻爱雨的理由。
      边咳嗽边抽旱烟的父亲坐在家里仅有的一个杌子上,屋外下着瓢泼大雨。母亲埋怨父亲雨前未及时播种。父亲说着“我也不知道会下这场雨”,照例抽他那呛人的旱烟。那时,我正读高一。看着父亲天经地义地歇息下来,便不由得感激还在屋外瓢泼的大雨。我知道,雨停之后,父亲还会面朝黄土背朝天的。
      “校长,抽支烟,白沙的。”张老师说。
      “抽就抽吧。”
      小时候,大雨多,经常伴着电闪雷鸣。这是母亲教育我们兄弟们的最佳时机。“谁不听大人的话,天上的龙就会击死谁。”这样的话,不知道听过了多少遍,让我从能记事起,就对夹带雷电的雨有了恐惧的心情。
      车窗外,雨大了些,但仍是小雨,灰蒙蒙的天空没有雷鸣电闪。近处的景物格外地清新。同坐的张老师说路旁的松树象是塑料的。
      儿时的一个下午,我和同伴们折叠了无数的纸船,一同跑道村外。雨后的水池盈满,小蝌蚪自由自在地游翔,使水池平添了些许情趣,我们放生了大大小小的纸船。同伴们用手中的棍子搅拨着。我跑回家拿了大簸箕当船用,结果落了水。我被吓哭了,哭得很伤心。这可能是我至今不原因学习游泳的原因。当时我心里直怨那场雨,如果不下雨,水池不会盈满,我也不会拿簸箕当船用的。
      车到了玄中寺,眼前一幅水墨画,那雾山和那山雾让人陶醉的能不知天高地厚。没有风的雨中,听不到松涛。朦朦胧胧的山间,可见静如丹青的松波。群山因细雨而神奇。不大喜山的我因有雨做伴也对山有了一丝恋情。不拜佛,我要登山。
      十年前,也是登山,也在春雨中,与我为伴的是新婚的妻子。家乡的山是土山,颇陡路滑,我与妻子迎风牵手同行,收获《在雨中》的情怀。
      登上了山顶,极目长天,心绪和畅。脚下的佛寺,寂清孤独,一老一小的两个僧人显然卖不出他们手中的高香。“奥……好好……”我力图打破山的沉寂。然而,密如发丝的雨丝阻隔了大山的回应。且把雨丝做琴弦,挥手拨去,直引得山魂波荡。
      雨不停,不能停,不要停。我爱永恒的雨。淅沥的春雨我爱,泼写的夏雨我爱,幽怨的秋雨我爱,如果冬天能下雨我也爱。春雨给人希望,夏雨使人清醒,秋雨诱人沉思,冬若有雨就是奇迹。
      我与雨是有缘的,这缘源远流长,这缘永不消逝。

(写于1999年4月)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