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理论写作管见  

2012-03-01 22:38:5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言 

 

理论写作管见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1. 写作是思想的表达,又是和思想统一的过程,尤其是理论写作,写作的过程就是思想的过程

常常听人们赞叹某人的文笔好,实际上文笔只是表达技术的显现。对于创作型的写作来说,文笔虽然有意义,却并非本质的。无论是形象的塑造,还是理论的构造,文笔可以起到锦上添花的作用,一篇作品的分量,最终还是取决于塑造和构造的水准。任何称得上写作的行为,都区别于构词造句。构词造句,是人们在学习语言的过程中,为了掌握字词而进行的练习。没有人要求小学生造句时要具有思想性和深刻性,只要合乎语法和经验就可以。写作则不然。写作是一种思想的表达,没有思想,写作就无法开始。尤其是理论写作,要表达创造性的思想,若无创造,写作业便无法开始。这样,我们就不难理解许多基础理论工作者一年写不了几个字的真正原因。我的写作原则就是“无创造不写作”。有朋友以为我是一个对自己苛刻要求的人,实际上,没有创造我是没办法写作的。在没有创造的条件去写作,大概只能重复自己和他人,于知识的普及传播有意义,但对于理论研究者来说,是不忍为之的。理论写作的过程。实际上就是思想的过程。在基本的背景信息熟知以后,理论写作就是意识的流动,我们的大脑组织了我们的思想,并把思想转换为语言,我们手中的笔只不过是记录了流动着的思想。因而,人们常说的“写文章”一词是可商榷的。在我看来,手中的笔只能写字,字里行间的思想不是写出来的。

2. 写作的秘密,就是把想的说出来,把说的写下来

1998年我给一个地区的中学校长讲写作,第一次表达了写作的秘密,就是把想的说出来,把说的写下来。展开了说,想,说,写,是隐藏在写作背后的三种事件,它们具有发生上的顺序性,先有想,再有说和写。想了之后,可以到说为止的,我们通常的口语表达就是这样。绝大多数人都是说者,对于生活中的人来说,并没有多少语言需要用书面的形式记载下来。但即便是人人都无法躲避的说,也不是一件轻易的事情。小时候,大人告诉我们“要想着说,莫抢着说”,看似主张说话时要谨慎而不要口无遮拦,背后也隐藏着想是说的前提这样的道理。我们大都能说话,会说的人却是少数。同样的,受了一定教育的人,都是能写的,但会写的人就稀有了。从顺序上讲,会写,必先会说,会说,必先会想。写得好是因为说的好,说的好是因为想的好;写不好是因为说不好,说不好是因为想不好;没写好是因为没说好,没说好是因为没想好。朋友们别笑我在说绕口令,我以为理清了这想、说、写的小道理,对于写作是很有价值的。这其中有一处,或许会引起大家的争议,即说在写作中的作用问题。感觉上,写作的人除了想就是写,哪有说的位置,说又有什么意义呢?这中间有心理学的道理,那就是在写作的过程中,说,始终是存在的,只是在我们成长的过程中。说,由外部言语逐渐转化为内部言语了。没有这一特别的“说”的环节,我们的所想,无论如何是无法从笔尖流出的。

3. 写作的核心机制是合理的推论和合情的联想

写作,虽然以写为名,其关键则是处于源头的想和处于中介的说,而因说实际上是一个语言显现过程,所以,写作的根本在于想。所谓想,在理论写作中,主要是合理的推论和合情的联想。推论符合了逻辑的规则就是合理的。理论写作者是需要懂得逻辑的。许多理论工作者不能说不懂逻辑,但他们的逻辑基本上是在社会学习中所获得的一种逻辑感觉,以致他们的文字因充满着各种术语而很有专业味道,究其思维的品质,与常人并无异处,也就不会有真正的理论创造。我这里不讲逻辑学,只不揣简陋地捧出我对逻辑的理解。我的理解是:逻辑,静态上就是概念、判断、推理的规则,动态上就是人的理性思维过程。其中,概念是词与物、名与实的联结,判断是概念与概念的廉洁,推理是判断与判断之间的联结。不符合规则和经验的概念、判断、推理,在认识意义上一般是荒诞的。合情的联想,对于文学写作者来说是很自然的,那么,它在理论写作中同样有意义吗?是的。不要以为理论写作是抽象、枯燥、乏味的过程。且不说合于理性的思维流动就是一首特殊的诗,理论思维本身从来就不排斥合情的联想。心理学家揭示出联想是一切创造活动的共有因素,合情的联想不仅能够造就优秀的文艺作品,也能够造就优秀的理论作品。

4. 理论写作,以概念为元素,以判断为单位,以推理为形式

当然,理论写作毕竟是理论思维的运动,虽然不拒绝合情的联想,但其结果就是理论文本而非文艺的文本。理论文本一定是充满着概念、判断和推理的,原由是理论写作就是以概念为元素,以判断为单位,以推理为形式的。所以,基本概念的熟练掌握,基本观点的丰富积累和逻辑规则的正确运用,是理论写作顺利进行的基础性前提。概念是理论的原子、思维的细胞。理论写作者必须熟练掌握所涉领域的基本概念,才能够具有踏实和自信。这就像学生造句,要熟悉词义,才能够用词得当,理论写作者,必须熟练掌握基本概念,才能够避免误用的尴尬。判断,对于理论工作者来说,就是无数的观点的语言表达。众多的他人的观点,是我们继续思考的阶梯。这些观点是要从读书中、交流中获得的。学富五车者,下笔易有千言。任何一篇理论文献,也不可能是字字新颖,句句创造,作者的卓越总是和他的前辈、同行的卓越融合在一起的。而那些抓耳挠腮的理论写作者,未见得是没有思维上的亮点,极可能是没有丰富的观点积累所致。至于推理,可以说是理论写作的灵魂,没有了推理,你的写作什么都可以是,唯独不会是理论写作。推理就是前提和结论的事情,情形并不复杂,有前提性事件——结论性事件,有前提性判断——结论性判断,宏观的理论思考,以前者居多,微观的理论思考,以后者居多。

5. 理论写作是可以训练的

好文章是练出来的。因而,每有学生问老师如何能写好,老师总会说,没有捷径,就是多写。这又让我想起,学生问老师怎样就能有学问,老师总会说,没有捷径,就是多读。事实上,听了老师这样的话,学生仍是一头雾水,那些道理他们原本也是懂得的。他们常常会迷茫,不知道写多少、读多少就算多,也不知道写什么、怎么写、读什么、怎样读就见效。到头来,学识和文章都没有什么长进,却又不知道怪罪谁。做老师的,多半一辈子也不会想到学生的不景气,原来还有他们的责任。间或有人说起这样的话题,老师们常常会振振有词地埋怨现在的学生不听话,你让他多读,他就是不多读,你让他多写,他就是不多写。这真是个难解的题目呀!在这里,我要说,理论写作是可以训练的。当然,可以训练的内容只能是那些可以训练的,对于不可以训练的内容,是不能训练的。

我以为,理论思维的训练,主要在两个方面:思维的训练和文笔的训练。思维的训练分三个部分:推理的训练、联想的训练和解释的训练。训练的目的,就是要让理论写作者善于推理、善于联想和善于解释。推理有归纳和演绎两种,逻辑学专家有这方面的训练经验和建议。联想在理论写作中的运用,要害在于联想的广度和深度。联想可以把各自独立的概念、判断、推理连接起来。我觉得善于联想的人就和善于交际的人一样,他们能把朋友的朋友,甚至能把朋友的朋友的朋友,也变成他的朋友。理论写作者也需要养成一种能够把看似独立许多概念、判断、推理合理地联系起来的功夫。只有这样,写作才能够有纵横捭阖的气象。解释,在理论写作中,就是要变陌生为熟悉,变复杂为简单,变抽象为具体,变晦涩为通俗。不是有知识的人都能做到这一点,仅当我们能够把知识融会贯通,能够在思维中熟练地还原和提升知识时,解释才能成为一道风景。

文笔的训练,是可以采取曲线救国策略的。俗话说,工夫在诗外。理论家固然可以一生只做论文,但若能偶尔做做散文和诗歌,一则怡情,二则也会有益于理论的写作。通俗的深刻,生动的抽象,是理论写作的高境界。要达此境界,是否也需要汲取文学的营养呢?

6. 论文

    论文是一个很宽泛的概念。专业人员发表在学术期刊上的文章,基本上统称为论文。这样的认识是需要澄清的,如此,既利于公众对学术作品的鉴别,也利于研究者的自我认知。论文是一种文章,文章则有很多种,比如有记叙的、抒情的、论说的,论文显然属于论说一类。尽管论文中可能难免有一星半点的记叙和抒情,但论说一定要是主导性的。假如一篇文章基本上是记叙的或抒情的,即便有一星半点的论说,也断然不属于论文。论文必先是论的。既然是论的,就要有论点,有论据,有论证,这三者在论文中是有机的整体,其内在的原理,简言之,就是论证的层级性。一级论点需要二级论点支撑;如果二级论点已是公理或常识,论证结束;如果二级论点非公理或常识,则需要三级论点支撑。论证的长度,取决于公理和常识出场的速度。论证的层级多少,决定着论文的规模。一篇论文不会只有一个论点,总论点是一个,支撑总论点的论点(也就是论据),可能是一个,也可能是一组。

刊于《北京社会科学报》2009年12月16日



  评论这张
 
阅读(1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