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思想者的逻辑  

2012-02-28 19:35:59|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者的逻辑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文言

 

                                                                    一                     

 

思想者在人类发展史上的地位和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简而言之,恐怕就是给人类的发展注入了灵性和精神。如果没有他们的存在及其作用,人类恐怕只有时间而无历史,只有进化而无发展,与其他的动物也无差别。因此,在任何时候,人类都要感谢作为思想者的同胞,他们无异于人类的高级神经系统。思想者的这种功能,让他们在任何时代和地域,都拥有崇高的地位。即使在拒斥思想的时段和地段,思想者的崇高也难以动摇,尽管他们并不能因为思想而飞黄腾达。

思想者总是少数人,不同于多数人以“做”的方式存在,他们是以“想”为存在方式的。不同于多数人的存在方式,让思想者在人群中总显得有些怪异,以至于人们一方面没有理由无视思想者的存在,另一方面又没有途径理解他们。于是,在万紫千红的现实世界中,思想者总在孤独地跋涉,众人和自然组成的世界,只成了他跋涉的背景,背景的变换,似乎从来就无法勾起他们的兴趣。

而转换一个视角,我们站在众人的世界里,思想者又只是一个剪影,轮廓倒是清晰的,但更为具体的形象就是模糊和漆黑了。既然思想者是人类的大脑,我们为什么不去走近他们?走近他们不就是走近我们自己吗?

 

 

思想者是怎样的人呢?

我们读书,读史书,读思想的书,就会自然地和思想者相遇。不过,书上的思想者通常会是时间上或空间上离我们较远的人,比如古人、外地人、外国人。所以,读书,只是能够让我们知道世界上真的有一种叫做思想者的人存在。一旦回到现实中,浏览我们的同胞、朋友,立即会觉得思想者固然是存在的,却不会存在于我们的生活圈子里。结果是,当我们想起思想者时,就想起了种种的书,好像书本才是思想者的栖身之所。其实,思想者就在我们身边,就是和我们在世俗生活的意义上没有差别的人。

朋友问,思想者是不是有思想的人?

我说是的。没有思想的人保准不是思想者,但有思想的人也不能保准就是思想者,因为“有思想”实在是一个模糊的说法。有思想,可以标示人“有”,且“有”的是“思想”。问题是他们的思想“有”多少,怎样“有”的呢?如果只是有一星半点的想法,好像很难被人们视作思想者。这样说来,一个思想者按照常人的心理,是应该有许多思想的。但有了许多思想的人难道就是思想者吗?显然不一定。这就像我们说某人是有钱人,一定不单是说他口袋里确实“有”许多的钱。如果他口袋里的钱都是别人的,那他实质上仍是个穷光蛋。同样的道理,一个人通过学习,“有”了许多别人的“思想”,那他也只能算是一个博学的人,不能算是一个思想者。

朋友说,看来思想者不是拥有他人思想的人,他自己得会思想才行。那么,思想者是不是会思想的人?

我说是的。一个会字,就把有思想转到创造思想上来了。铁匠是打铁的,木匠是做木活的,思想者就是创造思想的。思想的创造要借助思维的运动,而创造思想的思维过程是专业化的。也就是说,虽然人的大脑具有思维的机能,但未经训练的大脑,其思维的水平必然局限在日常的范围。正因此,任何一个专业领域的初学者,在自己专业领域的思维运作,都是日常世界里非专业的绝顶聪明人难以企及的。思想者当然是善于思想的。善于思想的特质,使得他们总能够在常人习以为常的地方,奇迹般地生发出思想的灵光。若从创造的意义上说,会思想的人不多,一个会思想的人,无疑更容易成为思想者。

我告诉朋友说,思想者正如他所说的要有思想和会思想才成,但还有一个特征是真正思想者所共有的,即他们总在思想。换言之,思想者是那些总在思想的人。思想者或以思想为业,或以思想为乐,外部的表征就是总在思想,这也是可以有别于众人的地方。但有趣的是,思想不是一种外在的活动,不是罗丹塑造的那个瞬间的形态,也就难怪人们很难发现思想者的存在,从而只好用有没有思想来判别思想者和非思想者。事实上,我们做一个逻辑的逆推也许就能说明问题。一是有很多自己思想的人一定总在思想;二是总有思想的人一定总在思想。   

 

 

总在思想,是常人难以想象和理解的状态。尤其在物欲横流的年代,思想者难免会背负幼稚、可笑、不谙世事的嘲讽。对于不消费思想的人来说,思想和思想的创造者一样的毫无意义。思想者,在书本中,是那样的纯粹,在生活中,无不是他们的邻居、朋友、同事眼中的怪人。何谓怪?不乖则怪,不同寻常则怪。说起来,如果人的存在不属于可笑、无聊和荒诞,那么怪也许是一个个体在人世中能够获得少数值得珍惜的肯定。因为怪,使得一个人不至于淹没于庸常的时间和空间里。庸常也许不失为安全,但庸常怎样也不是人生的最佳状态。好多的人在鼓吹者平常心,去看看那些呼喊平常心的人中间有几个是平常人?不可因富人们突然喜欢上了粗粮和粗布,就以为衣粗布、食粗粮就是至美的生活。

兴许人们会关心思想者缘何能够总在思想?他们就不累吗?他们就不烦吗?要不就是因为思想是一件快乐的事,他们才乐此不疲?不是思想者的人们,怎样揣度思想者都是有理由的,而思想者自有思想者的逻辑。

思想也是一种方式的劳动,凡劳动就会消耗人身体的能量,累是生命体运动的必然结果,所以思想者也有累的时候。但是累,只是思想者暂时休息的原因,而不是思想者终结思想的理由。思想者也会烦,但他们不是因为思想的过程而烦,而是因为思想的对象而烦。如果留心,或能发现思想不知觉中已成为一切思想者修行的方式。思想者会因思想的纯粹而宁静,也会因世界的秩序无法显影而心烦。整体上,思想对于思想者来说不会是痛苦的,当然也谈不上什么快乐。如果有人表白因为思想的快乐而思想,他要么是天才,要么就是骗子。思想者不是因为思想了快乐才思想,而是因为不思想了就痛苦而思想。人可以没有快乐,中性、平静地存在,却难以承受持续的痛苦。思想者为了躲避不思想而导致的痛苦,所以他们总在思想。

思想是思想者的存在方式。我思想故我在,是对思想者的准确描绘。俗语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命运把人们带到不同的境遇,进而不同境遇的人们会按照自己的语法和逻辑或言或行。不同道路上的人们,相互理解的难度,会超乎常人的想象。自在的世界只有一个,但主观的世界却会有千万,每一类人眼中的世界是大不相同的。自然的,各自都会认定自己眼中的世界才是真实的,因而不同于自己的他人在我们自己看来,多多少少是不可理喻的。没有走进过思想王国的人,永远无法理解思想者的世界。而思想者,借助思想却可以用特殊的方式走进他之外的种种王国。这就是真正的思想者具有宽阔胸怀的深层原因。

 

 

如果有机会、可可能,或者如果有兴趣,就不妨到思想的王国里走一走、看一看,说到底,这并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情。定居在思想的王国是难的,但做一个旅游者就要容易多了。走进思想的王国,在技术上是平常的,只要你思想,思想的王国就开始在自己的头脑中自动生成。思想是通向思想王国唯一的通行证。到思想的王国里旅游一番,当然无法尽享思想的幸福,但至少能知道在自己熟识的世界之外,还有一个我们几乎完全陌生的世界。好在思想的王国没有围墙,一切的人都有权利进入。

思想者作为思想王国里的公民,是应该自豪的。当然,我猜想真正的思想者很难有可能体会这种自豪,因为自豪是在比较之后产生的一种优势情绪体验,而他们平常的心灵几乎没有把人物分等的念头。可是,看到思想者的不屑于为世俗的误读而辩解,似乎总在默默地承受,我们就有义务说明思想者应有的自豪。

思想者不会是很富有的人,比起富豪,他们就是穷人;思想者不会是很显贵的人,比起达官,他们就是草民。然而,谁见过真正的思想者向富豪和达官低头?这种不低头,绝非情绪上的对抗,完全是因为富有和显贵,在思想者的眼里实在是平常。思想者在乎的是精神的独立、自由和创造,这些东西是权贵富豪那里没有的,他们有什么理由向那些人低头呢?




刊于《北京青年研究》2008年7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