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教育学不能只是化缘  

2012-11-04 21:02:02|  分类: 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教育学不能只是化缘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刘庆昌

 

教育学对于人类一般知识的贡献,其步伐无疑是缓慢的,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教育学的形象。近来,人们似乎清醒了许多,开始强调教育学研究一要处理好与国外研究的关系,二要处理好与其他学科的关系。意思是说,我们的教育学研究不能唯西方是从以至没有了中国气派,也不能只从别的学科那里打秋风以至少有创造。实际上,这样的认识并不是新鲜的,真正的教育学者以及真正的一切学者始终能处理好这两种关系。他们既不会闭目塞听,拒绝国外教育学者闪光的思想,也不会无视人类在各个领域的认识成果。他们会汲取一切先在的智慧作为自己的基础,继而在教育认识领域进行独特地创造。

即便如此,从整体上看,教育学者的贡献与其他领域学者的贡献相比,仍是相形见绌的。造成这种结局的原因是很多的,比如教育学的确有其难以想象的特殊性,但有一点是不为人们注意的,即许多教育学者不知什么原因,并没有把精力花费在教育自身的研究上,从而在严格的意义上,他们很难说属于地道的教育学者。说具体一点,教育经济学研究者研究的是经济问题而非教育问题,教育社会学者、教育心理学者、教育文化学者、教育人类学者等,他们研究的实际上是社会问题、心理问题、文化问题和人类学问题。很自然,他们的贡献是指向社会学、心理学、文化学和人类学的,而非指向教育学。所以,其他学科发展了,教育学却只是做了一次次的陪客,客人走了,教育学只能收拾一下碗筷,或者述说一下见了世面的故事。

纯粹的教育学者是要研究教育的,而不是专注于教育之外的事情,或者专注于教育与它的一些亲戚的关系问题,虽然这样的研究也有意义,但怎样也算不上纯粹的教育学研究。在与其他学科人员的交流中,我深深地感觉到,人家对于教育学并没有先天的偏见,而是从所谓的教育学者那里得不到能够超越他自己认识的东西,你说在人家眼里,教育学还有什么独特的价值呢?显然,只有当教育学者能够发出非教育学者不能发出的声音时,教育学才会有自己的尊严。弱者才会本能地为自己辩护,强者的出场便是对自身价值的证明。每当听到我的教育学同行们为自己的学科叫屈鸣冤的时候,我真得无地自容,因为我分明觉得了弱者的抽泣毫无意义。上天安排我走进了教育学的领地,一定希望我能做一个诚实的建设者,我也就心无旁骛地领受了这份希望。走进教育的深处,体验教育的美丽,言说教育的真谛,是我对上天唯一的回报。

应是我的真诚感动了上苍,教育世界的玉皇常常给我讲一些教育的事情,并让我代表他转告给世人,我也因此得天独厚地成为一个幸运的教育学人。我不慕名利,不喜喧哗,不扰人,也少有人扰,故能怀着赤子之心走进教育世界,如果捡不到一些散碎的珠宝,倒是老天对我不公了。说到这里,我就情不自禁地想说,教育学一定要研究教育自身,这是我们的本分,只有做好了我们的本分,才能够在教育问题上言人所不能言,我们的教育学才能真正地发展起来。回头看看历来的教育名著及其背后的教育学家,哪一个不是在他自己的时代里发出了教育的最强音?话说回来,也许是我们的前辈们高度的智慧,搞得后人难以超越,这才不得不在教育学领域敲敲边鼓,或顾左右而言他,就是不进入正题。可不能总这样下去呀,否则,教育学科和教育学人永远都会在知识世界的大街上化缘。

(写于2010年)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