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日志

 
 

你有自己的教育哲学吗  

2012-11-26 12:10:10|  分类: 学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你有自己的教育哲学吗 - 文言 -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 本报记者 杨磊 

正如乔治奈勒所精辟论述的一样,一个不拥有教育哲学的教育者和一个没有人生信念的人是完全一致的,他在教育上的作为完全可以用类物理运动进行概括。看到乔治奈勒的这两段话,作为一线教师的你是否感觉到了一种心理上的不适?你是否在追问:我有自己的教育哲学吗?

“什么是教育”“教育要培养什么样的人”“教师需要什么样的教育信仰”这些最本质的问题是一线教师最需要追问和反思的,这些思考均具有让教育者脱胎换骨的潜质。如果对这些问题是生疏的,那么教育实践就是盲目的。有人曾问三个建筑工人:“你们在做什么?”第一个人回答:“砌砖。”第二个回答:“挣钱。”第三个回答:“建造世界上最有特点的房子。”后来第三个工人成为有名的建筑师。促使第三个工人成为有名建筑师的根本原因是对待职业的哲理思索和审美情趣。教师职业的成功者也必定有一种对待该种职业的哲理思索和审美情趣,这也是“教书匠”和“教育家”的根本区别。

那么,如何认识教育哲学与一线教师的疏离?如何使教育哲学对一线教师大有作为?近日,记者就这些问题采访了山西大学教育科学学院的刘庆昌教授。

记    者:在现实生活中一方面,已有的教育哲学,还存在于学术世界中,从事教育哲学研究的人在概念和学术间穿梭,基本上不指望一线教师成为他们所创造的教育哲学文献的读者。这就大大降低了教育哲学的价值。另一方面,多数的一线教师在教育阵地上简单化地疲惫耕耘者,对于“方法和技术”背后的思想基础所之不深,没有应有的教育信念和信仰。更为严重的事,他们对教育哲学知识的缺失形成了集体无意识,没有获取教育哲学的动力和热情。您如何认识这种现象?

刘庆昌:我想,教育哲学研究者之所以习惯于在概念和术语间进行穿梭,主要是由研究者的教育哲学观导致的。一般研究者心中的教育哲学,实际上是教育哲学学术,或者说是教育哲学知识。由于作为学术的教育哲学,在我国并没有传统,研究者自然会把眼光聚焦在西方,而当他们接触到西方教育哲学时,就会发现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了,既要学习他们的思想的内容,又要学习他们的思想表达形式。假如研究者因为没有足够的实践积累而缺乏教育实践情结,他们将身不由己地陷入各种教育思潮和理论之中。在此过程中,“贵族化”的教育哲学学术倾向会自然而然地滋生出来。教育哲学学者容易用学术的方式对待已有的理论,然后又去创造能让别人用学术眼光和标准看待的学术产品。应该说这是基本的事实。要改变这种状况,主要的是要重新确立教育哲学观。在我看来,教育哲学绝对不是使用各种哲学术语说明教育问题的一种表达方式,尽管哲学的确有自己独特的表达方式。需要明确,一个教育哲学家本质上是一个精通教育并走出教育走进哲学王国的人,而不是一个精通“哲学”并走出哲学走进教育王国的人。换言之,教育哲学家的职能在于它体悟、总结和概括出教育哲理,而不在于他把某种“哲理”应用于教育。基于这样的认识,我认为教育哲学应是立足于教育大地,对教育理论和实践中的基本问题作出根本地回答,应是对教育领域的一切成果进行沉思和反思。在沉思中,我们可以在头脑中建构起教育的概念;在反思中,我们可以发现教育的精神。如此,教育哲学就会成为真正的哲学,而非一般哲学观点、方法的演绎;就会成为教育家的哲学,而非一般哲学家的教育学。这样的教育哲学必定内含着教育的精神和智慧,教育者既愿意拥有它,也能够拥有它。

至于第一线的教师和教育哲学之间的关系,客观上是淡远的。一般教师的确很难把自己和教育哲学联系起来。教育生活的生动和实际,使得教师首先甚至唯一关注的是教育的“方法和技术”,并不问津其背后思想基础。这是正常的,但不是理想的。说正常,是因为这种现实已经存在了很久,人们并未觉得有什么不正常;说不理想,是因为只关注“方法和技术”,我们教师很容易走出一条“匠技”的道路。实际上,任何领域的高境界的实践者,都不会醉心于纯粹的“方法和技术”,他们会寻求具体实践领域的灵魂性的东西。把握住了实践的灵魂,一个人就是实践的主人,否则,就只是实践的奴隶。哲学本质上是人对自身思想和实践的反思,第一线的教师身临教育情境,真切地感受着教育生活的细节,而且他们自己就是教育活动的有机组成要素。假如他们能回顾自己的思想和实践,必然会产生或多或少但一定是很深刻的体验。那些为我们奉献出教育哲理的历代中外的教育家,不见得都接受过哲学学术规范的教育,但这并没有影响他们的创造。我相信,沉思和反思的习惯,可以把我们第一线的教师带到“方法和技术”的背后。

记    者:制约教育哲学受第一线教师接纳的主要因素有哪些?教育哲学研究者如何使教育哲学对一线教师的帮助大有可为?

刘庆昌:凡人事的结局,其制约因素都有主、客观两方面的因素。先说客观因素,我想影响一线教师接纳教育哲学的最大障碍莫过于教育哲学中的“话语霸权”。纯粹的教育哲学学术文献对于一线教师甚而对于教育研究者来说,确实是“高深”的。许多教育哲学研究者掌握着类似于魔法的秘密,这就是他们所使用的“术语”和话语方式。能写出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文章,在一些学者那里是引以为荣的。我不否认哲学因其抽象的属性和形而上的追求而难免玄奥与晦涩,但这仅仅在教育哲学思维运作中才具有合理性。哲学思想的最终表达并不必须要采用那样的方式。教育哲学是一种实践哲学,更应摆脱完全可以摆脱的“学究气”。须知,深入人心的教育哲学历来就是务实的。你去领略杜威的《民主主义与教育》、罗素的《教育论》、雅斯贝尔斯的《什么是教育》等等经典的教育哲学文献,你能看到实用主义、逻辑实证主义和存在主义的哲学术语吗?但谁又能否认它们的经典价值?再说主观因素,在我看来,应是一线教师职业理想的状态问题。我相信我们的教师是有理想的,我认为我们的教师是应该有理想的。道理很简单:教师要塑造学生的灵魂,自己首先要有健全的灵魂。那么,一线的教师应该有什么样的职业理想呢?答案就是努力成为教育家!虽不能止,心向往之,也是好的。如果得过且过,不要说教育哲学,什么美好的东西他也不会去主动接纳;如果只是要做一个教学的“能手”,他可能只会乐于接纳形形色色的教育“方法和技术”;只有想做教育家的教师,才会在理想的引导下走到教育哲学的殿堂面前。

教育哲学研究者能够做的也是必须做的,就是让自己的思想走出书斋。这意味着教育哲学研究者需要鼓足勇气,自己摘下晦涩的面具。哲学的高深,是思想自身的高深,而非表达的高超技巧。我主张教育哲学学者“要用自己的方式说自己的话”。所谓自己的方式,就是根植于中国传统和现时代精神的话语方式。这既是教育哲学本土化的必然要求,也是教育哲学影响一线教师进而影响教育实践的必然要求。所谓说自己的话,就是要真诚地关注中国本土的教育实践,关注中国历来的教育者的思想创造和实践创造,去反思我们自己的教育,而不只是做西方理论的传声筒、代言人。教育哲学学者要有实践的情怀,要有创造的精神,还要有和教育实践者一起发展中国教育的使命感。有了这些,教育哲学和一线教师之间的距离会越来越近。

记    者:新课程改革中许多教师的不适应从根本上说是没有形成自己的关于教育的“深层建构”,没有树立自己的教育信仰,而只注重行为模式的改进,把新的教育理念降格为支离破碎的教条或规则。教师的这种“深层建构”是不能以外控的模式强制形成的,不能指望教育行政部门组织短期培训就能立竿见影。其中的关键问题是教师要把自己的职业关注从日常琐事转向对教育理念的反思和梳理,对“内隐理论”的审视和重构,从而形成自己的教育哲学和哲学头脑。那么,一线教师从那里得到自己的教育哲学和哲学头脑?

刘庆昌:从学习中得到,从创造中得到。历史是一种积累,作为后人我们必须继承方能继续前进,而继承的方式就是学习。已有的教育哲学是他人创造的,我们学习了,消化了,吸收了,就成为我们自己的了。这个道理是浅易的,问题在于学什么和怎么学。学习教育哲学并不是非得找一本名为“教育哲学”书。当然,这样的书也不是读不得,但收获往往不大,原因是书的作者并不会依照我们的需要而创作。一般来说,以“教育哲学”为名的书,是一种知识书,并不是思想的书。一线教师学习教育哲学,可以去读教育随笔,去读一切有思想的教育文章。我们要获得的是教育“哲理”,而不是某一种理论体系。比学习更重要的是创造。也许有人会疑惑,一线教师可以参与教育哲学的创造吗?答案是肯定的。要知道“民主主义与教育”这样的著作是教育哲学,“教师为了不教”、“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也是教育哲学。而后者恰恰是教育实践者(叶圣陶、孔子)在实践中体悟出来的。一线教师要得到自己的教育哲学和哲学头脑,捷径就是学会反思。具体地讲,反思就是在行动前要想一想行动的合理性依据,在行动中时时关注行动的合理性,在行动后想一想还能怎样改进。能够经常这样做的人,说俗点叫“有心计”,说雅点就是“有思想”。任何好思的教育者都能够成为一位大众的教育哲学家。这样的教育者也许不能名垂青史,但他一定是他自己教育实践的真正主人,一定是他自己时代中深刻的教育者。

 

(转自《教育时报.课改导刊》2004年12月22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