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潜于细微 汇入雄浑

一个精神的后花园;一个偷闲的小茶馆

 
 
 
 
 
 

论胡德海的教育学术思想和方法

2016-10-9 9:13:31 阅读65 评论0 92016/10 Oct9

刊于《当代教育与文化》2016年5期

刘庆昌

[摘  要] 胡德海先生是我国当代教育学原理学科的重要学者,他的教育学术思想和研究方法,既可视为他那一代人的典型,也可启示后来的教育学研究者。作为一个建构了自己教育学原理体系的学者,胡德海先生的创造性思考十分丰富。其教育学术思想,主要体现在他对人的重视和简明理解、对教育的历史和逻辑分析,以及对教育学定位和发展的思考;其学术方法,从广义的角度,主要反映在他哲学的思维、历史的视野和系统的方法上。

[关键词] 胡德海 教育学 学术思想 研究方法

我国教育学研究自20世纪初引进国外的教育理论、思想,迄今已有一个多世纪。大致说来,1949年以前的教育学研究,虽不乏本土化的理论思考和实践探索,总体上具有传播和试验的特征。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伴随着马克思主义思想主导地位的确立,我国教育学研究也适应性地进行了改造,基于苏联教育学的成就,马克思主义教育学也就成为中国大陆教育学的实质,这一情况至少延续到改革开放之初。但从1980年代中期开始,我们已经能够感受到中国教育学领域的自然变化。一方面,在思想解放的社会大背景下,人们对西方各种教育思想流派开始谨慎地引进和分析,另一方面,为了提高学校教育教学的质量,超越意识形态的教育科学实证研究蓬勃开展。从那时起到今天,又是30年,在此期间,由政府或民间发起的教育改革行动风起云涌,教育基本理论研究接受着各种哲学及各种学科理论的启示,教育技术化和信息化的步伐加快,以致我们今天很难对中国教育学研究作简明的统合。回顾一个多世纪的中国教育学研究,我们自

作者  | 2016-10-9 9:13:31 | 阅读(6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外乡人

2016-10-5 11:18:30 阅读27 评论0 52016/10 Oct5

文言

阴霾压扁了想象

懒散的风吹

带来很久以前的讯息

说是在深秋的小巷

有无望的老者

等待我的光临

我晓得

那是有梧桐的过往

天色斑驳

街头是书屋

结尾是酒肆

烤红薯的那双手

舞动在外乡人的眼里

人流挤散了阴霾

日头亮出来本相

没落的季节

招呼无助者远游

执拗地修饰着

无数灰色的背影

世故地论证着

秋色的虚幻

我在秋色中微笑

爬在外乡人的风里

轻捧恭敬之心

细品叶黄果落

作者  | 2016-10-5 11:18:30 | 阅读(2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各位老师,各位同学:大家好!

很荣幸作为胡老师教过的学生中的一员在这样庄严地场合代表大家进行发言。我之所以说荣幸,是因为作为发言者本身就是一种荣誉;之所以说这是一个庄严的场合,是因为我们在这个时间聚集在西北师大,不只是为了汇报自己在教育学道路上的心得和收获,更为了表达我们对一位德高望重的教育学者由衷的景仰,同时,也是在用身体和行动表达我们对于母校的依恋。

作为学子,我们每个人在母校度过了长短不一的学习岁月,虽然各自的感受会有差异,我想大家又会拥有一些共同的感受。我们都有幸聆听过李秉德先生、胡德海先生、李定仁先生为代表的学术大家的教诲;我们都沐浴于教育学院沉静、深刻的学术氛围;我们都认同了西北师大远离喧嚣、淡泊名利的学校文化。客观而言,在中国的大学中,西北师范大学和我所在的山西大学一样,虽然都是百年老校,但又都是艰难前行的地方高校。然而,我们这些毕业的学子们却从未因此而又些许的自卑,这是因为我们毕业于这所大学的教育学院。老师们的成就与人格,学院的厚重与卓越,学校的文化与个性,足以让我们终生自豪。母校教育学学科的辉煌历史和薪火相传,给了我们充分自信的理由。因而,我有义务代表同学们向敬爱的老师们、向终生依恋的教育学院和西北师范大学表示崇高的敬意!老师们辛苦了!母校我们爱您!

今天,我们为了研讨教育学术来到了这里,我们也是为了看望九十华诞的胡德海先生,回到了母校。就个人来说,我是所有老师的学生,又是胡先生的入室弟子。回顾2002到2005三年的求学过程,回望毕业以来的十一年,自己的在工作和学术上的每一点收获和进步,无不包含着先生无形的影响。且不

作者  | 2016-9-30 9:35:30 | 阅读(62) |评论(0) | 阅读全文>>

晴夜

2016-9-20 9:26:17 阅读33 评论0 202016/09 Sept20

文言

白昼的真实

能压弯人的心

黑夜的修辞

才让人留恋

趁闲暇逃离闹市

许心绪逐波沉浮

随秋风融入梦境

任光彩把想像禁黜

不思不想

不颠不狂

只在天地之间

张开所有的耳目

揽入四方的流光

杂烩转瞬即逝的快意

将神奇送给远方

作者  | 2016-9-20 9:26:17 | 阅读(3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刘庆昌:教育工学的出场

2016-9-8 16:48:45 阅读56 评论0 82016/09 Sept8

刊于《教育发展研究》2016年12期

刘庆昌

法国哲学家孔德1830年在《实证哲学讲义》中指出,严格字义上的科学家和实际生产管理者之间,如今正在开始出现一个工程师的中间阶级,它的具体功能是将理论和实际联系起来。而伴随着工程师的出现,工程学科自然逐渐兴盛了起来。工程师和工程学科,让自然科学成果影响产业实践的渠道畅通,自然科学的价值因有工程学科和工程师的作用也得以有效实现。那么,这种情形难道不该发生在人文社会科学领域吗?事实是这种情形并没有同步地发生在人文社会科学中间。即使发生了,各学科之间的情形也有所不同。不过从总的趋势看,人文社会科学中的工科意识也会逐渐自觉和强烈起来。在教育领域,1960年代逐渐兴起的教学设计就是运用教育学、心理学理论改善教育实践的的一种工程学科探索。若说这样的思想,实际上要更早一些。美国俄亥俄州立大学的查特斯(W.W.Charters)1945年就发表了《存在一个教育工程学领域吗》一文,1952年又发表的《教育工程师的时代》一文。只是因为二十世纪上半叶的美国教育界,对于教育思想、理论和教育实践之间的工程中介未加重视,才使得一种有意义的思想没有走得更远。

反观我国教育实践领域,重视绩效已成普遍、客观的存在,但想借助教育理论与思想提升绩效的教育工作者就很少了。在教育理论领域,又有几人热心于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研究呢?不过,这并不意味着教育理论工作者没有把他们的理论转化到实践中去的愿望,而是他们会认为自己无能为力,或认为把理论转化到实践中去应该由他人来完成。这里的他人能是谁呢?是一线的教育实践者吗?可以是,但那是实践者

作者  | 2016-9-8 16:48:45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雨后

2016-8-19 15:51:36 阅读56 评论0 192016/08 Aug19

文言

又是一个雨后的夜色阑珊

远近的霓虹一如既往地悠闲

入秋的泥土冷淡着滋润

雾气升腾,凌乱了青石一样的天

这是一个躁郁的时节

不安游荡在幽深的小径

密结果实的海棠树下

蟋蟀鼓动着草丛里的疯狂

楼宇里许是有理的喧哗

让我甘愿付费忘却这时光

最多可以记下两颗枣树

还有七分钟旅程中的十六盏路灯

那自适的枣树

未因秋来而堕落

它们为青嫩的孩子

积贮成熟的理由

那些绅士一般的灯盏

没有卑微,也无骄矜

日落时便释出光明

无言地迎送路人路狗

未来的深秋的雨后

那时,我的眼中

近处是怒放的红枣

远方是旁观的路灯

在清凉的收获中

我在咀嚼和畅想

作者  | 2016-8-19 15:51:36 | 阅读(5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教育工学》后记

2016-8-10 16:57:08 阅读45 评论0 102016/08 Aug10

刘庆昌

每完成一项任务都会有轻松之感,而这一次的轻松感在我这里却是空前的,这主要是因为教育工学从有微弱的观念至今已有25年。虽非25年为一事,但对教育工学不离不弃、旷日持久,总是一件辛苦的事。不知情者会赞叹我的执着精神,而我自己最清楚,对一个问题思考的时间跨度如此之长,不能否认个人内在的坚持,更主要的是所思考问题的复杂程度。我的确具有由个人研究习惯带来的坚持。我头脑中通常会有一个较大的课题,来自过去的灵感,通往未来的理想,与此同时还会有现时的灵感或偶然的任务带来的较小的课题。有趣的是这些较小的课题中也会有继续生长为大课题的情况,这便可能使原先较大的课题暂时中断,客观上也就延长了原先较大课题持续的时间。现在想来,如果原先的大课题可以被轻易攻克,也不会被其它的课题屡屡打断。教育工学不仅仅是艰难的,而且是我特别重视的,这是因为它关乎教育理论与教育实践的关系这一经典难题的彻底解决。从个人的兴趣出发,我更愿意在理论和思想的世界里遨游,但很早就产生的改善教育现实的意志始终没有消失,尤其是与教育实践者共同生活和工作之后,那种意志更加坚定。我很愿意通过教育工学的研究推动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为教育实践的文明化和专业化做出有意义的努力。教育工学实际上赐予了我实现自己意志的机会。

极少有教育学者厌弃教育实践,但也极少有教育学者能够把教育理论向教育实践的转化视为与己有关的事情,这与W.W.Charters描述的美国1940、1950年代的情形基本一致。这种情形今天仍在持续,以致热心教育理论应用的主要是教育学者之外两种人,一是有理想的教育实践者,二是自信的教学设计研究者

作者  | 2016-8-10 16:57:08 | 阅读(45) |评论(0) | 阅读全文>>

湿润的天地

2016-6-5 16:52:07 阅读87 评论0 52016/06 June5

文言

燕子零星的低飞

就让天凝重了下来

没有完全褪去的透明

在睁眼间被轻雾顶替

狠狠地呼吸

天地的湿润便钻进了

我无力的脏腑

缓缓地做成了

意识中的江河湖泊

望过去

无序的生命颜色

像极了无精打采的

世界的装饰

各样的树和它们的叶子

无辜地林立

在静默中表演自己的无辜

往日活泼的私语和高唱

就像是阳光的捏造

也许

没有了摇曳

就没有了轻狂

收敛了轻狂

就删除了失望

若这样沉睡在阴郁

能够安享平静

湿润的土地之上

倒如可以生长的天堂

风躲了起来

算是对噪杂的管控

那么

即使是真的时光停滞

都属于造物者智慧的构思

在这样的构思中

不眨眼睛

不移脚步

未来的和过往的苦难

一定被斩落于空寂

如此刻真实的湿润

为我敷上水膜

提醒我披上衣衫

意识里的江河湖泊

顿然地有鱼虾复苏

它们搅起的浪花

溅到我深深的眼中

又流在我鼻侧的平原

滋润了我冬眠的细胞

轻轻的雾开始解散

久远的音律徐徐飘来

零星的燕子

本能地在天地间无忧地飞动

看不出是新的出场抑或告别

只是风仍然在躲藏

阴湿的雾俘获了天高地远

作者  | 2016-6-5 16:52:07 | 阅读(8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教育者的哲学

2016-4-6 12:45:03 阅读115 评论0 62016/04 Apr6

刊于山西大学《憩园》,2016年3月28日 第2期 

口述人:刘庆昌

(本文由潘璐根据录音整理,略有删减)

为什么选择教育,又为什么选择教育哲学,都是很偶然的,包括我的工作和生活,一切都是这样的——我是一个没有规划习惯的人,但是我会有很好的计划。规划总是涉及长远,我不仅不规划自己,也不会去规划别人,并且反对别人规划。人生具有一次性和唯一性,万一我们规划错了,人生也不能重来,所以就顺其自然了。我反对规划,但是我有计划。计划是针对一个具体的事情,而不是人生或事业整体。在某个阶段内,我要做一件事情,我要完成它、攻克它、实现它,这是一个具体的任务,我是要计划它。

比如,我想成为一个思想者,这是一个终极状态,但我不会规划我什么时间或怎样成为一个思想者,我知道我的终极理想是成为思想者,那我就去思想、去连续地思想——至少我知道连续地思想一定会制造出一个思想者。既然是连续地思想,那么就是事件的连续,在这每一个事件上我是要计划的,但是对成为思想者这件事,我没有规划。每一个人都是唯一的,最自然的就是最符合自己的,而任何有意识的规划,都会掺杂外界的标准,顺其自然才是依照自己的本性向前走。

“创造是我在研究过程中的最高目的”

一个人如果在他的研究领域达到了相当的水平,学习肯定是至关重要的,但如果仅仅是学习的话,就成了一个纯粹的学者或学问家。做学问和做研究是不一样的,思想创造和学术研究也是有区别的。我的学术经验不是通过学术积累才能创作,而是用创造来带动学习,用创造来确定学习的范围。实际上,这两件事情是同时

作者  | 2016-4-6 12:45:03 | 阅读(115)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学报这个世界

2016-4-3 9:52:18 阅读130 评论0 32016/04 Apr3

刘庆昌

现在的时节,在北方,一派初春的气象,感觉里是绿意朦胧,即便期待里的细雨一如往年那样不轻易光临,人们的心理也已经幻觉到温润,冬天那种无遮拦的错乱和死寂基本被不可抵挡的生机遮蔽,我们所在的世界周期性地可爱了起来。一时无头绪地坐在办公桌前,一摞摞的稿件宛若一双双承载着渴望的手,欲招呼我、拉扯我,每一个新的一天就这样安然地重复着,不厌其烦地提醒我,与各色的文章厮打才是我的世界的主题。在这样的背景下,沏上来自远方的明前茶,和着阳光,满室清爽氤氲升腾,我开始享受我的世界的独特。我的世界名号学报,往来百余载,上下一斗方,衍生于大学,寄居于俗世,这便注定了这个世界无法不具有高深学问滋养的清高,又不能不面对俗世功利逻辑的搅扰。因而,除了至为纯粹的高端大学和不以学术为要务的技术学院,大多数学报应是在神圣的学术理想和庸俗的生存逻辑间纠结、郁闷、彷徨着的。进而,这个世界里的人们一方面被职业的崇高召唤,另一方面会有面对众生的怜悯,一方面沉醉于纯粹的字里行间,另一方面会因某种拙劣的思维和文字而暴跳如雷。人间的事就是这样,我的世界寄居于人间,自然也免不了阳光灿烂之外的飞沙走石。

整整三年前,我来到学报编辑部,这件事之于我也来得突然。虽然在此之前梦里也不会有学报的影子,但仍然是在须臾之间听命选择到学报。事后反思为何毫无犹豫,一是在潜意识里,学报是一个最有文化的地方,二是当时的我已经厌倦了以往那些少有意义的劳作。单说学报的最有文化,并非虚妄。我先后在三所高校工作,意外地发现学报的主编及编辑比起一般的学者还要多几分斯文,而且概念中的他们才是以文字为生的人。真的曾有过去学报工作的

作者  | 2016-4-3 9:52:18 | 阅读(1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山西省 太原市 摩羯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平常 平和 平静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

注册 登录  
 加关注